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飛渡(41-48章)

豔姨以為我要插入了,忙哼哼唧唧的把蜜穴扒成個圓孔,我卻沒有插入,而是用我堅挺的陰莖在她大開的陰部輕輕地抽打起來,開始豔姨只是小聲的在我的抽打下呻吟,但隨著我抽打加快,她的聲音漸漸亢奮起來,屁股也不停的聳動,迎接著我陰莖的抽打。「你……你……快點吧……快給我好不好?」豔姨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哭了一樣。

老實說我並不怎麼喜歡這種極富刺激性的前戲——對於情動的女人來說這是一種十分難以忍受的煎熬,對於男人又何嘗不是呢?要不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看平時十分賢淑的豔姨此時表現出來的那種騷媚入骨的媚態,我早就一槍入洞了。

豔姨似乎已經陷入瘋狂,不顧一切的上下擺動著她的腰肢和屁股,口中發出近乎嘶叫的呻吟,斷斷續續發出:「求求你了……別再逗我了……我不行了…………」之類的哀求。

我興奮的繼續著對她的陰部輕輕抽打,豔姨的淫液超乎想像的多,此時隨著我陰莖對她的抽打四下飛濺,不止她的胯下一片狼籍,甚至把大腿都打濕了一大塊。

「豔姨,我要……我要操你……」

我把濕淋淋的棒頭對準豔姨的蜜穴口,她抬起頭,一雙美目熱切的看著我和她的胯間,同時把蜜穴又扒開了一些。我做足了插入的架式,甚至把棒頭插入了一節,豔姨閉上雙眼並停止了呼吸,等待著我的插入。

我慢慢的把肉棒捅入一截,然後迅速的拔了出來,豔姨一雙眼睛望著我,趁著這個功夫,我猛然把陰莖狠狠的全部插進了她的蜜穴裏。

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豔姨被我狠狠的插入,兩條蜷著的腿猛然伸直,一對眼睛瞪得老大,口中更是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

我趴到她身上問她:「舒服嗎?」豔姨好半天才回過氣來,雙手從胯間抽出轉而摟住我的脖子,兩條大腿也放下來纏在我的屁股上:「真是個壞傢伙……」她嗔怪著輕輕咬了我的鼻子一下:「就會欺負姨姨……」

我親了親她性感的嘴唇,然後慢慢的旋轉屁股,把肉棒在她的蜜穴裏攪動著。

其實豔姨的蜜穴還是很緊湊,汁又多,滑滑的。從我剛插入開始,豔姨的蜜穴就夾個不停,夾得我十分舒服,而且伴隨著我的每一次動作,她嬌嫩的呻吟聲就一直沒有停止過。

漸漸的,我不再滿足於緩慢的攪動肉棒,把手向後伸去,我挽住豔姨的兩條大腿,然後開始大力的抽插。

豔姨的蜜穴隨著我的抽插不斷的陷入翻出,黏稠的體液也一股股的順著我的陰莖溢出體外,我一會如狂風暴雨般狂抽猛插,一會像和風細雨樣緩插慢抽,把豔姨搞得瘋了般,把腦袋甩來甩去,屁股象磨盤一樣不停的扭旋,口中無意識的發出陣陣呻吟。

豔姨柔軟的蜜穴內部不停的收縮,令我舒爽萬分,我心裏癢癢得難受,急切的希望把體內的慾望排泄出去。我緊緊抱住豔姨的兩條大腿,在上面親著舔著,下面胯間一刻也不停的急速抽插,小腹和陰囊一陣快似一陣的撞擊在她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肉響。

豔姨的呻吟聲越來越嘹亮,我如此狂猛的抽插數百下,雖然還沒有要射精的感覺,雖然外面是訓練場地,但我們反鎖上了門,外面聲音嘈雜,要仔細聽才聽到裏面的聲音。但豔姨已經管不了這些了,她大聲地叫喊著。

「噯喲…… 嘖嘖…… …… 我受不了了……不 舒服, 舒服死了…… 噯喲……嗯…… 磨得我好美…… 你可把我幹死了…… 幹得我…… 渾身……爽死了…… 噯喲…… 今天我可…… 美死了呀…… 噯喲…… 我要上天了…… 」

我邊緩緩而又堅定的抽插邊低頭看著,同時把手伸到她的胯間白白的漲包,忽然發現豔姨的陰蒂此刻居然宛如一顆 小小的黃豆般凸出勃起到極點!我輕輕的捏住它,正淑姨身子一陣戰抖,口中的呻吟聲猛然提高,我剝開陰蒂兩邊的嫩肉讓它更加凸出,然後用手指在上面輕輕磨擦,豔姨的一陣陣抽搐,身子熱得發燙,兩手死死的抓扯著褥子,嘴裏發出長長的、十分奇怪的聲音。

