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飛渡(31-40章)

我瞭解到,原來儀嫻嫁給金剛時,家裏是十分反對的,但卻不敢得罪金剛,所以一氣之下與儀嫻斷絕了關係。儀嫻未出嫁前,父親下了崗,全靠母親在一家事業廠裏做會計的收入,而且儀嫻還有一個妹妹正在上學。前不久,她母親也下崗了,脾氣暴躁的父親整天喝酒回來看儀嫻的母親怎麼也不順眼,經常打老婆出氣,儀嫻母親受不過,只好跑來女兒這裏躲開。

後來儀嫻還告訴我她母親下崗的原因,因為廠裏的幾個領導經常性騷擾她母親遭到她母親的拒絕,所以當又一批職工下崗時,她母親也被列在了名單上。

廠領導還性騷擾儀嫻的母親?一個偌大的廠子,哪裡沒有年輕漂亮的姑娘?

我仔細地觀察儀嫻的母親,的確,她長得還真是夠漂亮的,只是憔悴的面容寒酸的衣著不讓人注意罷了。

有時候我和姚琴對面坐著,我終於看清了她的長相。可以看出她也是個漂亮的女人,雖然現在歲數大了但仍然有一種美麗女人的成熟魅力。她的臉上略帶疲憊和憔悴,但那種成熟女人的韻味還是叫我迷醉。我真的沒想到一個40多歲的女人會有這麼大的魅力。她與我說了很多。有她自己的事也有家裏的事。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跟我說這些,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坐在那聽。我沒說一句話只是默默的聽她述說。在她的話語中我也大概的知道了一些她的事情。

我從來都是惜香憐玉的,於是就吩咐儀嫻多照顧她媽媽些,別讓人看她太寒酸。

漸漸地,儀嫻的媽媽姚琴身上的衣著光鮮漂亮起來,我才知道,姚琴也是一個愛美的女人,而且也是個有審美能力的女人,只是她以前沒有能力辦到罷了。姚琴是一日美過一日,她也像磁石一樣越來越吸引我。

儀嫻整天沒有什麼事,經常泡在美容院裏,姚琴也是陪女兒一起去,當然也陪女兒一起做。從第一次見到姚琴不到兩個月時間裏,姚琴在我眼裏年輕了十幾歲,美麗了十幾倍,從一個四五十歲的女工變成了一個三十多歲的美婦。

姚琴也知道女兒只是我的情人,剛開始對我是敬而遠之,但見我對她女兒這麼好,又給大把的錢又是買房買車給她女兒,而我對姚琴也是彬彬有禮,對她自己也是敬愛有加,她也拿我當作她女婿一樣來看了,特別是我一次給了她五萬元,令她感動得要命,彷彿有五個女兒都要嫁給我一樣。

她丈夫是酒鬼加賭鬼,但還是很怕我們這個幫的,從來不敢上她的門來找她,只是偶爾打電話來求點錢,姚琴三千五千打發了,現在的姚琴的樣子和丈夫一比,更是女皇比士兵了,雖然她丈夫曾經也是個美男。

姚琴愈來愈年輕,衣櫃裏滿是漂亮的時裝、旗袍和禮服,還有性感的睡裙。每一次我偷偷打開她櫃子,讓我駐足好久,想像那一件件衣物在姚琴身上的樣子。

我偷偷地在姚琴的臥室裏裝上了三個微型攝像頭,在浴室裏也裝了兩個,連到我書房的電腦上。

終於有一天晚上,儀嫻外出去和她的姐妹們玩了,我躲在房間的電腦前,浴室和臥室的一切清清楚楚。

上了一會兒網,我發現姚琴走進了浴室。她拿了衣物進去,準備要洗澡。興奮的時刻就要來臨了,我守在電腦旁盯著螢幕。只見姚琴進到浴室,她一件一件地脫下了身上的衣服,我的眼珠子也隨著她的身體在動。她的奶罩脫去了,一雙大而擺往兩邊的奶子彈了出來,在針孔攝像頭前更是大而肥。她彎腰脫去了緊繃在她腿根的黑色小褲衩,我把畫面切到了下邊,啊!姚琴下邊也是一個誘人的巨大的漲包!而且也一樣沒有毛的,敢情是她與女兒一起上美容院後,得知女兒做了陰部美容,自己也做了。隨著水點的濺落,光滑而晶亮的肥包更誘人了。我咽吞著口水,下身奇漲,恨不得立即衝進去,撫摸一會她那晶瑩的軟包。但我還是忍住了,繼續欣賞姚琴的沐浴。

姚琴的手指在身上輕搓著,彷彿如同我的手指搓在她身體那些部位一樣,但她並沒有做多餘的動作,只是洗澡而已,這讓我多少有點失望,她並不像有些文字裏描寫女人在洗澡時通常會自摸。但我還是看見了她在洗她下身的漲包時,用沐浴露洗得很認真,總之,她洗得全身上下每一個地方都幹幹靜靜。

