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飛渡(31-40章)

第三十五章  昌叔的大夫人羅繡蓉

因為幫裡的變故,我有很多的事務,而且先娶了袁靜,後又納了金剛的女人。我白天處理一些事務,晚上就周旋於這兩個女人的周圍。當然我要緊的事就是把昌叔的 財產拿過來。我花了二十多天,才辦完轉移昌叔的財產,昌叔光是現金和有價證券就有一千八百多萬元,這是昌叔十幾年老大的積蓄,還有美金十多萬元,其他財產 也價值三四百萬(不包括住宅的房產)。

清點完昌叔的家後,我知道沒什麼事了,有一處我不想理了,就是昌叔大夫人的家,聽說昌叔不太去她大夫人家了,這樣的女人也挺可憐的。主要罩住這個女人的是她兒子金剛,她人老珠黃了,昌叔哪會看上她呢,只能靠兒子了。

我一直沒去查收昌叔大夫人的財產,我認為她也沒多少,我不在乎。同時也有點可憐她,幾天後,我讓「教父」給昌叔的大夫人自由,別再弄她到山區去,讓她在這裡養老算了,「教父」不肯答應。

我也不知昌叔的大夫人被「教父弄到了哪裡,我心裡知道他是很夠狠毒的。

但有一天,我看見「教父」的車上帶著著的竟是唐婉娟和文婧如母女倆!婉娟阿姨不是與昌叔一起走了嗎?現在她回來了,證明昌叔已經被「教父」做了。看來「教父」對昌叔是真夠狠毒的,特別是對昌叔奪他的初戀情人更是念念不忘,現在終於又把婉娟阿姨奪回來了。

一個月後,我突然想起昌叔大夫人那裡的財產,也不知昌叔的大夫人被處理後成什麼樣子了。

那晚跟幾個兄弟喝了些酒,我大約也有了五成醉了,我叫一個兄弟開車送我到昌叔的大夫人住的住宅看看。

到了昌叔大夫人的住宅處,這是一個小區,很普通的,但這橦樓裡住有好幾個我們的兄弟,因為當初昌叔發跡時就在這裡買了房子,而且「教父」等幾個小頭目都在同一棟樓買房。

昌叔大夫人的住處還有人在看著,大約是等我來清點完財產才離開,這兩個也是一男一女,他們見我來,齊向我打招呼。我進了房,裡面弄得還是很整齊。我打開電視,看了一下,我看見一個女人匆匆地走過,還朝勉強我笑了笑,只覺得她大約三十五六歲樣子,挺風韻的。

我問:「你們幾個人在這裡看屋?留一個人就行了,有什麼好看的,有誰敢來偷呀。」

「就我們兩個。」

我疑惑了,道:「就你們兩個?剛才我還看見另外一個女的。」

「沒有啊?」

「剛才走過那個。」

他倆驚訝了,「你不知道啊?她就是昌叔的大老婆,金剛的老母啊。」

昌叔的大老婆?金剛的老媽?這麼年輕?不是被「教父」處理了嗎?

我問:「不是被老大處理了嗎?」

「原要處理的,但你說先不賣,所以現在還沒定。不過她膽小老實。」

原來如此!

酒衝了上來,我體內有一種躁動。有這個女人,還用什麼別的女人來陪?

我說:「你去把她叫出來。」

那個女的進去把昌叔的大夫人叫了出來,女人站在我面前,戰戰兢兢地,低頭垂眉,我從一到下地打量她,約三十五六歲的樣子,白淨的面龐,彎彎的柳眉,媚眼含 愁,微濕的過肩秀髮,顯然剛洗過,再看女人身上,大約她見我來了才去換了這一身的服裝,這是一件白色無袖緊身式旗袍,外面罩著一件黑色絲質披肩,柔軟輕滑 的絲綢面料裁剪得極為精緻,每一處起伏凸凹都處理得恰到好處,旗袍緊貼著凸出的大奶,上下完美的弧線下來,上面連接著渾圓柔美的肩部,下端急劇收縮,與腰 部纖細和臀部渾圓美妙的曲線渾然一體,我真是感歎,這個女人當奶奶了卻依然身材如此苗條,曲線如此美,胸臀如此豐滿。