豔姨滿身大汗,身子一陣陣發抖,我明顯的能看到她發抖時腿上肌肉的波動,蜜穴內的抽搐也不斷的增強著力道。

「啊……不行了……」豔姨嘶喊著,身子劇烈的扭動起來,豐滿的屁股也抬離辦公臺面不停的抖動著,我加強了抽插,抬眼看去,豔姨狠狠的撫摸著自己的雙乳。不住地抖抖抖著,雙臂狠命撕扯著我。

等到她的高潮結束,我便一把將豔姨掀翻讓她趴在沙發上,我撲了上去騎到她高翹的屁股上面,趁著她的蜜穴驚人的滑膩,狠狠的把肉棒盡根插了進去。

由於她夾著雙腿,我在她的蜜穴內體會到了緊湊,同時豔姨也如剛才般從我剛剛插入開始就一下一下的夾弄著蜜穴,我便在她蜜穴裏抽插,邊用雙手揉抓著她的兩瓣大屁股。

繼而趴到她的背上,邊挺動下身邊將手伸到她的身下握住她的兩隻乳房。

豔姨也再次興奮起來,

我喘著粗氣擺動腰臀抽插不止,在她的肩頭後頸舔吻著,但是由於豔姨的屁股十分豐滿,我抽插起來雖到了深處卻有些不著力的感覺,於是又直起身來插她。

房間內充斥著啪啪的肉體撞擊聲,豔姨屁股上柔嫩的肌膚隨著我的撞擊如波浪般波動著,看著眼前的美景,我更加激動起來,不顧一切的挺動著屁股把肉棒向豔姨的蜜穴內抽插。

豔姨深深的把臉埋在沙發墊裏,劇烈呻吟聲不時傳出。我漸漸感到會陰處的陣陣酥酸,睪丸也慢慢收縮成一團,我呻吟著試圖放鬆自己,但沒有用,射精前的那種快感讓我不能控制自己。

我死死的抱著豔姨的屁股瘋狂的抽插,終於,脊背一陣酸麻,在陰莖強烈的脈動中,我的精液向出了膛的炮彈般猛烈的噴射到豔姨那一刻也沒有停止抽搐的蜜穴深處……

豔姨在辦公臺上躺了好久,才起來,她的背全濕了,臀部也濕了,印在臺上,我的身上也流了汗。特別是豔姨的淫液及我灌進她體內的精液倒流出來,流了辦公臺上一大片。

我多數時間纏上了豔姨,與姍姍做愛少了許多,姍姍身體得到調節,非常高興。不久,我又把姍姍與豔姨一同弄到床上,春色無限,豔景無邊,歡樂無窮。這裏不再多述。

第四十六章 玩轉雪妮和雅萍的後庭

並不是我回來沒接觸到其他的女人,只是一回來,就被豔姨和姍姍迷住了,一下也沒機會去與別的女人玩。

阿東的公司也漸漸好了起來,他較少去賭錢,也不是一出去就是酩酊大醉才回來。他已會約束自己。但是,玩女孩卻是越來越厲害了。

我有我的圈子,阿東也有他的圈子。但兩個圈子有交會的地方。我和阿東也有共同的語言,除了共同的朋友坐坐外,有時他還帶我一同去玩妞。其實,泡妞的本領阿東是強我多了。我一向沒有他那樣能說會道,女孩一般雖然一眼會對我產生好感,而且接觸越久好感越強,越持久。而對於阿東來說,他更善於讓少女高興,他更前衛,更青春動感些。

我不知道阿東已經換了多少女朋友了,回來這麼久,我也沒見到姣嫂,也沒見到雪妮。與江哥是見了幾次,也問了一些情況,因為事情多,而且身邊有姍姍和豔姨,所以一下也沒去找她們。

那天我問阿東道,好久沒見姣嫂和雪妮了,你跟雪妮怎樣了?

阿東道,早就吹了。

我說,想去見見雪妮。

阿東說,怕你不是想搞她了吧。

我說哪能呢,只是曾經也是朋友。現在不應該忘記她呀。於是阿東打電話給雪妮,約好第二天見面。

第二天,中午,我們見面了,雪妮顯得更漂亮更迷人了,連阿東都說半年多不見,她真變得迷死人了。三人玩了一會。覺得沒意思,我突然想到雪妮的朋友雅萍,於是問起她,雪妮當然知道一女二男沒有多大的玩頭,於是就帶我們去找雅萍。

等我們到雅萍那裏時,她已回到家,她已經換了一個地方住了,雖然也只是一個單間,卻寬敞和豪華了許多。突然見到我們,她又驚又喜。迫不及待地,我們洗澡,就上床。

雅萍的床是一張一米八寬的大床,阿東按住雪妮,我壓住雅萍,

竟然,她的老闆正在上樓!我們跑不了(主要是怕連累雅萍),慌張地連衣帶人一齊躲進雅萍的大衣櫃中,她兩人也忙穿衣服。才半分鐘時間,響起了鑰匙開門聲音。

「哈,怎麼兩人都在?」令人吃驚的是,從聲音上聽出這個老闆還認識雪妮。更令人吃驚的是這個人的聲音很熟!

