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飛渡(31-40章)

第三十一章 我的新妻婧如

我在教父的身邊,其危險性讓我不得不時刻小心,我知道他開始還派人去查我的底細。但兩個月過去,他對我完全放心了。然而,隨著教父對我越來越信任,我地位 也升到了僅次於昌叔了,這極大地威脅了昌叔,特別是昌叔的兒子文強。我所知道,昌叔處處設計要陷害我,好幾次得益於我的機智識破或是教父的袒護,有些則是 因我我是臥底,公安局裡給我特別的通行證,使我化險為夷。

昌叔一下子也奈何不了我,我又開始想姍姍,想媚姨和乾媽了。

夜總會裡有服務員,但我不想讓乾姐知道,儘管圈子裡對這個很隨便的,但我還是忍一忍為好。

此時,一個女孩出現了,他就是昌叔和唐婉娟生的女兒文婧如。

婧如出現是一下子的事,原來我從沒見過她,但她一出現後就常在我眼前,這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兒,還不到十八歲,正在本市一所大學裡上學。我們交往不久,我 就知道了其中的奧秘。原來昌叔見我是一個得力的人物,不論在哪都能成就一翻事業,怕我死心蹋地地跟教父不利於他,他想把我拉過來,這樣在這個勢力圈裡還能 平衡,不然他們只能慢慢被削弱。

婧如是一個很純的女孩,她不知有這些東西。她完全被我迷住了,我也樂於上當。

我和婧如在一起時,她表現出來的與她所處這個環境卻是相反,她居然還是處女!而且我只能與她擁抱,最多只能撫摸她乳房,當一次我手伸到她下面時,她雙腿夾得緊緊的,不讓我動,露出少女那種驚恐的神色。

我和婧如交往兩個月,到婧如十八歲生日這天,我和她舉行了訂婚儀式。【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這個儀式很隆重,圈子裡很多人都參加了,我想這是昌叔的得意之作吧,他要讓圈子裡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他的女婿。

晚上,賓客散去,我和婧如坐在房中。這是一間昌叔給女兒的嫁妝,三房兩廳的居室。

那些弟兄們鬧了一夜,婧如真有點累了,而我還沒有睡意。

婧如去洗澡了,我突然想起了姍姍,我覺得真對不起她。但是為了完成任務,我也只好把這聲戲演下去。今天我的訂婚禮不知林叔叔知不知?好在只是訂婚,不是結婚。

想起姍姍時,我只覺得我辜負了她,我興趣也降下來了。

婧如洗完出來,我也去洗了,我只想藉口累,睡去,或是對婧如說把「最美好的」留給新婚吧。

我洗澡完出來,看見婧如,愣住了。

婧如坐在床邊等我出來,她披著如瀑的長髮,一件真絲睡裙掛要身上,婀娜的身軀充滿魅力。她雖沒有姍姍、婷婷那樣美麗絕倫,但她的美麗卻是另一翻風味,世上的美麗有千種萬種,但是你無法把她們放在一起相比,每當你看到其中一種時,你不禁被她吸引,著了迷。 婧如真是迷住了我。

我過去將婧如緊緊地抱住,撫摸著,輕輕將她睡裙的吊帶由她兩肩滑下來,露出婧如赤裸的上體,婧如羞澀地半閉眼睛。我欣賞著她,我感歎著造物主的神妙,優美 曲線勾畫了誘人的體形,高聳的乳房挺立著,烘托著水靈靈紅燦燦的乳頭;渾圓的臀部,纖細的腰肢,豐滿修長的大腿,粉耦般勻稱的小腿,凝脂般白潤晶瑩的皮 膚,無一處不散發著芳香誘人的處女的體香……

婧如呢喃道:「哥,我給你……給你……我是屬於你的……」

我喘著粗氣,隨著我的衣服脫落,暴挺的男性肉棒蹦彈出來,那肉棒直挺挺的立著,肉棒前端那閃著青光亮的龜頭直對著婧如…… 此時,我腦海中唯一念頭就是佔有這個美麗的少女。

婧如不知何時半張開眼偷看我,當她看到我那巨大且長長的肉棒時,身體顫抖起來,她知道,不一會兒這根東西就要從她下邊頂入她身體了,她顯然被嚇壞了,如此 巨大而長的東西不會把自己那小小一條裂縫撐破?那麼長一定頂到心裡肝裡,那不是會頂死人?她頓時驚叫起來:「啊!不!」