我左手捏住她下額,使她抬起了頭,我歪著頭又是打量了一翻,問道:「你真是昌叔的大夫人,金剛的媽媽?」

「是的,少爺。」她雖這麼回答,但我從她目光中可看出她對我既恐懼又帶有仇恨,的確,我早就聽人說對於她兒子的死,她最恨的人是「教父」,第二個就是我了。

「你叫什麼名字?多少歲了?」

「少爺,我叫羅繡蓉,今年42歲了。」

她小心翼翼地道。我捏弄著她下額,光光滑滑的,心中無比躁動,自言自語道:「真是個美人啊!」於是又是幾分輕佻同時又有一種不可抗拒的語氣道:「美人,春霄一刻值千金啊,今晚,你願不願和我共度消魂夜呢?」

「我……」我當著她丈夫以前下屬的面說出這種話來,無異於剝下她的褲子,她不知如何回答,想拒絕又不敢。

我一聽她不願的樣子,哼了一聲:「嗯——?」

她嚇了一跳,戰戰兢兢地道:「我願意侍候少爺。」

我昂天長笑:「哈哈哈哈……」

笑畢,我轉頭示意兩名看守出去,他們知趣地退了出去,出門時那男的說:「我們就住在隔壁,你有什麼就叫我。」

他們出去後,我伸手到美人的胸脯上摸了一把,由於她胸部豐滿,所以系的乳罩也是薄布的,甚至可以微微看出凸出的奶頭。摸上去時綿綿彈彈的,手感真是好極了。美人露出屈辱卻無可奈何的神情。

我想把她按在沙發上,但一想,手中的玩物幾時搞還不一樣,重要是玩她一玩才是。於是我對她說:「我要洗個澡,你來給我洗吧。」

她把浴缸裡的水放滿,我脫了衣褲躺了進去,叫她道:「來,美人,給我洗。」

夫人在缸邊拿起浴球沾了浴液給我擦洗身體,她先擦好了我的背,又拉我的手給擦洗乾淨,接著給我前身洗。我見這樣太呆板了,拉了她一把,她「噗通」一聲跌到了浴缸中。浴缸是雙人式的,水面全是泡沫,她露出胸以上的部位,旗袍也全濕了,她旗袍前下擺漂在水面。

我道:「一起來洗。」

她說:「少爺,我洗過了的。」

「給我洗這裡。」我把高翹的肉棒頂露出水面。

她面無表情地用浴球擦拭著,擦拭了一翻,我見她仍無表情,不禁怒了,我這東西哪個女人見了不動心,你別以為你長我十幾歲,早就見過了不動心了是嗎?於是我命令她:「你用嘴來給我吸。」

她哪敢不給,只是遲疑了一下,把頭髮挽成一個髮髻,張嘴要舔,我道:「慢。」於是用清水沖洗乾淨,又把浴池裡的水放至只到肚臍位置,同時用一個枕頭來墊高臀部,讓高翹的肉棒高高頂起,才讓她來吮舔。

只見她勾背兩手握著我的肉棒一口吃下去,她軟軟熱乎乎的性感小口一下把我下體包圍了,只覺得無比舒服。她開始只用嘴唇和舌來弄我的棒頭,隨著我的頂上,她會意我是讓她吃進去更深,於是她用唇不住套弄,不時吞到口腔裡面。

我一邊撫摸著她的臉,道:「我就缺一個人給我做這個,以後你就留下來專門給我做。」

她停下來,看了我一下,道:「真的?」

我捏了捏她的嬌臉,道:「真的,就看你有沒有這個功夫。」

她彷彿得到解救般,忙道:「能的,我一定能讓少爺你舒服的。」

我見她在浴池中不好給我做,便道:「我們到床上去。」

於是我擦乾身,她也擦乾了身。我到衣櫃去找衣物,從她衣櫃裡拿出一件男式睡衣。問道:「是不是你老公的。」

她道:「原來準備給他的,但他還沒穿過。」

我穿好了,選了一件暗紅色絲光襯衣和一條黑色絲光短裙到浴室遞給她。她道:「這套太緊了。」

我說:「緊些好,才性感。」

她當然不敢再出聲,我躺在床上,等她出來。不一會兒,她出來了,她穿上這套衣服真是性感極了,胸前的扣子扣上後竟無法關住她那兩顆大奶子,圓圓的大奶子似 乎要擠出來,兩顆扣子之間竟被繃開一個大口子,她下身的黑真絲超短裙兩側還如旗袍一樣開了個七八寸長的叉,可以看到她裡邊沒穿內褲。

