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飛渡(31-40章)

姚琴空曠已久的小穴,在我粗大的寶貝勇猛的衝刺下,連呼快活,腦海裏只充滿著魚水之歡的喜悅。我的寶貝,被姚琴玉穴夾得舒暢無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動,臀部使寶貝在姚琴肥穴嫩蘗裏迴旋。

「喔……我……好……被你插得好舒服……」

姚琴的小穴被我那燙又硬、粗又大的寶貝磨得舒服無比,暴露出淫蕩的本性,顧不得羞恥,舒爽得呻吟浪叫著。她興奮得雙手緊緊摟住我,高抬的雙腳,緊緊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寶貝的研磨。 姚琴已陶醉在我年少健壯的精力中,舒暢得忘了她是自己,浪聲滋滋,滿屋春色,玉穴深深套住寶貝,如此的緊密旋磨,是她過去與老公交歡時不曾享受過的快感。姚琴被插得嬌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閉,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

「哎……我……好……好爽……喔……喔……受受不了……啊……喔…… 」

姚琴舒暢得語無倫次,簡直成了春情蕩漾的淫婦蕩女,她不再矜持,放浪去迎接我的抽插。從高雅的姚琴口裏說出淫邪的浪語已表現出女人的屈服,我姿意的把玩愛撫姚琴那兩顆豐盈柔軟的乳房,她的乳房愈形堅挺。 我用嘴唇吮著輕輕拉拔,嬌嫩的乳頭被刺激得聳立如豆,渾身上下享受我百般的挑逗,使得姚琴呻吟不已,淫蕩浪媚的狂呼、全身顫動,淫水不絕而出。嬌美的粉臉更洋溢著盎然春情,媚眼微張,顯得嬌媚無比。

「哎喲……好舒服……抱緊我……好弟弟……啊啊嗯……」

淫猥的嬌啼露出無限的愛意,我知道嬌豔的姚琴已經陷入性飢渴的顛?高潮,尤其像她那成熟透頂的而又守活寡多時的肉體,此時如不給姚琴狠狠的抽插,把她玩個死去活來,讓她重溫男女肉體交歡的美妙,使姚琴滿足。否則,恐是無法博取她日後的歡心。

我拿了沙發墊墊在姚琴光滑渾圓的豐臀下,她那山丘顯得高突上挺。我站立在沙發邊,分開姚琴修長白嫩的雙腿後,雙手架起她的小腿擱在肩上,手握著硬梆梆的寶貝,先用大龜頭對著姚琴那細如小徑、紅潤又濕潤的肉縫逗弄著。姚琴被逗弄得肥臀部不停的往上挺湊著,兩片陰唇像似鯉魚嘴張合著,似乎迫不及地尋見食物。

「喔……求求你別再逗我啦……啊……我要大大寶貝……你快插進來吧……」

我猛力一挺全根插入,施展出「老漢推車」之技,前後抽插著,大寶貝塞得小穴滿滿的,抽插之間更是下下見底,插得姚琴渾身酥麻、舒暢無比。「噗滋」、「噗滋」,男女器官撞擊之聲不絕於耳,姚琴如扶如醉,舒服得把個肥臀抬高,前後扭擺著以迎合我勇猛狠命的抽插,她已陷入淫亂的激情中。是無限的舒爽、無限的喜悅。

「哎喲……我……好……好舒服……哼……好好棒啊……好好久沒這麼爽快……喔……隨便你怎怎麼插……我都無所謂……我的人……我的心都給你啦……喔……爽死我啦……」

姚琴失魂般的嬌嗲喘歎,粉臉頻擺、媚眼如絲、秀髮飛舞、香汗淋淋慾火點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風騷淫蕩的媚態,姚琴的腦海裏已沒有老公的形影,現在的她完全沈溺性愛的快感中,無論身心完全被我所征服。她心花怒放、如癡如醉、急促嬌啼。姚琴騷浪十足的狂吶,往昔端莊賢淑的風範不復存在。

「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丟丟了……」姚琴雙眉緊蹙、嬌嗲如呢,極端的快感使她魂飛神散,一股濃熱的淫水從小穴急洩而出。小穴洩出淫水後依然緊緊套著粗大剛硬的寶貝,使我差點控制不住精門,為了徹底贏取姚琴的芳心,我抑制住射精的衝動。