姚琴裹上浴衣出來了,我欣賞到了一個豐滿女人的美妙的身體,連忙把畫面切到了姚琴的臥室。只見她進了臥室,關上了門,脫掉了浴袍,由於鏡頭在更遠處,姚琴的山山水水一一顯露了出來,那凹凸有致的身體無處不在讓人噴血。

隨著日子的推移,姚琴越來越美了,我心中的渴望更是隨著日子推移在加劇。當然,我可以當著儀嫻的面把她媽媽姚琴按在沙發上奸了,但這與姚琴的氣質不符,這樣的女人一定要誘著來,有一點氣氛,而不是強姦。況且,姚琴當著女兒的面,像她這種一向比較正派傳統的女人肯定受不了的。女人是有需要的,但要男人巧妙的給予。

我早就買好了一串白金項鏈、一隻鑽戒、一隻昂貴的玉鐲和一副耳環。

那晚,我把儀嫻調開了。大約九點鐘時我獨自來找姚琴,之所以這時來找她,因為我知道她的習慣,她一般八點多鐘就洗了澡,然後看電視到十一點多鐘。她是一個愛美且愛時尚的女人,一般我不在時她就直接穿時尚漂亮的睡衣在客廳活動,我在時一般睡裙外再裹上睡袍。

我直接開門進去,果然姚琴正在看電視。她見我,問道:「你來了?阿嫻呢?」

我說:「我剛從廣州回來,還沒見到她呢。」

「那你吃了嗎?」

「吃了。」

姚琴進了房,給自己的睡裙加了一件睡袍,我注意到她睡裙是一件紅色吊帶式的,較短,只到膝蓋還往上幾寸,奶子上部都出來了。

她從臥室裏出來,一邊繫著睡袍帶一邊和我說話。我心不在焉地應著。

我從臥室裏拿出首飾盒,道:「這是我剛給阿嫻買回來的首飾,不知道合不合她,本來想明天再來給她試的,但我洗了澡後又覺得沒事,就過來了,誰知她不在家。」

姚琴接過首飾盒,道:「阿嫻真有福氣。」

我道:「不知合不合,琴姨,這樣吧,你身材與阿嫻差不多,你試戴一下看看。」我不由分說取出盒裏的飾物。

我捏過姚琴的手,說真的,我還從沒有捏過她的手。女人的手真是柔軟,雖然她已年逾四十,但她在廠裏一直都是從事財務工作,養得她白白的,細皮嫩肉的。我把手鐲戴到她手腕上,又把鑽戒戴到她指間,婦人的手頓時生輝起來。然後我又從她身後面把項鏈掛在她雪白的頸上,把耳環戴到她兩耳。我在她身後給她掛項鏈時,望著她那豐滿的臀部,真想頂上去摩擦一下,但忍住了。

一個美麗高貴的女人呈現在我面前。姚琴忙過去照鏡子,也為自己從沒有過的雍榮華貴所讚歎不已。

我道:「琴姨,你穿著睡袍看不出手鐲和項鏈的效果,你把睡袍脫了看看。」

她進了房,好久才出來,啊,真是一隻豔美的尤物啊,豐滿的身材,美貌的面孔,鮮豔的睡裙,閃閃發光的首飾,無不讓她熠熠生輝。從她臉色看出,她也在驚豔於自己了。

我在讚歎,姚琴反而為自己在我面前穿得過少過短過露而有些羞澀。成熟女人的這種羞澀更讓男人有了進一步的慾望。

姚琴到沙發上坐下來,說:「阿嫻戴上了一定很美。」她戀戀不捨地要把手鐲從手腕上褪下來,我抓住她的手,道:「琴姨,這一套就像是給你定做的一樣,要是你喜歡,我就送給你吧。」

她驚訝了,道:「這麼好的是你給阿嫻的呀,要花多少錢啊。」

我道:「五萬塊,要是琴姨喜歡,十萬塊我也要買呀。」

她道:「說得好聽呢,我可享受不起這麼貴的東西。你送給阿嫻的,我也高興了,到時我可以借她的來戴。」

「幹嗎要借呢,我就送給你,琴姨。」

「真的?」姚琴不敢相信。

我道:「我見這套只有琴姨你配上才最美的,如果你不喜歡,明天我再去買一套十萬元的來給你。」

「喜歡、喜歡,你太讓我……真不知怎樣感謝你。」她聲音發抖了。

我道:「再好的也要美的人戴才能出效果,琴姨,你看你這容貌真美,你的皮膚又白嫩,你的身材又豐滿,你的氣質又端莊,再配上這一套首飾你真是雍榮華貴極了,特別是這項鏈……」我的手在她頸下的項鏈上輕輕捏著,「在你光潔的頸上,襯托你的前胸,真是一個貴婦人。」

