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飛渡(41-48章)

而我並沒理她,翻起她的睡袍下擺,褪松她的褻褲,將褻褲下方擋住她肥穴的地方撥到一旁,一支高昂的肉棒就向前犁去了。雖然她的褻褲還穿著,並不時刮到我的肉棒,但姣嫂滑溜溜的淫液出來後,一切就是那麼爽了。

我輕輕地抽著,姣嫂緩緩地呻吟著,如一首溫情的歌。我的輕抽並不代表因為怕阿東和雪妮聽到我們的動靜,而是我輕輕抽的同時,還要摸弄姣嫂,我一邊插,一邊玩她的雪頸,胳膊,然後就是大奶子,還親吻她。

想想幾年前姣嫂來隨軍時,她是個多麼驕傲的首長夫人,全部隊的士兵沒有誰一月之中不在想像中把精液射到她的身體上。就是那些軍官,晚上在搞老婆時,把自己身下的老婆想成姣嫂時就格外地狠,當時江哥在部隊中是最幸福的,最讓人豔羨的,軍營裏雖是萬人動心卻無法成氣候的,因為僅有的幾個女人,江哥一心撲在姣嫂上,部隊又嚴,不像到了地方,美女如雲,私生活無人來管。當年的姣嫂怎麼會想到那個小兵日後竟把她壓在身下抽呢?

當年我幾乎每夜都會想著姣嫂手淫,一次次把濃精射在短褲或被子中時,我總是想像是射在了姣嫂軟軟滑滑的穴中,要不就是她的臉上,大奶子上,或者是背脊,臀部,腹部,脖子上,嘴裏,有一次我還想像過把精液射在姣嫂那雙精緻性感的高跟鞋中,讓她的雙腳穿在粘滑的鞋中。

那時我是個多麼老實的人。阿東常跟我說,二哥,你看姣嫂多正點,我真想操她幾雞巴!我還道,老三,別這樣想,江哥是咱兄弟,對不起他。

我溫柔地撫摸著姣嫂,肉棒在頂弄,慢慢地加快,姣嫂不由自主地叫得大聲了,我一陣猛抽,姣嫂叫得更厲害了:「好唷……太好了……好棒……好厲害……好猛……嗯……呀……美死我了……」

「哎……哎呀……嗯……我……死了……真太美了……哎呀…彘

「嗯哼……哎呀……媽呀……大寶貝……插得我……酸麻啊……要命呀……哎唷喂呀……唔……大寶貝哥哥……要被你……戳爆了啊……唔哼……」

「插……插死了……要死了……啊……使勁……再衝……喔……」連連呻吟不斷,再也聽不清楚姣嫂在叫什麼了。原來是魂兒非上了天,心跳也亂了。

姣嫂緩過氣來,我一把將她褻褲下襠扯斷,此時一條褻褲猶如一條布環,我往上拉了拉,於是來個後進式,我拉住她雙手,邊猛頂邊推著她向前走。

姣嫂已沉浸在肉慾中,來到門口我一扭門,她才知道來到女兒雪妮的房門口,此時阿東正壓雪妮在床上,見我推姣嫂進來,定格住了,而姣嫂死活不願往前,要退出來,而我的肉棒在後又撬又頂,她哪支持得住?

此時,我拉住姣嫂的雙臂,下身一挺,姣嫂的臀部被我的胯頂著,穴被我粗硬的肉棒撬著,雙手被拽著,我稍一用力,她整個人離開了地面,就這樣,姣被我弄到了她女兒雪妮的床前。

我對阿東說:「三弟,以前你不是總想操姣嫂幾雞巴嗎?現在讓給你,來操一下她。」

阿東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是可能第一次遇到兩個女人是親人,而且還是母女關係,第二姣嫂年紀大些,阿東顯得是小輩,第三還是平日裏跟姣嫂太熟了,只知道姣嫂平日裏是個很端莊正派的女人。他道:「二哥,那……是以前的事,現在……」

我道:「現在你身邊的美少女多了是不是?看不上姣嫂了,姣嫂年紀大了……」於是我故意對姣嫂說:「姣嫂,阿東嫌你老了。」

阿東道:「不是……那個意思……」

我道:「你看姣嫂多成熟,奶子比雪妮還大,下邊水又多,你還不快來。讓我來弄一下雪妮。」

於是我抽出來,去推開雪妮身上的阿東,這時姣嫂要起身來,我一把按住,姣嫂道:「別別……」

我道:「快來。」阿東一把從雪妮穴中撥出肉棒,過來插入雪妮母親姣嫂的穴中,姣嫂還在「別、別」地叫時,阿東已經抽插起來了,姣嫂也變成了呻吟。

我道:「姣嫂,阿東抽的還舒服吧。」

姣嫂斷斷續續地道:「你們兩個……真是壞死了……好壞……讓我母女倆……如何見人……哦……嗯……」

阿東的手也沒閑下來,去摸弄姣嫂的兩個大奶子。直搓得姣嫂的兩個大奶子在她胸脯上下左右大幅度在動。我轉身壓住雪妮,雪妮見在母親在旁,故意嬌嗲發騷起來:「哦……叔叔好壞……剛插完媽媽又拿大肉棒來插我……」