「兩個小寶貝,真爽!我還沒一同玩過兩個呢。」

雖然是慌張中,但我們還是聽出來了,而且大吃一驚。這人不是什麼香港老闆,而是阿東的爸爸,我的岳父,林副市長!

阿東輕點了我一下。

卻聽到雪妮道:「我要回去了,你們玩吧。」我知道,雪妮這個拒絕是因為櫃中還有兩個人,而且聽得出,雪妮也給林副市長玩過。

聽聲音,雪妮剛想走就給林副市長拉回來了。雅萍道:「親愛的,我今天不想玩,明天吧。」看來,因為我們在,雅萍也對她的主人有違了。

「我剛吃了藥,硬梆梆的,今天不來,怎樣才消得下去……小甜心,今天我會讓你倆開心到極點……」一陣悉索聲音,聽到女孩的呻吟。

不小心,阿東的腿碰了一下櫃門,櫃門並沒關穩,慢慢地開了,開了一半。幸好,雅萍的櫃大,有許多衣服時裝擋住了我們,而且,他們只開著床頭燈,我們這邊很暗,基本上看不到我們。但我們卻清楚地看到了他們。

林叔叔此時壓住的,正是剛才他兒子壓住的雪妮,他臃腫的身體在雪妮苗條的嬌軀上運動著。雅萍則坐在床上兩人的旁邊。

平日裏林叔叔衣冠楚楚,滿有風度和儒雅的,但一脫光了,相比兩個年輕女孩的嫩軀,卻是臃腫了。只見他壓住雪妮不斷抽插,雖然林叔叔的身體不如我們年輕人強健有力,肉棒比我的要小得多,甚至比阿東的還要小,但來回捅著,刺激著雪妮,也足讓雪妮慾火高漲,情不自禁。

林叔叔搞了一會,對雅萍道:「寶貝,來,推一推。」

於是雅萍到林叔叔後面,雙手抵住林叔叔臀部,每當林叔叔抽出來往裏紮時,雅萍就用力一推他的臀部,雪妮就叫一聲。但聽得出,雪妮的叫聲是有些誇張的,顯然是為了討好林叔叔。

大約幹了七八分鐘,林叔叔停下來躺在床上,這回他讓雅萍騎上去,自己在下面以逸待勞,讓雅萍在上面套弄。

林叔叔顯然被春藥弄得生龍活虎,十多分鐘竟沒洩。這與我上次見他與媚姨做愛幾分鐘就洩完全不同。兩個少女見他不洩,怕我們躲在小小的櫃中久了要露陷,使出渾身解數。只見雅萍在上面狂套了七八分鐘,速度明顯慢了下來,並且呼吸急促。雪妮見狀,拉下雅萍,緊接著上去,坐在林叔叔的胯部又是一陣狂套,雅萍則抱住林叔叔的頭,又吻又用雙乳搓著林叔叔的身體,幾分鐘過去,雪妮體力不支,又退下來,雅萍接著上去,邊套邊道:「親愛的,今天你真威風!今天我們姐妹倆都玩不倒你。」

林叔叔得意地道:「小寶貝,讓你爽了吧,今天我吃的是一種新藥。」

房內淫聲四起。不久雅萍又退了下來,雪妮接著騎上去,此時林叔叔道:「小寶貝,想弄倒我,看來非得用你的後庭不行了。」

只見雪妮拿住林叔叔的肉棒,顯然是對準自己的後洞,小心地往下坐,坐下去後,只是慢慢動,久久才漸漸加快起來。林叔叔道:「後面的洞就是比前面的緊。」

只見雪妮越來越快。要知道,女人的後洞不僅比前洞小和緊,並且後洞不像前洞那樣分泌出大量的淫液來潤滑,自然對男人的刺激效果要更厲害了。果然,僅兩三分鐘時間,雪妮還在上面狂套時,林叔叔卻支支哼哼地哼了起來,洩了。

雪妮仍坐在上頭,兩個少女用嘴唇或乳房幫林叔叔在享受高潮。好久,林叔叔才道:「今天是舒服死了,不用出力,又最刺激。」過了一會,他又道:「你們知道嗎,我第一次同時幹兩個女人呢。真爽!」

雪妮下了林叔叔的身子,林叔叔坐起來道:「看,你們倆的水全濕了我的肚子,還有大腿。」他又給一人一個吻,又與兩少女溫存了十多分鐘,才抹了身子,出去了。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