飛燕外傳

漢成帝看的美人雖多,但是看到趙飛燕,他卻被迷住了。

趙飛燕長得清瘦,另有一番清新的韻味,是宮中那些美女所沒有的。

小太監一看,皇帝很滿意,心頭一塊大石落地。

他悄悄拉上房門,退出……

紅燭耀眼,照射著趙飛燕曲線玲瓏的胴體……

漢成帝呆呆望著她,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舒服。

「妳叫甚麼名字?」

「趙飛燕。」

「趙飛燕?」漢成帝低吟著她的名字,彷彿連這個普通的名字也充滿了韻味……

趙飛燕並不心急,也不急於去獻媚,只是嬌滴滴地垂著頭,一動不動……

她調整著自己的呼吸,高高的胸脯一起一伏,充滿了誘惑……

漠成帝的呼吸也情不自禁,隨著她胸脯的起伏而一呼一吸……

宮中美女如雲,但是個個見到皇帝,都恨不得馬上和他上床。

因比,一個個都淫蕩得跟妓女差不多,久而久之,成帝也膩了。

但是,趙飛燕卻徹底研究過皇帝的心態,她採取的手法是欲擒先縱,欲拒還迎,站在那裹,含羞答答,楚楚可憐……

漠成帝彷彿一個吃慣了大魚大肉的人,突然見到了青菜一般……

「飛燕,妳過來。」

趙飛燕垂著頭,輕輕地、緩緩地走到漢成帝前面烏黑的頭髮,紅紅的嘴唇,晶亮的眼珠,小巧的鼻子,构成一個極美的臉龐……

一陣特殊的香氣撲入漢成帝鼻中……

這種香氣也是很特殊的,便得漠成帝感受到一種蕩氣迴腸的舒暢……

他用手抬起趙飛燕的下巴,貪婪地欣賞著她俊俏的臉龐……

「皇上……」

趙飛燕嬌羞地輕輕叫了一聲。

這一聲彷彿奪走了成帝的理智,他兩手猛地一抱,狠狠將趙飛燕摟在懷中……

他的粗厚的嘴唇狠狠地壓在趙飛燕兩片紅唇之上,貪婪地吻著……

趙飛燕感覺到,成帝的兩隻大手瘋狂地在她的背部撫摸著……

大手越摸越往下,然後停留在她肥大的屁股上,狠狠地捏著……

「皇上,痛……」

趙飛燕低低叫著,然後把一對富有彈性的胸脯不停地在成帝身上磨擦著……

漢成帝被磨得渾身燥熱,低吼一聲,把趙飛燕整個人抓起來,一隻大手用力抓住她高聳的右乳……

「皇上……不要……」

漢成帝一輩子不知摸個多少女人的奶,只有今夜,他才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痛快……

趙飛燕放鬆腰肢,一自己的身體無力地倚在漢成帝身上,任由他為所欲為……

漢成帝的大手穿過了紗衣的縫隙,在細嫩的肌膚上撫摸……

強大的電流從尖翹的奶頭上一直傳到手心,再從手心傳遍全身……

趙飛燕閉著眼,滿面紅暈,渾身癱軟……

成帝一顆心砰砰直跳,雙目噴著慾火……

兩隻大手抓住紗衣,狠狠一撕!

兩團白玉球跳了出來,微微傾抖!

