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飛渡(41-48章)

我和阿東在衣櫃中早已呆得腳酸腿麻,想不到林叔叔竟幹了三十幾分鐘!他一走,我們倆迫不及待地鑽出來,當時雪妮已進衛生間去洗身體了,因為林叔叔弄了她後庭,又洩在裏面,而雅萍送林叔叔到門口剛關門往回走到床邊,阿東就一把抱住,按在床上就插起來。

雪妮聽到外面雅萍的呻吟就出來,剛出門來就被我逮住,她嬌叫一聲:「好哥哥,這麼急。」

我道:「叫什麼?哥哥?」

她又改口道:「壞叔叔!好壞!」

我一口吻上去,分開她的雙腿,稍蹲下身來,一支大肉棒就頂了進去。兩人站立著,雪妮靠著牆,我一陣猛抽,感覺到她的浪水流到了我的胯部,並順著大腿往下流。的一把抱住她的臀部,她雙腿夾住我的腰,我邊聳邊走,把她放在與雅萍並排,端著雪妮的雙腿一陣猛抽,弄得她淫嚎不已。

不到五分鐘時間,雪妮已經是高潮來臨了,而阿東還沒弄出雅萍的高潮,仍在弄,只是換成了後進式。

雪妮高潮後,我抱著她,肉棒仍插在她的玉穴中。看著她性感的小嘴,我道:「雪妮,你願不願幫我吃?」

她道:「有什麼不願的,你去洗來。」

於是我進衛生間去洗,當我洗完正在擦幹時,忽然聽到有鑰匙開房門聲音。一個聲音響起來如雷一般:「好啊,你們幹的好事!」

原來是林叔叔返回來了!

聽到他已經到了床邊。林叔叔驚訝地道:「阿東,怎麼是你?你這混帳東西!」

阿東道:「爸,別說那麼難聽,我比你先來。」

林叔叔氣不成聲:「你、你,你去哪玩不成,來玩我的女人!」

阿東道:「誰知道她是你的女人,雪妮原先還是我的女朋友呢,不是一樣被你玩了。」

隔了一會,林叔叔道:「傳出去,這叫人多笑話。倆父子搶一個女人。」

阿東道:「爸,怎麼會傳得出去呢,而且也不是搶,只是玩玩嘛,你玩夠了我玩一下有什麼啦。」

沉默。我本想我是不是出去,但一想到出去也沒用,特別是想到姍姍。算了,我還是不出去吧。

好久,林叔叔氣似乎平了下來,道:「你剛才在哪?」

「在衣櫃裏。」

「這事你要說出去,小心你的嘴!」這話是對雅萍說的。「我的手錶呢?」

聽到她們找了一會,雅萍道:「在這。」

林叔叔往外走,雅萍跟了過來,纏住他嗲道:「親愛的,別生氣嘛。」

「走開!」接著是開門和用力關門的聲音。

我仍躲在衛生間的門背。過了一會,雅萍叫道:「出來啦,他再也不會回來了,膽小鬼。」

我走出去。雅萍問阿東:「他是你爸?」

阿東不作聲。雅萍又道:「你是副市長的兒子?」

阿東道:「你不是說你的情人是香港老闆嗎?」

「他是大人物,誰敢說他是副市長啦。只好騙你們說是香港老闆了。」

我們才瞭解到,當阿東還沒把雪妮弄到手時,雪妮和她父親也就是江哥吃飯就認識了林副市長,並帶上了好同學雅萍。當時林副市長被二少女迷住

雪妮是知道這事情的真相的。她知道阿東是林副市長的兒子但沒告訴給雅萍,她知道雅萍是林副市長的情人卻又沒告訴給我和阿東。

林叔叔走後,我們誰也再沒在情緒來繼續下去,大家洗了澡,一同出去吃東西。

接著,我們又在外玩了半天,經過半天,大家都忘記了不愉快,因為中午除了雪妮,沒有誰得過高潮,心裏都還惦記著那事,於是又回到了雅萍的住處。

大家一同擁進洗澡間裏去洗澡,彼此赤裸裸地面對著。兩具性感而充滿活力的少女這軀更讓我和阿東熱血沸騰。於是我們身上搓滿了洗澡液,我們擁抱著,男女的身體相互在搓著,只可惜洗澡間小了一點,我們只能站著。我一支長長的肉棒穿在雅萍兩腿間,讓她雙腿夾著,滑滑的,抽起來間是十分的爽。

