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飛渡(21-30章)

我此時感到龜頭舒暢極了,媚姨的花心如上下兩片火熱柔軟濕潤的大舌頭,包裹著我的肉棒,那種緊握感讓我不想抽出來,我抱住她又是一陣親吻,才邊撫摸著她的大奶子邊緩緩抽弄。

媚姨呻吟越來越急促,止不住發浪:「寶貝……我要你……叫我……媽……媽……快……叫啊……我的親……乖肉……」

媚姨真是淫媚,我深插在媚姨花心中,伏在她身上,抱著她,叫道:「媽,我的好媽……」

「哎……」她應道,就在這時,我感覺她蜜穴深處一股柔流激盪而出,媚姨道:

「哦……好舒服……寶貝……搞死我了……我還要……我要你叫我……媽動一下……叫一下……」

媚姨的淫媚更激起了我,我抽出來,猛地紮下去,同時叫了一聲:「好媽媽……」

「啊……壞女婿……媽還要你……摸媽的奶……」

於是我越來越快地抽插,同時雙手在她大奶子上搓弄著,還「肉媽媽」「寶貝媽媽」「好媽媽」叫個不停。

大起大落的抽插,次次著肉,抽插二百多下時,突然又有一股熱流衝向龜頭而來,

「哎呀……寶貝……心肝,我真舒服…………乖兒……放下媽……媽……的腿……上床來……壓到我的身上來,媽……要抱你……親你……快……」

於是我放下媚姨雙腿,再將她推進床中央,我跟上去壓上媚姨的嬌軀,媚姨也雙手緊緊抱住我,雙腳緊纏著我的雄腰,扭著細腰豐臀,我倆親吻著。

「寶貝……動……吧……媽……媽的小穴好癢……快……用力插……我的親……乖肉……邊動邊摸媽的奶……」

我被媚姨摟抱得緊緊的,胸膛壓著肥大豐滿的乳房,漲噗噗、軟綿綿、熱呼呼,下麵的大肉棒插在緊緊的蜜穴裡,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時而碰著花心。

「哦……我死了……你的大肉棒又碰到……媽……的子宮裡……了心肝……寶貝……我一個人的乖肉……你的大肉棒……插得媽……要上天了、親肉、小丈夫、親……再快……快……我要死……了……」

媚姨被我的大肉棒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臉嫣紅,她已經是欲仙欲死,小穴裡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亂顫,口裡還在頻頻呼叫:「我的兒啊,你真是媽的心肝肉……我被你插上天了……可愛的寶貝……媽痛快得要瘋了……親丈夫……插死我吧……我樂死了……」

媚姨舒服得魂兒飄飄,魄兒緲緲,雙手雙腳摟抱更緊,豐臀拚命搖擺,挺高,配合我的抽插。她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叫著、擺著、挺著、使蜜穴和陽具更密合,刺激的 我性發如狂,真像野馬奔騰,摟緊了媚姨,用足氣力,拚命急抽狠插,大龜頭像雨點似,打擊在媚姨的花心上,「噗滋,噗滋」之聲,不絕於耳,而媚姨那曾養育了 我妻子姍姍的大奶子擺往她身體兩側,也隨著節奏在劇烈上下擺動,如波濤般地一波湧著一波,一股浪過一股,媚姨含著大肉棒的蜜穴,隨著抽插的向外一翻一縮, 淫水一陣陣地氾濫著向外直流,順著肥白的臀部流在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我卯足氣力的一陣猛烈抽插,已使得媚姨舒服得魂飛魄散,不住的打著哆嗦,嬌喘吁吁。

「乖兒…………我……的心肝……不行了……我好美……我洩了……」

媚姨說完後,猛地把雙手雙腿挾的更緊,蜜穴挺高、再挺高,

「啊……你要了我的命了。」一陣抽插,媚姨一洩如注,雙手雙腿一鬆,垂落在床上,全身都癱了。媚姨此時已精疲力盡,像她那樣養尊處優的玉體,那裡經過如此的狂風暴雨呢?

我 一看,媚姨的模樣,媚眼微閉,白眼上翻,嬌喘吁吁,粉臉嫣紅,香汗淋漓,肥滿乳房隨著呼吸,一抖一抖,自己的大肉棒還插在媚姨的小穴裡,又暖又緊的感覺真 舒服。媚姨經過一陣高潮後,睜開一雙媚眼,滿含春情的看著我道: 「寶貝,你怎麼這樣厲害,媽差點死在你的手裡!」

我見媚姨已是面龐通紅,嬌喘陣陣,一朵玉玫瑰愈發嬌艷,禁不住伏在她身上,摟著她親吻著,又是撫摸著她豐滿的大奶子,大肉棒漲滿小穴……

我並不急於抽插,讓媚姨休息一陣,我也再摸弄一陣她的身體。十多分鐘後被摸吻得蜜穴騷癢難擋,慾火又一次高漲,她嬌聲道:「小寶貝,你累了吧?……你躺在下麵……讓媽來動……」