漢成帝彷彿瞪著兩個稀世國寶,張開大口,猛地俯下身子,在白玉球上吸吮著、吻著,用他粗粗的短鬚放肆地摩擦著……

「啊……癢……皇上……不要……我……難過死了……皇上……饒了我吧……」

趙飛燕從鼻孔中不停地叮出了撩人心肺的聲音,使得成帝更加瘋狂了……

他的大手抓住趙飛燕的短褲,狠狠一扯……

「唉呀……」

趙飛燕嬌呼著,急忙伸出兩手要去掩自己的下體,但是已經太遲了……

漢成帝的大頭已經估領了陣地……

他的粗硬的胡須和她的柔軟的毛髮互相摩擦著

「啊……皇上……哦……好人……我……不行了……不能再磨了……」

漠成帝火辣辣的舌頭瘋狂地撥動……

十根手指像彈琵琶似地爬搔……

趙飛燕的腰像垂死的蛇一般扭動……

「啊……皇上……好哥哥……好丈夫……你弄得我……成仙了……」

她的叫聲漸漸加強了……

她的手也開始活動起來了……

纖纖素手也如法炮製,深入了成帝的褲子內,上下牽動……

「啊……小美人……妳……太會……弄了……」

紅樓內興風作浪,龍飛爪舞……

剎那間,漢成帝和趙飛燕兩人的衣服都剝落了,只剩下赤條條兩具胴體……

只剩下兩個瘋狂的人……

瘋狂的摟抱,瘋狂的吻……

瘋狂的語言,瘋狂的眼神……

底狂的撞擊,瘋狂的擠壓……

趙飛燕知道時機已成熟了,她再也不用佯裝嬌羞了……

她放出了全身的手段,極媚、極艷、極淫……

漢成帝整個人沉浸在極樂仙境中……

他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

「小……美人……小燕子……我……快……射……了……」

趙飛燕立刻運動,收縮肌肉,十指靈巧地捏住了他的某個穴泣……

漢成帝又從崩潰邊緣回到安全地帶,他又可以隨心所欲地沖鋒陷陣了……

然後,又是到了發洩的邊緣,又到了趙飛燕施展絕妙床上功夫的時候……

漢成帝忽而攀上高峰,忽而跌入低谷,真可盡床上的極樂……

「小美人,朕要封妳作……」

究竟漢成帝要封趙飛燕作甚麼呢?

欲知後事加何,且聽下回分解。

話說漢成帝在極樂之時,突然情不自禁地大叫來來:「小美人,朕要封妳……」

趙飛燕一顆心不由「砰砰」直跳:究竟漢成帝會封我作甚麼呢?

她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緊張地等待漢成帝親口說出她的封號來。

但是,漢成帝卻突然停了口。

趙飛燕一時也愣住了。

漢成帝一手按住趙飛燕,笑吟吟地望看她:「還是妳自己說吧,想當甚麼?皇后?妃嬪?」

趙飛燕心中突然一動:今天晚上,是我和皇上第一次見面,他不會信任我的,於是趙飛燕便溫文有禮地回答:「奴婢能夠見到皇上,已經是最大幸福了,哪敢還要甚麼封號呢?」

漢成帝龍顏大悅,但他還是試探地問:「朕喜歡妳,妳有甚麼要求,儘管說。」

趙飛燕想了一下,說:「好吧,那奴婢就大坦地向皇上請求,將奴婢安排到皇后身邊,充當宮女。」

漢成帝大為奇怪:「甚麼﹖說了半天,妳居然不要官職封號,也不要金銀賞賜?仍然希望當宮女?妳現在不也是一名宮女嗎?」

趙飛燕低聲說道:「在皇后身邊,奴婢就可以天天看到皇上。」

這句話說得漢成帝心花怒放,他托著趙飛燕的下巴,笑看說:「妳知道嗎?加果剛才妳開口想當妃嬪,朕早就把妳打入冷宮了!」

趙飛燕不禁嚇了一嚇,問道:「為甚麼?」

「哼,妳不知道,滿朝文武百官,個個想巴結我,便到各地搜羅美女,買通太監,送入宮中,希望用美色引誘我,當上妃嬪,在枕上刺探朕的計划,影響朕的決定。我不得不防,所以,每逢我和新見面的美女雲雨之後,朕都會假裝忘情,要封她們。有野心的女人在這時就會露出馬腳,個個開口向朕討妃嬪的封號。這樣,朕便知道她們都是有野心的。因此朕有個慣例,凡是要想當妃嬪的,全部打入冷宮!」

