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飛渡(41-48章)

第四十一章 教母借種

教母對教父還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她讓我去打聽教父的前途,誰都知道教父是必死無疑了的,沒有誰難過,因為教父管人時就是一派拉、嚇、賄等手段,表面和你稱兄道弟,背後如得罪了他就不留情。大家倒是擔心教母本人。

袁靜更是這樣,她一直來與教母並稱幫中二姝,不但能力可以並駕齊驅,關係也很好。有一天,我們在商場辦公室時,我們談論她鼓起來的肚子時她突然說:「有了!」

我們問她是什麼事,她道:「讓她懷孕,就萬事大吉了。」

我道:「好就是好,但老大還在裏面,怎麼懷呢?」

袁靜看著我,我明白她的意思,心裏發慌道:「你別看我。」

袁靜又看了一下教母道:「讓小峰給你懷上吧。」

我忙道:「別、別、別,她是我阿姐。」真的,我從來沒對教母有過非分之想,一是懾於教父,二也是有些怵教母,三來還是較尊重她的,雖然她是個美麗且有氣質的女人,但我身邊的女人不少啊。何況這兩個月來我還沉浸在繡蓉、倩如、儀嫻、姚琴的淫慾中,最近又弄了前丈母娘婉娟。

袁靜道:「別假正經,你肚子裝的是什麼我還不知道。」

教母道:「算了,我也不打算怎樣,沒心情。該怎麼判就怎麼判吧。」

沒過幾天,袁靜叫上我和教母一起去吃飯,並故意製造我和教母單獨相處的機會,但我不知道說些什麼。教母的興致也不是很高。我只能一個勁地讚美教母,她才開心起來。

回到家,教母感覺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丈夫必死無疑的,而自己今後的路又在哪裡呢?【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黑道是不能走了,她打算改造一下手下的成員,走上正道來。畢竟,自己在這些人中還有號召力,也有威懾力,另外還有一個得力的助手小峰在幫住呢。

想到小峰,她又想到自己,那天袁靜說的借種的事。多年來,自己也稱得上是功成名就了,只是攀登高峰後,竟剩卻高處不勝寒的廖寂。她自己自從跟隨教父打天下。等到自己在爾虞我詐的黑幫中大刀闊斧的揮灑,掌握了幫內第二的權力後, 昔日不自量力的男人個個在她面前都燮得戰戰兢兢,誠惶誠恐,對她敬若天神。特別因為教父的原因,幾乎都是她的下屬或晚輩,攝於她的威權,除了唯唯諾諾,又有誰膽敢對自己輕佻戲語?這一方面固然滿足了自尊和虛榮,但另一方面也常使自己覺得好像缺了點什麼。有時候甚至懷疑自己在他們的眼裏究竟還是不是個女人。

人有時是活在他人的掌聲中,尤其自己四十好幾的年紀還讓二十多歲的小男人如此讚美。回想幫內裏,多少男生,對她投射出充滿仰慕的目光,不禁暗暗得意,自己應是徐娘未老,美色魅力不減。其實就算今天沒有小峰當面毫不保留的讚美,自己對自己的美色還是充滿信心,只是自讚自誇總比不上由男人嘴裏說出來得令人心喜。

想著想著,可笑的心情逐漸消逝,難以排遣的寂廖湧上心頭。「女為悅己者容」,自己容貌再漂亮、身材再美好,少了男人充滿熱情、帶有侵略性甚至是性慾的眼神,還不是只落得孤芳自賞、坐待枯萎的命運。「女人四十一枝花」,正是最美最豔的時候,可是鮮花既已盛開又能美麗多久?「花開堪折直需折」,以自己今天的身份地位,只怕沒什麼人敢大膽攀折、欣賞把玩。女人的黃金十年,在事業家庭的勞心中已是青春將盡,表面的風光卻得付出多少內心孤獨蒼桑的代價。青春啊!青春啊!為何一去不回頭,難道自己的未來只剩在優渥的物質環境下含飴弄孫,然後了此殘生?黯然神傷,只能自憐,一種久違了的渴望和熱情,逐漸縈繞腦海,她緩緩地扭動嬌軀,走向梳粧檯,站在鏡子前,將身上的衣衫一件一件的脫了下來,幽怨地看著鏡中的自己,只見鏡裏一張芙蓉般的俏臉,媚眼如絲,櫻唇微閉,充滿成熟的女人風情;退後幾步,赤裸傲人的身體全都入鏡,細嫩柔滑的肌膚、圓潤修長的玉腿、渾圓挺聳的豐臀、飽滿堅挺的雙乳、鮮美如蜜桃般的嫩穴,這美妙的胴體竟只能坐待花開自飄零,再也沒有人能夠澆灌滋潤,讓好花更美更豔。體內的慾火漸成燎原之勢,不禁一隻手輕撫了一下輕顫不已的乳頭,一股酥麻從乳頭處竄起,直奔腦門,那舒爽的感覺令人欲罷不能,纖纖玉指頻頻觸摸著漲漲的乳頭。不一會兒,發現自己的乳頭越發的腫大,呈現出暈紅的顏色來,她再也不滿足……

又一天晚上,袁靜打電話給我,說她在教母家裏,叫我過去。我過去後,看見她倆坐在那裏聊天、看電視。我也和她們坐了一起聊。期間,我們誰也沒說起有關教父和其他 不愉快的話題。