我在她身旁躺下來,媚姨此時也不再害羞了,翻身坐在我的小腹上,伏下嬌軀,使兩顆豐滿的大乳房摩擦著我健壯的胸膛,兩片火辣辣的香唇,吻上我的嘴唇,把丁香舌伸入他的口中,兩人緊緊纏抱著,飢餓而又貪婪地,猛吮猛吸著。

「乖兒……親丈夫……我的心肝……」

媚姨邊嬌哼,玉手握著大肉棒,對準自己的花蕊,就套壓下去。「啊!」她嬌叫一聲,大龜頭已被套進小肥穴裡,媚姨的嬌軀一陣抽搐著、顫抖著,大肉棒也被一分 一寸的吃進小穴裡面去了三寸多,我這時也發動了攻勢,猛的往上一挺,雙手再扶住媚姨的豐臀往下一按,只聽媚姨一聲嬌叫: 「啊!輕點!乖肉……你…… 你……頂死媽了……」

「親肉媽!快動……快套……」媚姨粉臀又磨又套,嬌軀顫抖,嬌眼煞紅,媚眼欲醉,她感覺全身像要融化在火焰中,舒服得使她差點暈迷過去。

「親媽!肉媽!快……快動……用力……套……。」我邊叫著,邊往上猛挺著臀部,媚姨在我上面一上一下地套弄著,她身著睡袍,睡袍包裹中的兩隻大奶子劇烈地 擺動,她豐滿的身子,飛揚的美發,我躺在下面往上看,高貴成熟的媚姨就如同一尊性感的玉觀音。我伸出雙手隔著睡袍握住兩顆搖擺不停,晃來晃去的大奶子,揉 弄著、捏揉著。

「寶貝……你的……大肉棒頭……又碰到小穴的花心了……哎啊……好舒服……好美……好爽……」她用豐臀磨動、旋轉起來,她越套越快,越磨越猛,豐臀坐下時跟著柳腰一搖一扭,陰戶深處子宮口,抵緊大龜頭一旋磨,使得二人得到終身難忘的最美妙的享受……

我被媚姨坐下時,子宮口之花心,一磨一旋,一吮一吸,舒服透頂,使得我野性大發,慾火更熾,眼見媚姨十多分鐘劇烈的「觀音坐蓮」已經嬌喘陣陣,香汗淋漓, 速度也慢下來了,畢竟媚姨已是三十六七的婦人了,哪裡比得上她女兒姍姍那般青春活力?我不禁惜香憐玉起來,於是抬起上身,靠坐床頭,抱緊媚姨,改為坐姿。 低頭含住媚姨褐紅色大奶頭,吮著、舐著、吸咬著。

「肉媽……你的小肥穴……裡的花心……吮……得我舒服……快……多吮……吮幾下……」

媚姨此時豐臀一上一下套動,急如星光,全身香汗如雨,呼吸急促、粉臉含春、媚眼如絲,那樣子真是勾魂攝魄、冶蕩撩人,我把她抱在懷裡,臀部猛地發力,一陣猛搗,直弄得媚姨淫喊浪叫……

「心肝……小丈夫……你咬……咬媽的奶頭……好舒服……哦……媽要……洩……洩……給親丈夫了……」

我只感又一股熱熱的淫精,衝向龜頭,使得他也舒服的大叫一聲:「親媽……別洩……我還沒有……夠……」媚姨已經嬌弱無力地伏在我身上,暈迷過去了。

我轉身把媚姨放在床上,伏在她身上開始了最後的衝刺。一連的猛抽狠插,媚姨的兩片陰唇隨著大肉棒的抽插,一張一合,淫水之聲「滋……滋……」不停。大媚姨 雖是中年婦人,且生過兩胎,但林叔叔又不常用她,且林叔叔陽具比我的短小多了,遇到我年輕力壯,陽具粗長,又是初生之犢、加上少年剛陽之氣,大肉棒像似燒 紅的鐵棒一樣,插得蜜穴直冒漿,因此媚姨高潮頻頻,一波高過一波,她滿頭秀髮淩亂地灑滿在枕頭上,粉臉左搖右擺,雙手緊抱我背部,豐臀上挺,雙腿亂蹬,口 中嗲聲嗲氣叫著:「啊……乖兒……我一個人的親肉……親丈夫……我不行了……你的大肉棒……真厲害……媽的……小穴會……被你幹破了…………我又……又 洩……洩了……」

媚姨被我插得四肢百骸舒服透頂,花心咬著大龜頭一吸一吮,白皙的一雙粉腿亂踢亂蹬,一大股淫水,流了一床,美得媚眼翻白。我也感到媚姨的蜜穴,像張小嘴似的,含著我的大肉棒,舐著、吮著、吸著,說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親乾媽!肉乾媽……哦……你的小肥穴……吸……吮……得我的肉棒……真是……真是美透了……」