「美人,來呀。」我叫道。

她爬上床,我仰躺著,粗大的肉棒直指上,她伏在我胯部,一口含住它,啜吸起來。只見她雙手握住肉棒,性感的紅唇不住套弄,伸長舌頭舔著,不斷刺激我的敏感 部位。我被她弄得熱血沸騰,道:「美人……舒服死了……」突然,一陣麻麻的感覺襲來,我連忙按住她的頭,一股濃精飛射而出,直到她口中,我喃喃地道:「美 人,吞下去……美人……吞下去……」

她不敢不聽,咕嚕吞了下去。過了好久,我的肉棒在她口中慢慢軟了一點,我撥了出來。她看著我,我發現她嘴唇竟沒有一點精液。但我還是讓她去洗洗。她進了洗手間。我回味著剛才那刺激的場面。

她回來了,不敢上床,又不知該到哪裡。我問道:「這是你的床嗎?」

「是的,少爺。」

「上來呀。」

她上床來,我把蓋在身上的被子掀起來,一半蓋在她身上。她躺了下去。問:「少爺,剛才我做得……好不好……」

「美人,我真是舒服死了……」我側臥在她身旁,一手捏著她的腮,「你不用去哪裡了,這裡原來你的東西還是你的,但是有一條,你是我的人,而且專門給我吃那裡,我最愛女人吃我那裡了。」

她眼中露出驚喜的目光,聲音有些顫抖,道:「少爺,你真好……只要不讓我走,我情願不要東西,……以後我就是少爺你的人,只要你高興,隨時我都給你做,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少爺……」

我邊撫摸著她的身體邊安慰著她,她漸漸地對我沒有懼怕了。但我知道,要她真正地臣伏於我,那還要拿出真本領來。實際上,經過一番摸弄,我慾火又上來了,而 她心裡不懼怕我後,在我的摸弄之下也慾火焚身,只是她已認為是我的下人,而且年紀又大,不敢說出來。我從她的氣喘和嬌紅的臉已看出來。

我的手從她大腿處伸到女人的蜜處摸弄,豐滿的蜜處水漣漣,我抬起她的大腿,長長的肉棒頂過去,到穴口,頂進了約兩寸停住了。她一直是背對我的,我去摸弄她 下體時,她以為我洩了一次,現在只是摸著玩,不會幹她這個年紀大我好多的女人。

當我頂進去後,她如火焚身的身體有了一股說不出來的愉悅。她不禁呻吟起來: 「哦……哦哦……我以為……少爺……只喜歡我的嘴……哦……少爺還喜歡我的……這裡……」

我道:「美人,我今晚現在才開始……有美人在懷,誰不想操……我一見你,就想操你十次八次了……」說完猛然用力,捅了進去。

她「啊!」一聲大叫,接著叫道:「好舒服,少爺真是……操死我了……」

我邊用巨大的肉棒抽插著,邊在美人的耳根旁盡說些淫褻挑逗的甜言蜜語。「美人,我會今你舒服的……你以後不要……獨守空房了……我要讓你重新嘗遍做愛的快 樂……唔……又濕……又滑…………啊……吸住我了……」美人立時羞得滿臉通紅,在我眼裡變得更淫媚迷人了,反而更加深我佔有她美艷胴體的野心。於是我加把 勁把又粗又長的肉棒往美人緊狹濕滑的小穴來回狂抽猛插,插得美人陣陣快感從小穴傳遍全身,舒爽無比。

我狂熱的抽插竟引爆出她那久未曠未挨插的肥穴所深藏的春情慾焰,正值虎狼之年的她完全崩潰了,淫蕩的春意正迅速侵佔了她全身,那久曠寂寞的肥穴怎受得了我 那大肉棒狂野的抽插,美人終於被我姦淫佔有了,身心起了漣漪,理智逐漸被性慾所淹沒,抵抗不了體內狂熱慾火的燃燒,淫慾快感冉冉燃升著,刺激和緊張衝擊著 她全身每根神經,她感受到肥穴內的充塞、摩擦、撞擊,和敏感的陰核被觸摸、撩撥……