我把雪妮的雙腿搭在肩上,往下一壓,接著我的肉棒從她那剛話

雪妮的窄床邊,彷彿成了我和阿東的兄弟比賽,又像是雪妮和媽媽姣嫂的母女比賽。阿東被姣嫂那豐腴的身體弄得不一會就繳了械,只見姣嫂還在叫喊時,阿東就抱著她伏在她身上。

阿東謝後,我大力抽插雪妮。阿東此時抱著姣嫂一動不動,雪妮高潮後,阿東肉棒已軟,他從姣嫂的身上爬了起來,姣嫂看見我在一旁大力抽雪妮,看見自己衣衫淩亂,不好意思,就站起來要出房間去,當她要走時,我一把拉住她,抱著她,邊吻著她邊撫摸她的乳房,下邊還在繼續搗弄她的女兒。姣嫂掙紮著,但無法掙脫,只得由我。我邊搗她女兒邊擁吻著她,一手還往下去摸弄她的肉穴。

由於姣嫂是站著的,阿東謝進去的精液又流了出來了,並順著她大腿往下流,和著姣嫂的淫液。我用姣嫂的睡袍下擺給她擦了。不久,雪妮又一波高潮來到,我狠抽插著雪妮,也不自覺地狠狠摸弄著姣嫂,直到雪妮的大腿夾住我的腰,上半身直立起來。

我的巨棒頂在雪妮肉穴中不動,讓她享受。一隻手從下麵摳弄姣嫂。姣嫂見我插在她女兒肉穴中不動了,還以為我也謝了,道:「不要動了……」

我不理她,兩根手指摳入她肥穴中慢弄,她哪受得了?又呻吟起來,我從雪妮肉穴中撥出滑溜溜的肉棒,轉向姣嫂,在站立中,頂入了她肉穴中。姣嫂哪知我還有如此能力,驚喜地抱緊我,我把她頂靠在雪妮的小衣櫃上,一陣猛插。

大約十多分鐘過去,阿東被這淫蕩的場面又激起來了,重新如狼般壓向雪妮。

就這樣,在雪妮的房間裏,雪妮和姣嫂母女倆享受著我和阿東哥倆全方位的性服務。

盡興後,我們來到沙發上共看電視,姣嫂和雪妮母女倆隻穿著薄薄的睡衣,而我和阿東哥倆也只著褲衩,我摟著姣嫂,阿東摟著雪妮。四人情話綿綿。一夜來,我們將她們母女倆愛撫個夠。

阿東道:「姣嫂,真想不到,你和雪妮一樣,操起來那麼舒服。我還以為只有小姑娘才好操呢。」阿東說話就是那樣露骨。

雪妮道:「哎,不要老操操操的,你要說愛,說我媽媽好愛。」說著雪妮親呢地擰一下阿東。

我撫摸著姣嫂道:「姣妹妹,你看阿東和我誰的味道好。」

姣嫂不作聲,雪妮推她道:「媽,說啊。」

姣嫂才開口道:「阿東,夠厲害的,比一般男人強,不過小峰太厲害了,抽得女人的骨髓,女人的魂,女人的筋都出來了,這種人做老公不合適。」

她道:「女人嫁了你,幾天不被你弄你黑眼圈了,外面人一看就知道這個女人縱慾過度了。」

我道:「這好辦,雪妮嫁給我,你過來跟我們住不行了?」

她道:「這樣我們兩人怕十多天也被你弄得眼圈了。」

我們笑作一團。最後姣嫂道:「想不到我一個正派女人,現在為了你們而瘋狂。想起來真像作夢一般。」

晚上上床後,姣嫂和雪妮並排躺在床上,然後我輕輕地摟住姣嫂,把她壓在下麵。阿東壓住雪妮,我們分別伏在兩個女人身上,騎摟著她們,薄被蓋在我們身上,我和姣嫂,阿東和雪妮嘴對嘴地說著情話。

一晚到亮,少不了要奸弄姣嫂的雪妮母女。

跟姣嫂母女玩得挺開心,也新鮮刺激,但阿東外面有不少的靚妞,我主要還是陪姍姍,少不了要去奸豔姨,好長一段時間沒去姣嫂那裏。但沒幾天,我又心血潮了,約了阿東,事先沒告訴姣嫂就去了她家。