我忙伏在婧如身上撫摸她,安慰她。

她說:「哥,放過我吧,你那個這麼長和大,我脖子裡的東西一定會給你弄爛……這樣我會死的。」

我道:「傻婧如,哪有男人和女人做這種事會死人的。」

她道:「有,聽說以前有人生孩子就死了……」

「那是生孩子呀,而且只有很少數人是難產……」我一邊說一邊輕柔地撫摸她嫩穴。由於我慢慢地安慰和撫摸,她有一些平靜下來,嫩穴也流出甘露。

此時,我掰開婧如的雙腿,自己雙膝著床,跪在姑娘的雙腿間,用自己的雙腿壓住住姑娘的雙腿,將肉棒龜頭貼近姑娘那神聖的豐包。然後我伏下身來,左手撐在床上,右手扶住肉棒用力將龜頭對準姑娘的陰道口。

婧如道:「哥,我們不做行嗎?」

我道:「好妹妹,哪有新婚不做的,別怕。」

她閉上眼,哭泣道:「我這一輩子都屬於你了,你硬要,我也只能給你,哥,我要是死了,你要天天守著我……」

我道:「真傻……」

於是我將婧如的陰唇熟練地朝兩邊撥開,棒頭然後慢慢朝裡面伸進,當龜頭伸入陰道口後,我已經感受到 婧如的處女膜對陰莖的出自本能的阻擋力。

太刺激了!關鍵時刻到來了,我感到卵石堅硬大小的龜頭,已用力迫開緊箍的陰道口,我讓陰莖暫時停留在婧如的陰道口並左右晃動將其擴張一下,在少女痛苦的哀 號中,突入了處女蜜洞。陽具緩慢地無情地推進,四周的嫩肉將龜頭緊緊夾著。這種感覺,我開已經很久沒有嘗過了。

肉棒頭一直前進到處女膜前才停了下來。龜頭 緊頂著婧如的處女膜,婧如此時已痛的淚流滿面,下身像被人插入了一根燒紅的巨大火棒,要將她整個人撕開兩邊似的。她拚命的搖著頭,手指甲已深深的陷入我的 手臂中。櫻桃小口張的大大的,喉嚨裡發著淒厲的聲音。

我一面感受撕開處女膜的感覺,又要同時欣賞婧如失去處女那一剎那的痛苦表情。陽具一路往後退,直退到陰道口才停下來。陰道口緊緊箍著龜頭下的淺溝,感覺美 得難以形容。我看到婧如張開一雙美目,含淚的大眼睛發出疑惑的目光,她似乎不明白我撤退的原因。

我猛然向前挺去,我感到緊迫抖動的陰壁被強力撕開而反彈在 陰莖上的巨大壓迫力,龜頭得意地殘忍地重重地衝破少女脆弱無力的防衛,無情地撕破了她處女的印記。鮮血像朵桃花似的帶著處女的芳香飛散而出,落在龜頭上, 又帶著長長的血痕,撞落在陰道的盡頭。隨住陽具的突進,婧如發出淒厲的慘叫。美麗的面龐痛得扭曲了,眼淚從緊閉的眼眶中飛射而出。

我此時完全爬伏在婧如的 身上,又將屁鼓朝後退了退,就在婧如扭動掙紮的間隙,腰間和臀部用力一挺,帶動陰莖朝前全力一突,「噗…………「地一聲,整條陽具盡根沒入,再一次完全地 刺入了婧如的處女之穴。

當處女膜被刺破的時候,疼痛使得婧如禁不住「啊!啊!!」連聲慘叫,我相信這幾聲慘叫附近的居民都聽得到,他們都知道今晚是我訂婚的日子,但是他們絕沒想到我的未婚妻還是一名處女,只有在聽到這一連串慘叫後才知道。

婧如感到一根堅硬如鐵灼熱如火一樣的東西插入了自己的體內,那東西插得深深的,頂得緊緊的,好像自己的身體都被刺穿了似的。 婧如知道自己多年來精心護衛的處女之身終於被這個男人破了,下一步這男人就會狠力捅進自己身體深處,要了自己的命。