趙飛燕嚇出了一身冷汗:「幸虧我剛才忍住了!」

漢成帝在她的粉臉上親了一口:「還是妳安份,只想當宮女,朕就滿足妳,明天就把妳調到皇后身邊去……」

說著,他摟著趙飛燕,又倒在床上,顛鸞倒鳳……

雕欄玉砌,明月當空。

趙飛燕倚著欄杆,心事重重。

她調到皇后身邊,已經一個月了。

本來,她自以為詭計得逞,調到皇后身邊,日日陪伴漢成帝,可以從中尋找機會,出奇制勝,可是,經過一個月來的觀察,她失望了。

她自以為長得很美,沒想到見了皇后,頓時覺得黯然失色。

皇后實在是天下第一美人,一舉手一投足,全部散發看女性魅力……

趙飛燕本來還有些憢悻心理:皇后雖漂亮,但自己的床上功夫好,可以取悅皇上。

但是,經過一個月來她偷偷觀察皇上和皇后行房的情景,她又失望了。

皇后平日雖然端莊,但到了床上,卻是花樣百出,極其淫蕩……

因此,漢成帝面對這樣一個皇后,根本就心滿意足,無心光顧其他美女。

趙飛燕在皇后身邊當宮女,自然更沒有機曾了,她心中更急了。

遠處,御花園中,兩盞紅燈閃爍,那是太監領著漢成帝回來就寢。

趙飛燕心中著急,有甚麼辦法可以將漢成帝的注意力從皇后身上吸引到她身上呢?

漢成帝走入皇后寢宮,趙飛燕在旁服侍,但是漢成帝並沒有多看她一眼,就走到皇后身邊,親熱地摟著皇后,走向龍床。

趙飛燕心中難過:自己對皇上的吸引力,竟然只是那麼短暫﹖

漢成帝當著宮女的面,開始脫皇后的衣服。

皇后也毫不害羞,當著眾宮女的面,淫蕩地笑看!