姚琴陶醉在我的讚美聲中,我接著道:「琴姨,以後你應穿低胸的衣服,讓你白嫩而豐滿的胸露一點出來,用這項鏈來襯托是最美的了,最好像現在這樣,讓你的奶子上半部分露出來,像英國皇宮的貴夫人。」

姚琴仍沉醉在讚美中,沒多想,只把我當作她女兒的男朋友。她有些羞澀地道:「我哪敢穿這樣的衣服出去呀,羞死了,那是你們年輕人的。」

我貼近了她姚琴,兩人幾乎是面對面地,我柔聲道:「琴姨,不,我應該叫你琴姐才對,你也一樣年輕啊,你看你這奶子……」我雙掌按了上去,雙拇指在乳頭上輕按,「多漲啊,就像少婦一樣。」

姚琴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行動嚇了一跳,不知所措。顫聲道:「你……你要幹什麼……」

「琴姨,你真是太美了,謝謝你收下了我送你的禮物……你不知道嗎?女人凡是收下了男人的首飾還要收下男人的另一樣東西。」我邊說邊鬆了皮帶,褪去褲子,「現在你收下了我送你的首飾,還希望你收下我的這個東西。」我跪騎在姚琴胸腹處,把硬漲而長的肉棒頂到她眼前。

「我不要,我不要……」姚琴伸手來推我。

我伏在她身上,面對面地對她說:「琴姨,不要自私哦,只想要首飾……」

「首飾我也不要。」姚琴說著伸手去摘手指上的戒指。我捉住她的手,道:「琴姨,值得嗎?你戴上它這麼美,這麼高雅,這麼華貴,多少男人看你欣賞你,夜裏想你。如果你不想要摘了下來了,你就回到從前,像一個鐘點工,誰還看你呢?」

「……」她猶豫著,我又柔聲道:「琴,你看這屋裏什麼不是我的?你不要這些美麗的首飾,我知道你就不好意思在這裏了。女人的美貌,女人的打扮是給誰看的?還不是給男人看的。難道給別的女人看的,給自己看的嗎?我是不是個優秀的男人?比別的男人不強嗎?今晚,我們美婦偑好男,共度春霄吧。」

「……小鋒,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哪能配得上你呢……你是我女兒的……男朋友啊……我不能……不能這樣……」

「琴,我雖然是阿嫻的男朋友,但我一樣也喜歡你呀。琴,女人也需要男人,你離開丈夫那麼久,你就不想男人嗎?來,來吧……」我伏在她身上,搓揉著她的奶子,指頭輕撚著乳頭,漸漸地她的乳頭已經硬漲起來了,但她還在道:「不……不行的……」

我掀起她睡裙下擺,扯掉了她的內褲,一隻白嫩而又肥厚的小軟丘呈現在我眼前,小丘是中間一條寬的裂縫,兩邊暗色的肉瓣翻出,之間是有些濕潤的的鮮紅嫩肉,姚琴躺在沙發上,頭歪到一側,再也不動任我弄她。我欣賞著我身下的尤物。姚琴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那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香唇、豐盈雪白的肌膚、肥嫩飽滿的乳房、紅暈鮮嫩的小乳頭、白嫩圓滑的肥臀,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姚琴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慾火亢奮無法抗拒。

我輕輕愛撫姚琴那赤裸的胴體,從姚琴身上散發出陣陣的肉香使我更是興奮,我撫摸她的秀髮、嫩軟的小耳、桃紅的粉額。雙手在姚琴那對白嫩高挺、豐碩柔軟的乳房上搓揉,接著伏上她身體,邊揉捏漲如葡萄般的乳頭邊問道:「琴姨,我一向是尊重你的,我怕我這樣會傷害你,我只想問你,你想不想要這些首飾?」

「想……想……」她羞得無地自容,聲音極低。

我滿意極了,道:「琴姨,這個世界充滿誘惑,首飾誘惑著你,你誘惑著我,我早就想摸你了……現在,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我也要得到才公平啊,琴姨,不要怕,我只想摸你,你好豐滿,皮膚好細滑啊,你給我摸我就滿足了,琴姨,別怕,我只摸你……」我邊撫摸著她的奶子邊道。