猛然我想起了剛才林叔叔幹雪妮的後庭。於是問道:「雪妮,幹後面舒服不舒服?」

她道:「有點怪怪的啦,挺舒服的,但沒有特別的快感和高潮。」

我道:「我來一下試試。」說著來摟雪妮。

雪妮躲道:「別、別,你的太大了,你弄雅萍吧,她常被弄的。」阿東接著道:「你是說給我弄了。」

雪妮白了他一眼,「想得美!」身體卻靠到他懷裏,臀部老往阿東胯部送。

雅萍則羞答答的看著我,我過去擁她入懷中,就想插入。雅萍道:「別,別急。」

她用一根兩米來長的管子,一頭連在水龍頭上,另一頭圓圓滑滑的,她把這頭插入自己的後庭,輕輕開了一下水灌進去,然後蹲在廁中把灌入肚子裏的自來水拉了出來,當然有些大腸內的汙物,如此反覆五六次,她再拉出來的全是白花花的自來水(後來我才知道這叫「洗腸」,也叫「灌腸」)。然後把管交給雪妮,攜我的手一同出來,擦幹身,繫上一條薄紗胸罩,穿上一條開襠綢褲,頸上繫了根綢巾。原來這是她最迷惑林叔叔的打扮,今天我也為之興奮。事情還沒完,她又拿來一些潤滑油,倒了些抹得我肉棒全是。她柔聲道:「你的太大了,我怕受不了。」

我一根肉棒如鑄鐵,禁不住按她在床上,掰開她的臀部,肉棒對準她後庭就頂。

雖是有油潤滑,卻是十分艱難,那洞較小,頂了一陣才入,雅萍不住叫疼。不過棒頭入後,棒體小一些,我不管她了,抽插起來。

大約雅萍也是舒服的,不住在哼。我換了好幾個花樣,一會兒從後面抽插,一會兒壓住她來,一會兒來個倒澆蠟燭,直覺得分外爽。我終於明白林叔叔為何愛弄後庭的原因了。後庭有一種箍得緊緊的感覺,對短小莖的人來說,後庭的位置比陰部外露,更加容易在各種姿勢下肉棒不脫出來。當然,床上的風光更加旖旎。

當然我也不是那種只求自己爽快的人,玩夠了後庭,我也要給雅萍高潮。於是抽出肉棒,因為雅萍洗靜了腸,而且我的肉棒又抹了油,抽出來竟幹幹靜靜的。而雅萍在我插她後庭時,肉穴竟流出大量的汁水,於是我插入了雅萍的肉穴,雅更興奮了,如果說讓男人插後庭是娛人的成份多的話,那麼讓男人插肉棒則是既娛已又娛人了。

雅萍在床上如一小浪女,薄紗包裹著的乳房誘人在擺動,她的修腿和豐臀天藍色的長開襠褲包著,綢緞光光滑滑的,軟軟的,高舉的雙腿,我一用力抽插就舉在半空中亂顫,亂絞。特別是絞在我腰上時力很大,我一拖動,她整個人身體就被拉起來了。

我一陣猛抽,一會雅萍高潮來了,讓她享受了幾分鐘,又是一陣緩抽,摸弄,換成後進式,她跪在床上,後臀向翹,我也跪在她後面,直抽得她渾身癱軟。她高潮過後,我發現阿東和雪妮已經停在沙發上,原來雪妮的後庭竟夾得阿東爽歪了,就像中午他爸爸一樣,把精液射進了雪妮的後庭中。