「啊……喔……太深……唔……太重……哦………」美人發出聲聲呻吟與嬌喘著顫抖,她實在無法再抗拒了。美人在家裡她房中被我姦淫了。膨脹的大肉棒在她濕漉 漉的肥穴裡來回抽插,那充塞、飽撐、脹滿的感覺使她不由得亢奮得慾火焚身,也許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其他的男人姦淫,不同官能的刺激使她興奮中帶有羞慚。她眼 神裡似乎含著幾許怨尤,怨這個年輕男孩把自己當成了他的奴隸,主宰自己的命運,卻又在保護著自己,並且讓自己多年來久曠的乾旱得到滋潤。

她被挑起激發的慾火使她那肥穴如獲至寶般肉緊地一張一合的吸吮我著龜頭……

美人雖生育過,但保養得宜肥穴窄如處女,我樂得不禁大叫:「喔,美人,你的肥穴真的好緊……夾得我……好爽啊」

她舒暢得呼吸急促,她的玉臀扭動迎挺著我的抽插,粉臉霞紅羞地淫叫:「少爺……唔……奸得我……哦唔……啊……你插得好深……啊……」

「美人,美人……我會愛著你、疼惜你、餵飽你的……唔……好爽好美……」

我取出肉棒,翻身壓了上去,抱住她。我欣賞著胯下的美艷尤物,用火燙的唇吮吻著她的粉臉、粉頸使她感到的酥麻不已,我即乘機追擊湊向美人那呵氣如蘭的小嘴 吻去。

我陶醉的吮吸著美人的香舌,她強烈的回應我激情的濕吻,不勝嬌羞、粉臉通紅、媚眼微閉。我扛起她一雙豐腴白晰的腿,肉棒一直頂入到底,她感覺到她那 蜜穴嫩壁深處就像有蟲爬咬似的,又難受又舒服,說不出的快感在全身蕩漾迴旋著。

美人那雪白美臀竟配合著我的抽插不停地挺著、迎著。被點燃的欲焰促使平日高 貴成熟的美人暴露出風騷淫蕩的本能。她浪吟嬌哼、檀口微發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唔……我太爽了……好、好舒服……肥穴受不了……少爺……你好神勇…… 啊………」

我的大肉棒被美人又濕又窄又緊的肥穴夾得舒暢無比,於是改用旋磨方式扭動臀部,使大肉棒在她的濕滑得一塌糊塗的美穴嫩壁裡迴旋。美人的肥穴被我又堅硬、又 粗壯又暴長又大的肉棒磨得舒服無比,淫蕩的本性開始抖了開來,她舒爽得呻吟浪叫著,她興奮得一雙雪白藕臂緊緊摟住我,雙條迷人香膩的美腿高抬的緊緊勾住我 的腰身,誘人的玉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大肉棒的研磨,嬌美而性感的美人已陶醉在我年青健碩又房術高超、性愛技巧精湛的魅力中。

淫浪滋滋、滿床春色,肥穴 深深套住了大肉棒,如此的緊密旋磨是她過去做愛時不曾享受過的快感,美人被插得嬌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閉、姣美的粉臉上現出性滿足的歡愉:「哎,少 爺,你磨得我好……唔……你………你可真狠……喔喔……受不了啊!……喔哎……!你的東西太、太大了……啊啊……」

美人浪蕩淫狎的呻吟從她那性感惑人紅灩 灩的嘴中發出,濕淋淋的淫水不斷向外溢出,沾濕了床單,也沾濕了我倆的性器官,我倆恣淫在肉慾的激情中!我嘴角溢著歡愉的淫笑:「心愛的美人,你滿意嗎? 你痛快嗎?」

「嗯嗯……你真……無聊……啊……喔……我………快被你……插穿了………唔唔……」

美人舒暢得語無倫次,簡直變成了春情蕩漾的美艷尤物。我姿意的把玩愛撫她那雙柔盈堅挺不墜的滑膩美乳,她的乳房更愈形堅挺。嬌嫩的奶頭被刺激得豎立如豆, 渾身上下享受那百般的性挑逗,使得美人呻吟不已,淫蕩浪媚的狂呼、全身顫動、淫水不絕而出,嬌美的粉臉更洋溢著盎然春情,媚眼微張得嬌媚誘人:「哎!好舒 服!唔……拜託你……抱緊我……少爺……啊啊……」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