姚琴放下心來,道:「你真是嚇死我了,我以為……你愛摸,你就摸吧……」

我伏在她身上撫摸了一陣,接著掏出肉棒,並分開她豐腴的白腿。她見狀道:「你不是說只摸摸嗎,怎麼……」

「我不但要用手摸你,還要用這個來摸才更舒服呢。」說著我握住肉棒,「琴姨,我不弄進去的,你放心。」將棒頭扣進了穴內。

「啊……啊……進去……進去了……啊……不……不要……」

我並沒有頂進去,只讓棒頭在她淺處。俯下身來,抱住姚琴,撫摸她脖子上的項鏈道:「琴姨,多美的項鏈啊,喜歡嗎?」

「喜歡……」

「琴姨,你現在只要用你的雙手摟住我的背,它就永遠屬於你了,來吧,琴……」

姚琴頭始終歪過一旁,不理我。我道:「琴姨……」

突然,她眼中流出淚來,「我終於明白……女人的命運總擺脫不了被男人玩弄……,我曾經抵抗過……,但我今天抵抗不了……我無法再回到從前的生活……我……,你使我舒適……,給我富貴……給我年輕和美麗……我想要這些……項鏈……手鐲……,我的東西,你想要你就拿去……,只求你不要作賤我……不要羞辱我……」

我不知如何是好,進也不是,退又不捨得到手的尤物,支吾道:「琴姨,我對不起你……」

「別說了,我的身體……都被你這樣了……」

「琴姨,你不需要男人嗎?」

「我要男人……我恨男人……而你,是我女兒的男朋友,你的手在我身體上動的時候,我只覺得你面目可憎……覺得全身發麻……發冷……,但我捨不得這些首飾,我沒有錢,我要向你出賣我的肉體……,我知道我很賤……」

我忙道:「琴姨,別說了,我……」

她打斷了我的話道:「我不在乎了,我的身體,哪裡……你都摸過……我不在乎你那東西再進來……我不想再欠你的什麼……」

既然她這樣說了,我也無話可說,況且我實在捨不得這到手的尤物,我的目標不是要把她按在沙發上嗎?於是再也不理她,一手撫摸著她的奶子,一手抓住肉棒,棒頭扣住她小丘上的肉縫來回頂弄,她不作聲,我的棒頭在她肉縫中來回頂擦著,接著我握住肉棒用棒頭去攪她的穴口,剛開始時她的穴口還有些乾澀,但在我攪動兩分鐘後,裏面流出潺潺流水。

「不行……啊……哼……啊……嗯……」生理的自然反應使得姚琴不由自主的發出陣陣呻吟聲,小穴泌出濕潤淫水,我見她呻吟起來也興奮異常,於是俯下身來,抱住她,下身慢慢用力,肉棒就頂進了琴姨的玉穴內。

她「啊……啊……」地叫喚起來,臉側往一邊,雙手去撕扯沙發的扶手,我抱著她,慢慢地來回抽插。

姚琴滿臉通紅,在我眼裏顯得嫵媚迷人,我用火燙的雙唇吮吻姚琴的粉臉、香頸,使她感到陣陣的酥癢,我乘勝追擊,湊向姚琴那呵氣如蘭的小嘴親吻著。她興奮了起來,我於是九淺一深,把寶貝往肉緊的小穴來回狂抽猛插,插得久旱的姚琴陣陣快感從肥穴傳遍了全身,舒爽無比。狂熱的抽插引爆出她那久未挨插的小穴所深藏的春心欲焰,正值狼虎之年的姚琴完全崩潰了,淫蕩春心迅速侵蝕了她,久曠寂寞的小穴怎受得了我寶貝狂野的抽插。

姚琴體內狂熱慾火的燃燒,淫慾快感冉冉燃升,刺激和緊張衝擊著她全身細胞。姚琴感受到小穴內的充實,敏感的陰核頻頻被碰觸,使得她快感昇華到高峰:「啊……喔……」姚琴發出呻吟聲,嬌軀陣陣顫抖,雙手拉著我的雙臂,不久就抱住了我的背。

我的寶貝在姚琴小穴裏來回抽插、膨脹發燙,那充實溫暖的感覺,使姚琴不由自己亢奮得慾火焚身,有生以來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激卻使她興奮。激發的慾火使得她那小穴一張一合的吸吮著龜頭,姚琴久未挨插那玉穴夾得我不禁大叫:「喔……琴姨……你……夾得我好爽啊……」

姚琴感覺到她那肥穴嫩蘗深處就像蟲爬蟻咬似的又難受、又舒服,說不出的快感全身蕩漾迴旋著。她那肥臀竟隨著我的抽插不停地挺著、迎著,我三淺一深或三深一淺,忽左忽右地猛插著,點燃的情焰促使姚琴暴露風騷淫蕩本能,她浪吟嬌哼、朱口微啟,頻頻頻發出消魂的叫春聲,強忍的歡愉終於轉為治蕩的歡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亂的她已再無法矜持,顫聲浪哼不已:「嗯……唔……啊……我……喔喔……啊……太爽了……好好舒服……受不了……我…………啊……」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