我把洩了身的姚琴抱起後,翻轉她的胴體,要她四肢屈跪在沙發上,姚琴依順的高高翹起那有如白瓷般發出光澤而豐碩渾圓的大肥臀,臀下狹長細小的肉溝暴露無遺,穴口濕淋的淫水使赤紅的陰唇閃著晶瑩亮光。姚琴回頭一瞥,迷人的雙眸嫵媚萬狀的凝望著我:「我…… 你你想怎樣……」

我跪在她的背後,用雙手輕撫著她的肥臀:「好美的圓臀啊。」

「哎呀。」嬌哼一聲,姚琴柳眉一皺,手抓床單,原來我雙手搭在她的肥臀上,將下半身用力一挺,堅硬的寶貝從那臀後一舉插入姚琴蠻性感的肉溝,我整個人俯在她雪白的美背上,我頂撞地抽送著寶貝,這般姿勢使姚琴想起倆人豈不正像在街頭上發情交媾的狗,是老公從來沒有玩過的花樣。

年少的我不僅寶貝粗大傲人,而性技也花樣百出,這樣的交歡,使得姚琴別有一番感受,不禁慾火更加熱熾。姚琴縱情淫蕩地前後扭晃肥臀,迎合著,胴體不停的前後擺動,使得兩顆豐碩肥大的乳房前後晃動著,甚為壯觀。

我左手伸前捏揉著姚琴晃動不已的大乳房,右手撫摸著她白晰細嫩、柔軟有肉的肥臀,我向前用力挺刺,她則竭力往後扭擺迎合。成熟美豔的姚琴初嘗狗族式的交媾,興奮得四肢百骸悸動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淫水直冒,大寶貝在肥臀後面,頂得姚琴的穴心陣陣酥麻快活透。她豔紅櫻桃小嘴頻頻發出令天下男人銷魂不已的嬌啼聲。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啊……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喲……喔喔……」姚琴歡悅無比急促嬌喘著。

「我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寶貝……美死了……好爽快……又要丟了……」姚琴激動的大聲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蕩聲音是否傳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體加速前後狂擺一身,滿晶亮的汗珠。我得意地不容姚琴告饒,寶貝更用力的抽插所帶來的刺激竟一波波將姚琴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渾身酥麻,欲仙欲死,穴口兩片嫩細的陰唇隨著寶貝的抽插,翻進翻出。

姚琴舒暢得全身痙攣,姚琴小穴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洩,燙得我龜頭一陣酥麻,姚琴星目微張地,我感受到姚琴的小穴,正收縮吸吮著寶貝,我快速抽送著,終於也把持不住叫道:「琴姨……喔……好爽……你的小穴吸得我好舒服……我也要洩了……」

洩身後的姚琴,拚命抬挺肥臀迎合我的最後的衝刺,快感來臨剎那,我全身一暢精門大開,滾燙的精液狂噴注滿小穴,姚琴的穴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的熱流。

「喔喔……太爽了……」姚琴如扶如醉的喘息著,俯在沙發上,我則倒在她的美背上,玉穴深處有如久旱的田地,驟逢雨水的灌溉,激情淫亂的交合後,我抱她來到她房間,擁著她汗珠涔涔的倆人滿足地相擁酣睡而去。

不知睡過多久,我悠然醒來,姚琴還在深睡著,我又一次爬上了她的身上……

第二天,儀嫻回來了,一連幾天她都在家,我沒有找到機會對她媽媽下手。當然,我並不是不可以當著儀嫻的面玩她媽媽,我只是想先單獨玩姚琴一段時間,然後再同時玩她們母女倆。

第三天晚上,儀嫻出去了。我洗了澡回到臥室,不久姚琴也去洗澡了,我便來到客廳等候。她出來時身上圍著浴巾,等她再從房間裏出來時,她已身著吊帶裙在客廳裏了。世界上的女人,凡是美麗漂亮的或者嫵媚迷人性感的,無不是各有千秋,當你看到一個時就覺得這個是最迷人的,而忘了另一個,當你看見那個時就會忘了這個。當姚琴身著吊帶裙出現在我面前時,我簡直眼都直了,豐滿婀娜的身材,凸翹的大奶子,渾圓的臀部,無不誘惑著男人。特別你想像她那裙中兩腿間的女人私處時,更讓你身體漲硬難忍。