不久,趁著教母不在時,袁靜告訴我道:「今晚她還沒有排卵,還要過三四天,不過你們可以同床了,找一下感覺,你要哄好她,她不會拒絕的,放心。」

袁靜再坐了一會,就告辭了,並把門反關了。

屋裏只剩下我和教母,她坐在沙發上,心情仍不是很好。我怯生生地道:「阿姐。」

她沒作聲。好久,她道:「小峰,坐吧。」我在教母身邊坐了下來。

我打量著她,一裘純黑的絲質吊帶晚禮服掛在她身上,她大奶子的上半部分露了出來,潔白如脂的肌膚象玉一般,她雖然有些憔悴,但少婦氣質卻如以前一般絕佳。

過了一會兒,她靠過來,道:「小峰,以後的路好難啊,我們怎麼辦呢?」

我輕摟著她,道:「阿姐,別怕,只要我們以後不作犯法的事,一樣可以過好。」

我們相依相擁著,彷彿沒有一點雜念。教母又道:「小峰,老大雖然是壞事做絕,而且外面女人不少,但畢竟他對我們姐妹是很好,曾幫助我們家,他有女人也是躲著我們姐妹。一日夫妻百日恩哪,何況我們還生了一個女兒。」

我不作聲,過了一會,她又道:「小峰,老大對你好不?」

我道:「他對我好的有百分之二十,百分之八十在利用我。」

「是麼?他這一生都在利用人,但你是他得力的助手,自然會對你好一些。」

過了一會,我道:「阿姐,你知道嗎,婧如流產了。」

「是嗎,怎麼回事?」

「是老大,他糟蹋了婧如。」

教母睜大眼睛,好久,道:「對不起。」

我說:「你知道吧,他想要的,哪怕一時的快樂也不惜我兒子,他是要我幫他做事,幫他出頭,他躲藏在幕後,拿我當擋箭牌,有什麼事他不會死,總有一天,你對他多好,他也會拿你做擋箭牌的。當然,現在,他沒有必要對你不好,也沒有必要對我不好,那樣誰來幫他做事呢?多講些好話,多給些錢和權,這都是他收買人心的手段,要不他怎能成為教父?」

「是啊,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臨各自飛。」教母道。

過了一會,她又道:「小峰,你怕我嗎?」

「怕,誰都怕你。」

「那你為何敢來?」她一雙美麗的眼睛逼視著我。

我嘴湊上去,在她耳邊輕道:「因為你美啊,美的女人,我會捨得性命的。」我輕輕地吻著她的耳。她美豔得引人遐思,姣白的臉蛋、薄薄櫻唇紅白分明,格外動人。我雙手搭在教母雙肩上,小嘴貼在她的粉耳邊,溫柔的說道:「阿姐,你真迷人。」

她感動起來,轉過頭,一把噙住我的上嘴唇,叼住,我也叼住她下唇,兩個人熱吻起來。

兩人相互擁抱著,熱吻著,大約五六分鐘,我的下體硬了起來,一手摟住她一手一撫摸她的奶子。

教母羞紅著臉,低下頭搖了搖:「我是你的阿姐,年紀比你大十幾歲,比不得你那些年輕的姑娘她們。」

「阿姐,你有她們沒有的成熟之美。」說完我雙手從教母肩上滑向她的前胸,我雙手伸入教母撇露低開的睡袍中,一把握住兩顆豐滿渾圓而富有彈性的大乳房,是又摸又揉的,教母好像觸電似的打個寒噤,冷不防我將頭伸過去緊緊吻住她的香唇,教母被摸得渾身顫抖。我撈起她睡袍下擺,教母頓時變成白晰半裸的美女,她那雪白豐滿成熟的肉體,以及嬌豔羞紅的粉臉,散發出成熟女人陣陣肉香,粉白的豐乳和紅暈的乳頭,看得我渾身發熱,胯下的寶貝更形膨脹。

「小峰快……抱我去臥室……」教母開始呻吟,我一手揉弄著大乳房、一手掀起她的短裙,隔著絲質褻褲撫摸著小穴。

「啊……啊……」教母又驚叫兩聲,那女人上下敏感地帶,同時被我愛撫揉弄著,但覺全身陣陣酥麻,豐滿有彈性的乳房被揉弄得高挺著,小穴被愛撫得感到十分熾熱,難受得流出些透明的淫水把褻褲褲都弄濕了。我此時又把她的褻褲褪到膝邊,用手撥弄那已突起的陰核,教母被這般撥弄,嬌軀不斷閃躲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嗯……」

教母被我撩弄得一股強烈的快感冉冉燃生,理智逐漸模糊了,她感覺體內一股熱烈欲求醞釀著,期待異性的慰藉憐愛,她渾身發熱、小穴裏是又酥又麻,期待著粗長硬燙的寶貝來慰藉充實它。我已經自己的寶貝放了出來。

「阿姐,你摸摸看……」我一手拉著教母的玉手來握住他的寶貝,一手搓揉她豐滿的大乳房,遊移不止。教母被撫摸得全身顫抖著,雖然她極力想掩飾內心悸動的春情,但已承受不了我熟練的調情手法,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蕩的慾火。她張開櫻唇小嘴伸出香舌,倆人熱情的狂吻著,教母那握住我大寶貝的手也開始套弄著,她雙眸充滿著情慾需求的朦朧美,彷彿向人訴說她的性慾已上升。

我看她這般反應,知道成熟美豔的教母已難以抗拒我的挑情,進入性慾興奮的狀態,一把將她的軀體抱了起來,就往臥室走去,把她輕輕放在大床上。她那一雙豐滿肥大的乳房美豔極了,我萬分珍惜般揉弄著,感覺彈性十足,舒服極了。慾火高昂的我先把自己的衣褲脫得精光後,撲向半裸的教母身體愛撫玩弄一陣,再把她的短裙及褻褲全部脫了,教母成熟嫵媚的胴體,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我眼前。她嬌喘呼呼,掙扎著一雙大乳房抖蕩著是那麼迷人,她雙手分別掩住乳房與私處:「喔……壞……我……」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