雪妮和阿東在沙發上觀看著我們,阿東看見雅萍全身都酥了,於是推雪妮過來:「過去,讓你雲叔叔來操你一回夠夠的。」

雪妮到我身旁,我肉棒還插在雅萍穴中。我摟定雪妮,吻著她,一手去撫摸她還沒被插的肉穴,可憐的嫩穴早已經浪液連連了。撫摸雪妮的當兒,我又狠狠地連捅雅萍一陣,敏感已極的她嚎叫起來, 「啊呀!……我受受不了了……哎呀噢……舒服……啊唔……別把我……插死……噢唉輕點……行嗎?嗚嗚……哥哎呀好……爽喔……啊哈……唔幹……死我了……啊唔。」

不到一分鐘,雅萍又一次丟了,淫液止不住地流,我撥出滿是滑溜溜汁水的肉棒,並沒放倒雪妮,直接剖開她的雙腿,長長大大的硬棒頂了上去。不須放倒就抽插起來,雪妮爽死了一個勁在叫:「啊……操……操……我的……啊……哥哥……啊……雲叔叔……你……搞死我了……啊……就……就……就是……那裏……哦……天那……好……好舒服……啊……哦……快操……快……麻……麻木了……我要死了……啊……」

我把雪妮放倒,又是一陣抽,隨著少女白嫩的肉穴裏外翻飛,不久便達到了高潮。

我壓上去,抱住雪妮道:「小妮,叔叔好不好?」

雪妮嬌顏如花,嗲道:「壞叔叔,你搞得我舒服死了。」

我道:「還要不要?」

「我最愛叔叔操我了,操得侄女爽爽的,麻麻的。」

我壓著雪妮,抱著她又是一陣操。

此時,阿東已經被我和雪妮的激情激起來了,他過來一把扯過雅萍,讓她跪著,分開她的開襠褲就操。

雅萍的花心已經被我數次操得高潮,現在如何還經得起?一時間,房內兩女又叫又喊,在我兩次操得雪妮高潮時,再也無法支持,頓時下體熱流迴旋,精液大股大股地噴射出來。

我抱著雪妮,輕輕地壓著她,等了十多分鐘,阿東才又一次在雅萍那裏射了。

爽了一次,我們心滿意足了。

第四十七章 姦淫兩母女

這一兩個月,由於我的陞遷,有很多朋友都要來祝賀。當然話還要往回說,雖然我和李東都幹了雪妮,而且我以前還幹了姣嫂,但這些江哥都不知道的。一直以來並不影響我們三人之間的友誼。

雖然江哥這個人好色,其實誰不好色?他好色專好年輕的姑娘,而我卻連丈母娘,嬸娘,八九歲的小女孩都弄了。阿東好色的情況和江哥差不多,也是好那些美女,而對中年的女人卻不那麼愛。

說實在的,江哥以前對我也不錯,在部隊中我也得到他的照料,出來後也還常聚一下。我出去一年多,他又升了官,做了政府接待辦副主任

江哥家庭經過近兩年的磨合,已經走上了正軌。姣嫂不再對他在外的花花腸子干涉,他也對姣嫂好起來,有時還一同出現在晏會上。在一些好日子,江哥,姣嫂和雪妮一家三口還去郊遊。但我回來兩個多月都沒看到姣嫂,後來才明白了一些。

原來,江哥首先要注保持家庭的和睦,才不至於在這炙手可熱的位置上讓人說閒話。第二,姣嫂去做了美容,她皮膚本來就白嫩,長得也是漂亮,一經修飾,不是顯出了成熟,而是顯得年輕了,像三十歲的女孩。江哥帶出來,別人都十分稱讚,江哥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第三點,也是重要的一點,是姣嫂縱容江哥在外面玩,也不管他,而江哥也不像剛從部隊出來,一下子見了那麼多唾手可得的美女如從牢裏放出來一樣,不玩得那麼瘋了。而姣嫂一個月雖有幾次得江哥給她洩火,但她卻與市裡的一個人大副主任有了一腿,對姣嫂格外地好和溫柔,使姣嫂的精神上有了依靠。雖然那人女人多,老婆管得嚴,但一個月也要召姣嫂去三五次。江哥見大領導對他妻子尚如此,自己也寶貴起來。而且人大副主任還帶給了他許多好處呢。