眼前的這個女人已被我弄過,我想她當然不會拒絕我第二次去弄她,於是我過去,在她身後抱住她。她卻一扭身起開了。我有些詫異和尷尬,道:「琴姨,怎麼……」

「我可不是隨便的女人。」姚琴道。

「可是……琴姨,我喜歡你……」

「你只是喜歡做那個,喜歡新鮮,再過一段時間你就不喜歡了。」

「不……不會的,我一直都喜歡你……」

「我四十多歲了,將年老色衰,我見過的男人多了,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過了不久,你就會把我和阿嫻都扔了,我們母女的生活都沒有依靠了。」

「琴姨,我不會的,我一定會對你和儀嫻好……」我表白道。

「你要是對我們好,你就娶了阿嫻,要不就娶我。」

「我……我和袁靜已結婚了。」

「是不是,我們母女倆只是你的玩物,供你玩樂的物件。」

「琴姨,你要我怎麼辦?」

「女人生來就是給你們男人玩的,但我也要為我的以後作想,我知道你玩我也不會有多少回,就這樣,你想開心,一次給五千元。」

我有些出乎意料,琴姨向來是較莊重賢淑的,現在竟向我賣起淫來了!看來,舒適華貴的生活讓她徹底沉溺了,我想她對現在的生活十分在意,說實在的,她自己也意識到了現在她那樣子比她十八歲時更迷人,她不能失去。

五千元一次!差不多可以開個處女了!找個女模特才三千,女大學生才一千哩。

見我不作聲,姚琴道:「是了吧,貴了?我知道你有大把錢,你可以去外面玩,傻子才花五千元來玩一個老娘們。」說完轉身進了房。

我有些意料之外

她有些驚異,更多的是感動,道:「真傻子,傻子來哩……」一頭埋在我胸懷裏親著我的胸口。我則一手抱住她,一手去搓弄她的大奶子,在她耳邊道:「琴姨,你知道嗎?你有多迷人,在外面,那些演員、模特,送給我都不要她,琴姨,你就是要十萬塊一次,我也要給你……」

姚琴被我的話感動而陶醉了,抱著我吻著,我的手在她大奶子上搓著,本來放在她兩奶子之間的一遝錢被我搓散了,散亂在她的睡裙裏,柔滑鮮豔的真絲睡袍裏不但包裹著姚琴的身體,還包裹著散亂的二萬元錢,我的手在她軀體上撫摸著,隔著睡袍可以感覺到她綿彈的肉體,又可以摸到淩亂在她身上的錢。我的手隔著睡袍搓弄著姚琴那雙大奶子,她吹氣如蘭,嬌喘連連。我按摸著,按摸著香噴噴的胸脯上兩個圓鼓鼓、紅潤潤的大奶子。 姚琴的那雙大奶子太可愛了,大、圓、嬌嫩、軟綿。我的一隻手無法掩蓋住她的大乳房全部。那胸前的乳溝,在我雙手作旋轉式的按揉下,一會兒深,一會兒淺。我的手指深深的陷入她的雙乳上,軟綿綿的乳房從我指縫裏綻出肌肉。尖尖的乳頭被揉的堅硬而聳立起來,我曲指捏乳頭,忽輕忽重,愛不釋手。

「嗯……嗯……我……」她白嫩的乳房被揉摸得通紅,顫巍巍的晃動著,我湊過頭去,隔著睡袍一口就噙住那粒葡萄似的乳頭,輕輕的用舌尖頂住吮著,她渾身顫抖著。

「喔……阿峰……啊……要……」她雙手在我身上揉著、抓著,她撕去我的衣服,粉腿揮舞,蓮足蹬掉我的褲子,我赤裸裸的伏在堆綿積雪般的玉體上,她摟吻著我,輕吻著我的肩窩。她微微的呻吟著:「哼……哼……」

我一隻手慢慢的由她乳房上向下移動。那微微凸起的小腹滑不留手,我在她小腹上撫摸著,接著往下探索到了她胯間,隔著睡袍摸弄那隆起的肉包,肥漲的兩塊肉掩著小丘般的陰阜,夾著睡袍被我輕弄,不一會兒睡袍濕了一片。她她沉醉了:「嗯……啊……唔……哦……好舒服……」她口中喃喃自語不知所云。