我按住婧如,伏在婧如的身上猛烈地抽動著,我覺得壓在身下的這個少女真是太漂亮了,我像一頭發情的雄師。口中狂噴著灼熱的粗氣,陰莖鐵棍一樣硬梆梆的,直 挺挺的!每一次抽插都是全根進退,每一次插入都直抵婧如的子宮裡。當陰莖在婧如的陰道中抽動時,我清楚地感受到陰道銅牆鐵壁般對陰莖的包圍、撫摸、濡動和 刺激,特別是當陰莖退至陰道口時,剛剛破裂的處女膜輕刮著龜頭,就好像柔嫩的小嘴靈舌在舔撫著肉棒……

太美了,整條又硬又粗的肉棒,被處女窄小的陰道緊緊的裹住和有力地吸吮著。我欣賞著婧如的處女膜被撕裂的傷口湧出鮮血,染紅了整條陰莖,汨汨地灑落在潔白 的床上。處女陰道內的劇烈抖顫,不斷地按摩著我的腫脹的龜頭,煽動著我的全身的慾火焚燒、強烈地滿足著我靈魂深處的征服欲和佔有慾。

我每每地把肉棒抽出,肉棒牽引著受創的陰道嫩肉,給少女帶來一波波難以忍受的劇痛。這劇痛給婧如眼淚如珠哭喊連連,像通常處女被迫身和受到強暴時而帶來的 眼淚,我的在她滾動跳躍的乳房上捏弄。慾火焚身的我已經到了肆意放縱的程度,渾身的每一個器官,都在下意識地釋放著能量,我的手揉搓著婧如挺撥的乳房,我 如雄師般的一直持續了三十多分鐘,婧如的喊叫已由開始時的大聲變得氣若遊絲。她下體的疼痛已經麻木了。

而由於我多日來的積蓄加上婧如緊箍的嫩穴,使我的陰莖瞬間炸向我的中樞神經,使我崩潰,來了,來了,火山熔岩般的精液高速的噴射出來,燙得半昏的婧如全身 一震。一下、兩下、三下……我的陰莖「突、突、突、……」地在那蠕動的熱穴中猛烈的跳動,這高潮時的虛脫感是如此的強烈,使我頹然地倒在婧如的身上,太舒 服了,嗯,真是爽透了!!!

我撥了出來,肉棒已是鮮血伴著漿水,而隨著婧如嫩穴流出來的也是混著鮮紅處女血的濃精……

我摟住婧如,給她清潔下體,給她吃了消炎藥。輕輕地安撫著她,好久,她才緩過氣來,看著我說:「哥,我還活著吧……我下邊疼麻了……」

第二天,我們回婧如娘家時,飯後,婧如的媽媽,也就是昌叔的二夫人婉娟阿姨把我叫到房裡,道:「你怎麼不疼愛婧如一點?她還小,你怎麼能這樣對她?」

婉娟阿姨心疼女兒,數落了我好久,婧如見我一聲不吭,又心疼地摟住婉娟阿姨撒嬌讓她媽媽別說了,婉娟阿姨走後,婧如又過來抱住我反而安慰我。

我出來時,昌叔知道昨晚他女兒的情況,也知道我被婉娟阿姨數落,笑著安慰我:「別理女人,哪個女人沒經這一回,過了就好了。」

其實我也知道,引起婧如劇烈的疼痛最大的是她的緊張和心理障礙。就如同一個人打針,人緊張越怕打針越緊張肌肉越是收縮,結果越疼,一放鬆反而不疼了,就是為什麼有的七八歲的小女孩打針一點不覺得疼也不哭,而有一些二三十歲的女人打起針來還哭叫個不停的道理了。

新婚之夜後,我雖沒再與婧如做愛,但每晚都要撫摸她,吻她。婧如很是喜歡我這樣,我一撫摸到她乳房及嫩穴四周時,她就激動不已。過了幾天,我瞭解到婧如下 體不怎麼疼了,我撫摸得她如火焚身,又掏出肉棒來,婧如打了一個顫,這次我只是輕輕地頂弄婧如的嫩穴,她已知道我這東西雖大又長但不會要她的命,所以不再 那麼害怕了,但她還是怕疼的。我安慰她說,我只是想和她玩玩,並不弄進去,於是我用肉棒在她身上到處蹭,教她用嘴來給我吸。婧如沒有什麼技巧,她的櫻桃小 口含下我的巨棒無法套弄,而且牙齒還磨擦到我,但我覺得她好可愛,最後她只能舔一舔。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