到她家時,只有姣嫂一人在家,雪妮沒在。阿東有些失望,我知道阿東主要是想搞雪妮而不是姣嫂,而我卻相反。

當然姣嫂並沒知道我的真正來意。她也許以為我們來找雪妮或者只是來玩一下。但她是歡迎我們的。晚飯後,我們都沒走,姣嫂也就明白了什麼,她以為阿東是來找雪妮,我是來找她的,於是她道:「我打個電話讓雪妮回來吧。」

我說:「不用了,我們等一會就走。」過了一會,我道:「姣嫂,我們一起去逛一逛吧,你還沒陪我們逛過的。」

姣嫂很高興,說:「那等會我洗了澡。」

姣嫂去洗澡了,我丟給阿東一個眼色。阿東不明白,道:「哥,你到底是唱什麼戲呀?」

我說:「今晚我們哥倆一起玩姣嫂。」

阿東的性趣被我點燃起來了,他道:「好啊,既然江哥不餵她,我們來幫他喂。」

不久,姣嫂洗澡出來了,她換了一件深色的晚禮服,吊帶式的。這兩年來,姣嫂真的是越來越嫵媚,越來越有品味了。她坐在沙發上,道:「什麼時候出去啊。」

我道:「姣嫂,忙什麼呢。」便對阿東道:「阿東,姣嫂越來越嫵媚了。」便和阿東一左一右坐在姣嫂兩邊,夾住她坐下。

姣嫂雖然有前一次我和阿東同時奸她的經歷,但畢竟是在狂亂之時所為,過後她一想起來又是臉紅又是心跳,隱約覺得不妥。而現在,她尚在清醒之時,我和阿東就夾住她,臉騰地紅了起來,欲要卻拒地道:「你們要幹什麼?」

我道:「姣嫂,你多美啊。」我一手捉住姣嫂的玉臂,一手去輕撫她的豐乳。那邊阿東也一手攬住她,一手去揉她另一隻奶子。

姣嫂道:「你們兩個……別!……別這樣……」

我和阿東一左一右摸弄著姣嫂,根本不去理會她的羞澀。兩張嘴又湊到了她的香腮上。

光是撫弄姣嫂的豐乳,還不足以使她到達熱血沸騰的地步,只能讓她情慾迷亂。於是我一手來到她的睡袍底,隔著睡袍去弄她胯間的水蜜桃。我掌在輕按著,指尖慢慢撚按,不一會,姣嫂發出愉快的呻吟:「哎……我……好……好爽……喔……喔……受受不了……啊……喔…… 」

我另一隻手掌來到姣嫂的豐軟的臀部,輕撫道:「阿東,你不知道,姣嫂還是個處女哩。」

「什麼?」阿東不解。

「後面呀。」我道,「今天得由你來開苞了。」

第四十八章 妻子姍姍病情

岳父林叔叔在一次到廣西省視察,回程飛機發生空難後,岳母急於把女兒姍姍嫁給我,我跟姍姍結婚一年來,看著岳母媚姨已經恢復許多哀傷,沒有因為林叔叔的驟逝而傷心不已,最少我還是在她的肉體上馳騁多年,以前林叔叔的工作都忙碌著,一個月在一起躺臥床上,可以用一隻手數得過來的日子,失去丈夫來說就像似就像丈夫未歸的心態而已。

我把以前林叔叔的房屋租出去,把岳母接到我先前已經買下一套別墅裡住,雖然已經跟我發生無數次的性愛,岳母還是堅持不跟女兒同床,女兒姍姍也知道母親跟丈夫的姦情,也沒有記恨母親的奪愛,有時都會自己已經高潮多次,昏迷倒在床上不忘推我去她媽媽那房屋去,岳母看到女兒身懷大肚子,心裡上還是有點落莫之感,曾經有點意思要自己生孩子的念頭,最後都沒有去醫院把環取出。

「啊……嗯嗯……啊……嗯嗯……」妻子姍姍在我身下發出陣陣舒暢的呻吟聲,臉泛桃紅、櫻唇緊咬,輕輕款擺著屁股,迎合著我一下下抽送。

與平常一樣,我們夫妻倆在床上行著周公之禮,彼此透過肉體的親密接觸,輸送著心底的絲絲愛意,譜寫出情意綿綿的韻章。我站在床邊抬起她兩腿,下腰不斷前後挺擺,帶動著充滿熱血的陰莖在她陰道裡輕輕抽送;她緊抓著床單,一對乳房隨著我抽送的頻率而上下拋蕩,時不時挺起圓鼓鼓的大肚子,彷彿在暗示著我:她的高潮就快來臨了。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