這時,我的寶貝早如鐵石般的堅硬,我抽起姚琴的雙腿,睡袍下擺自然下滑,露出了她沒穿內褲的下身,一大把散亂的鈔票在她裙內、沾在她大腿上……我扛起姚琴雙腿,使她下體大張,紅嫩濕潤的玉穴也被撕開來,我長長硬漲的肉棒直指向她兩腿間玉穴處,直挺到她肉縫口磨擦,兩人最敏感的地方在接觸,在磨擦,此時姚琴已如夢如幻,不住呻吟道:「要……要……」看著充滿韻味的女人,充滿誘惑的肉體,我情慾也到了極點,於是我把肉棒對準玉門,一挺寶貝,粗大的龜頭已頂進陰戶。

「啊……好大……剛進來……你要輕些兒……」姚琴道。

我知道姚琴荒蕪已久,雖然上次被我狂弄一回,但仍一開始經不起狂風暴雨式的摧殘,故僅鼓動龜頭在她肥厚溫滑肉穴中撥弄、磨擦,不停不休,她嬌喘著、微哼著、低低的乞求著、聲聲的叫喊著:「好舒服……哦……摸我……的奶……哦哼……」

我扛起姚琴的雙腿向下壓去,肉棒在緩慢搗弄的同時,雙手隔著睡袍搓弄著她的大奶子。姚琴的嬌、媚、淫、浪、迷人、誘惑,使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我猛力一頂,只聽「噗滋」」一聲,姚琴也隨著「「唉唷」一聲,那堅硬的寶貝,盡根而沒,粗大的龜頭一下頂在她花心深處。她一陣痙攣,淫水如湧泉般瀉至我的肉棒頭上,隨著我的抽拉,又抽出來,直順著她腿根流到她臀部的睡袍上,濕了那些淩亂墊在在身下的嶄新的鈔票……

第三十九章 給前丈母娘唐婉娟拍寫真

「教父」並不是個無情無義的機器人,相反,他內心也是特別的細膩,對幫內的弟兄很夠義氣,但他辦起事來果斷老辣,手狠心硬,讓人真不知道如何理解。從他在半道上做掉昌叔,截回他的初戀情人唐婉娟這事上就可以看出,他對初戀的唐婉娟還是念念不忘的。

「教父」沒有把唐婉娟放在身邊,而是安排在離家較遠的一個新購的房子。其實這不代表他怕「教母」,唐婉娟在這裏也是半公開的,還與她過去的姐妹們來往。

教父泡了一段時間的唐婉娟也就慢慢地冷了一些,說來也是,唐婉娟比教母要大一歲,雖然也是個成熟性感漂亮的女人,但比起教母來還是略顯遜色。教母姐妹兩人與唐婉娟漂亮程度雖不相上下,各有千秋,但教母氣質能力是更勝一籌,教母的妹妹佳麗卻溫柔沉靜,而唐婉娟多年來與老頭為妻,顯得成熟妖嬈些。教母與教父共同打造事業,又把妹妹一同嫁給夫君,對於教父來說唐婉娟與教母姐妹二人誰輕誰重他自然明白在心,沉溺在唐婉娟那裏一陣後,不免要回到教母身邊,好在教母也是個胸懷大會做人的女人,她知道教父離不開自己,但又不能時時繫住,只好放任他一下自然會回來。

教父偶然也會來與唐婉娟那裏住一下,但大部分時間都在陪兩個夫人。所以唐婉娟的許多時間也在和袁靜在一起。起初我還不太自然,因為我畢竟還娶過她女兒,後來又把她家滅了。但她對我沒有一點責怪的意思,也許她在這個爾虞我詐、你死我活的圈子裏見得太多的緣故吧。但在如何稱呼她上,我就費了好大的力氣,起初我叫她娟姨,後來聽袁靜叫她娟姐,我也覺得叫她娟姨不妥,於是又改叫她娟姐。

那天,袁靜不在,婉娟對我說:「小鋒,你還是叫我娟姨吧。」

我有點詫異,道:「為什麼?」

「婧如再過兩個多月就要生了,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要叫我作外婆,你不能叫我作姐了。」 ?

我一下蒙住了,好久沒出聲。我想:要是婧如又生下一個孩子來,我怎麼回去向姍姍交待?怎麼向媚姨和林叔叔交待?於是道:「不行,得打掉!」

「遲了,打不了了。婧如年少,不知道,我也是前一陣子才知道的,要不早就可以打了。」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