衣裳一件一件掉在地上皇后的裸體呈現在眾人面前……

趙飛燕妒嫉地盯著,皇后的胸脯高挺,腰肢纖細,大腿修長……

皇后的身材保養得比誰都好,是趙飛燕所無法相提並論的。

漢成帝拍拍手掌,示意宮女替他脫去衣裳。

趙飛燕和另一宮女走上前,一前一後,替漢成帝脫下全身衣衫……

赤條條的漢成帝摟著皇后,倒在龍床上,當著宮女們的面,開始調情……

宮女們紛紛紅看臉告退,只有趙飛燕仍然留在龍床邊不肯離去。

「咦,趙飛燕,妳怎麼不迥避?」

趙飛燕垂看頭說:「奴婢不敢,皇上和皇后就寢也許有差遣奴婢的地方。」

漢成帝和皇后再也沒有留意這個宮女了,他們忙看幹自己的事情……

嬌喘連連,淫聲陣陣,龍床搖撼……

漢成帝和皇后都達到了興奮的頂點……

在龍床邊的趙飛燕也看得面紅耳赤。

事畢之後,漢成帝照例要小便,於是他便吩咐趙飛燕去拿便壺來。

趙飛燕靈機一動:機會來了。

她立刻跪在床前:「皇上,便壺來了。」

漢成帝莫名其妙:「哪有便壺?」

趙飛燕張開她的櫻桃小口:「這就是皇上的便壺。」

原來,趙飛燕居然要皇帝把小便拉在她口中。

「天寒地凍,皇上如果起身撒尿,勢必凍壞骨子,還是讓奴婢來效勞吧。」

說著,趙飛燕便張開櫻桃紅唇,含住了漢成帝的命恨子。

漢成帝便將一泡熱尿,全撒在趙飛燕口中……

趙飛燕強忍著嘔心的尿味,硬是把一泡尿全吞到肚子裏去了。

這個舉動大大博得了漢成帝的歡心,從此之後,每逢他要小便,都要叫趙飛燕來服務。

這總是趙飛燕的一次突破。

接著,她悄悄和御林軍統領韓森聯絡,由韓森去尋找名醫「永春山人」,配製了兩副春藥。

這天晚上,漢成帝又將小便撒在趙飛燕口中,趙飛燕的手上早已悄悄抹上了春藥,趁著此時,她的十指握著漢成帝的命恨子,手掌上的春藥粉末滲透皮膚,進入了成帝的命根。

漢成帝躺下睡覺,但是命根子上的春藥開始發作,這春藥是特製的,發作起來,又腫又癢又硬又疼漢成帝忍不住了,一個翻身騎在皇后再上,硬插進去,瘋狂抽動……

但是,這副特製的春藥有個特性:碰到女人的陰道分泌物,便會產生刺痛的感覺。

漢成帝剛剛插入皇后陰道,便感到針刺的疼痛,立刻抽出。

他疼得直叫,皇后也在一旁手足無措。

這時,趙飛燕又跪了下來:「皇上,可能是染了髒物,讓奴婢替皇上清潔吧。」

說著,趙飛燕又張開櫻桃小口,含住了漢成帝的命恨子……

這時,她的口中已悄悄含了第二種春藥……

第二種春藥不僅可以中和第一種春藥的毒藥,化解毒性,而且二藥配合,更產生一種飄瓢欲仙的感覺

「好,太好了,太舒服了!」

漢成帝情不自禁大叫越來。

經過這一夜,漢成帝對趙飛燕的好感大大增加了。

「永春山人」是漢代有名的大夫,他配製春藥的確神乎其技,漢成帝經趙飛燕這麼一含,頓時疼痛盡消,渾身舒泰,呼呼入睡了。

第二天夜裹,漢成帝又來找皇后就寢,地的命恨子剛剛插入皇后體內,那股疼痛立刻又產生了!

他疼得直叫,連忙拔了出來,趕快塞入趙飛燕口中,這才感到舒適。

第三夜,第四夜,第五夜……

漢成帝每次一插皇后,疼痛便產生,只要一塞入趙飛燕口中就好了!

他開始討厭皇后了。

皇后知道這樣下去自己會失寵,急忙找太醫來替皇上診治。

可是,宮中的太醫,根本不是「永春山人」的對手,怎麼也治不好成帝的病。

漢成帝對皇后失望了,便轉而去西宮娘娘身上。

但是,剛一插入,還是疼痛……

幸好他早有準備,把趙飛燕帶在身邊,只要她一含吮,便化解疼痛。

漢成帝離開西宮,又去試驗其他妃嬪、貴人……

後宮三千粉黛,無一幸免,每個人都給漢成帝帶來疼痛……

這麼一折騰,時間已去掉了兩個月!

兩個月不能和女性行房,這對好色的漢成帝來說,該是多麼的痛苦!

「唉,空有三千粉黛,卻不能行房!叫朕怎麼辦?」

他不信邪,又派人到宮外,拉來了民間少女,逐一試驗……

這樣,又耗費了一個月時間,還是沒效,只要一跟女人性交就痛!

可是,他體內積蓄了三個目的慾火卻越燃越旺,急欲找一發洩之地!

趙飛燕見時機成熟了,便跪在漢成帝面前:「皇上,何不將奴婢一試?」

漢成帝一聽,恍然大悟:「我太蠢了,趙飛燕的口可以解癢,證明她的體質跟別人下一樣啊!」

這一夜,漢成帝拉看趙飛燕上了床,迫不及待地扯下了她的衣服……

趙飛燕本來就是個美人,再加上漢成帝熬了三個月,更是慾火焚骨……他按倒趙飛燕,狠狠一插……

趙飛燕在上床之前,早已悄悄地將第二種春藥塞入自己洞中……

成帝剛一插入,兩種春藥融在一起,產生了作用……

「咦,不痛了!」

漢成帝驚喜地叫了起來,喜悅地在她臉上吻著,趙飛燕扭動腰肢,開始套動……

春藥的作用越來越強……

現在,疼痛消失了,舒服產生了……

舒服消失了,銷魂產生了……

飄飄欲仙,神魂飄蕩,人間極樂……

漢成帝積蓄了三個月的精力,得到了充份滿足。

「啊!……小美人!……朕……要……成仙了……」

「皇上……我……被……你……插得……快活死了……」

二人叫成一團,抱成一團,射成一團……

從此之後,趙飛燕成了唯一可以和成帝行房的人,成帝飽嘗歡愉,索性把她帶到皇后的寢宮中,和她睡在龍床上,日日作樂。

有一天,趙飛燕向成帝提到太子的問題。

要有太子,必須要能生育,要能生育,必須要能行房,而唯一能行房的人,只有趙飛燕。

漠成帝為了早日誕下太子,便廢黜了皇后,而把趙飛燕立為皇后。

又過了幾個月,春藥的作用漸漸消失了,漢成帝又可以跟其他女人行房了,但是這時趙飛燕己經當上皇后,再也不怕其他女人了。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