當然,姣嫂這一切幾乎沒有外人知道。她外表一直是很傳統的,只是怨婦心理才會這樣。而且她骨子裏對性也是很執著的。

回來第一次遇到姣嫂是兩個多月後了。那天剛好江哥部隊的老戰友,我的老營長帶夫人來,江哥帶了姣嫂和雪妮,還有我和阿東一起去接待。

戰友相遇,自然分外高興。其餘的不說,單說姣嫂,表現得既有大媳婦的端莊,又有小姑娘的矜持,氣質上更是出眾了。反觀營長夫從雖年經姣嫂幾歲,卻反象老了幾歲,而且膚色板上相貌更不用比了,弄得營長豔羨不已。

招待完老營長,江哥留在酒店繼續打點事務。我和陳東送姣嫂和雪妮回來。喝了一點酒,阿東與雪妮在後排摟抱和相吻。而姣嫂坐在我旁邊也沒什麼,只是怪我回來那麼久沒去看她。

回到江哥家,我們一起上了樓。因為熱,雪妮一回來就去洗澡了,洗完後進了房,阿東也跟進去。而姣嫂也去洗了。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姣嫂出來時,雪妮在房中已經發出輕微的呻吟了。誰都知道阿東和她在什麼,姣嫂也不理那麼多,因為一則是現在的年青人比那個年代要開放,父母都管不了了,二則雪妮還不時帶男朋友回家來過夜。

姣嫂穿著一襲睡袍,只不過外面加了一件罩袍,腰間的繫帶也繫上了。顯然,姣嫂一方面要給我點誘惑,好我想著她,但另一方面也沒想到今晚要做點什麼。因為阿東和女兒雪妮都在家,不可能做些什麼的。

姣嫂穿著睡袍,格外性感,與別的女人不同的是,姣嫂擁有姑娘一般苗條的腰身,卻有著豐滿的乳房,此時,霓裳裹嬌軀,不禁讓人想入非非。

姣嫂坐在我旁邊,她問:「小峰,你回來這麼久沒來看我,是不是想不起我了?」

我道:「姣嫂,我……」

她看見我認真反而笑了,「看你急的,我只不過是隨便說說,只要你記得我,以後多來看我就行了。」

房內傳來雪妮更激烈地呻吟,還有叫喊。姣嫂的目光更溫柔地望著我道:「小峰,別人都說我年輕漂亮了呢,就你看不見。」

我道:「姣嫂,你真的年輕又漂亮了,像個剛結婚的少婦,還沒生孩子哩。不過,我更喜歡以前你的,你以前臉上有些小雀斑,就像一個小婦人。現在你更像都市白領。」

她有些失望,道:「你知道嗎?一萬個人中就有一萬個人說我年輕漂亮了哩,但我都不在意,我就在意你。早知這樣,我還不如把雀斑留住。」

我感動了,道:「姣嫂,我……一樣也會喜歡你現在的樣子。」此時,阿東和雪妮在房內更激烈了。我一手擁住姣嫂,道:「你看,你的臉龐多麼細膩呀,像玉一樣。」接著就去吻。

姣嫂也不避。我一手去撫摸她的奶子,輕輕地摸弄著,她呼吸急促起來。我拿過她的手伸進我的褲襠,讓她來抓我的肉棒,她一抓到,即「啊」地叫了一聲,渾身顫抖幾下。

我關切地問道:「姣嫂,怎麼啦?」

她紅著臉,羞澀地道:「沒、沒什麼。」

我明白了,伸手到她睡袍下擺進去一摸,姣嫂的一條小褻褲,竟濕了一大片!我撲上去,雙掌按住她的雙乳撫摸著,接著撈起她睡袍下擺,褪去自己的褲子就要奸她。

姣嫂道:「別……別……別這樣,雪妮她們都在……」

我道:「姣嫂,你讓我忍不住了,來一下,就一下。」

她道:「到房間去……」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