我用雙手抬高媚姨的豐臀,拚命的抽插、扭動、旋轉。

「寶貝!媽……不行了……哦……吧……啊……乖兒……我……死了……哎呦……」

其實她也不知道叫喊什麼,只覺得舒服和快感,沖激著她的每一條神經,使她全身都崩潰了,她抽搐著、痙攣著,然後張開小口,一口咬在我的肩頭上,我經媚姨一 咬,一陣疼痛滲上心頭,「啊!親媽媽!我要射了!」說完背脊一麻,臀部連連數挺,一股火熱陽精,飛射而出,在這一剎那之間,我猛然想起媚姨剛才說怕懷孕讓 我射在外邊的話,於是連忙抽出來,飛射出來的精液直射到媚姨那紅撲撲嬌艷的面龐上、髮梢上、鼻眉上、大奶子上、小腹上及蜜穴口的肉縫處,被滾熱陽精一燙, 全身一陣顫抖,大叫一聲:「美死我了!」氣若遊絲,魂魄飄渺。

兩人都達到欲的高潮,我騎在媚姨胸前,用她的大奶子夾住我的肉棒搓著,然後手指在她嬌艷的面 龐上撫摸著,把射在她臉上星星點點的濃精塗勻在她臉上……

我身心舒暢,緊緊摟抱媚姨一起閉目沉睡過去。

半夜,我一覺醒來,見我睡在媚姨身旁,柔和的燈光下,媚姨是那麼地嫵媚迷人,我和她共蓋著的小薄被輕蓋在她穌胸至小腿間,我好想輕輕吻她一下。我靜下來仔 細想了好久,只覺得太意外了,真是百感交集。媚姨是我的丈母娘,但她如此年輕美貌,說真是,她是我所見到的包括影視中的明星或是藝術作品中最迷人的女人。

媚姨仍睡著,我猛想到上一次我弄她過程中,她的反應是那麼的歡愉,而後卻責人責己,萬般悔恨。

我現在不走,還等她醒來怨我?

於是我悄悄地下床,但我剛起身,席夢思的搖動使媚姨從夢中醒來,她模糊地問道:「怎麼啦?」

我輕聲道:「媚姨,我要走了……」

她仍是迷迷糊糊的,道:「老公,你半夜要去哪呀?」

我知道媚姨一定是把我當成林叔叔了,不再作聲,正要下床,媚姨卻伸手拉住我,「再睡一會兒。」

我不敢動,也沒睡下。過了一下,媚姨見我不動,漸漸清醒過來,見是我,先是有些尷尬,但臉上很快泛起紅暈,她柔聲道:「小峰,別走,再陪媽睡一會兒……」

我很意外,更多的是驚喜。連忙在媚姨身旁躺下來。媚姨說:「抱我睡。」

我抱住她,她說:「好多年沒有男人這樣抱我睡了。」

我心一動,道:「媚姨,我以後就抱你睡。」

「壞小子,你別跟從前你林叔叔一樣,我看你花心過他,他以前也說要抱我睡,那是以前的事,現在,他想做什麼做完就睡了……你呀,久久來抱我一次,我就滿足了。我還奢求什麼,你以後要得常抱姍姍睡,不得扔下她……」

說到姍姍,媚姨心中生起一股內疚,她道:「我知道這樣對不起姍姍,但,我沒法抵禦,我也是個女人,人有需要,但我的男人不給。」

我說:「林叔叔真的,你這麼迷人他也不疼你,要換是我,天天愛你還來不及。媚姨,你真是迷人,好多男人都暗暗想你呢,你要多自信一點。」

「我知道,小峰,你相信不,雖然你年輕俊美,是個各方面都優秀的男孩,我雖然比你長十三四歲,又是你丈母娘,但我相信你一見到我就會迷上我,不單是你,就是你的同齡人也一樣,更不用說那些中年男人了,是嗎?」

我說:「是,媚姨。」

「小峰,我現在處的位置,我們都是上層人家,有臉面,人人都看著,我能嗎?小峰,你是個出色的男人。姍姍一定沒法滿足你,是嗎?給我一個理由,小峰,給我一個理由放蕩一次……」

我道:「媚姨,你這不是出格,儘管我們是母婿關係,但你那麼年輕,林叔叔對你不負責任,這不公平。現在誰沒有幾個情人,誰沒有幾個相好的,說實話,我每天都 想要姍姍兩次,有時一次就好長時間,……一個多小時……但我不忍心,有時我想出去發洩……但我又怕對不起姍姍,對不起你,對不起林叔叔……」

媚姨更溫柔地摟著我,道:「小峰,真難為你了,你千萬不要出去亂來……現在愛滋病、淋病這些病多,染上了敗壞我們家的聲譽,就是給人看到了也會敗壞我們家 的聲譽的,我們怎麼說在這裡是上層人家,是有臉面的人,我們不能像那些下層人一樣,要有區別,這才有氣質、有風度,才會迷人……」

「嗯……」我道。

「要是姍姍……你覺得不夠,你就找我……」媚姨一臉羞容,斷斷續續地道。

我真是太欣喜了,我抱著媚姨,情不自禁地道:「媚姨,你真是……我情願死在你懷裡,死在你……大腿上,死在你……這裡……」我伸手捂在媚姨腿間的漲包上。

媚姨臉更是漲紅,「好壞。」

我輕輕撫摸著她,媚姨身體不論哪一部位都是我迷戀的地方,那面龐,那秀髮、那雪頸、那大奶、那豐腿豐臂、那小腹、那私處……

這晚上,我和媚姨一次次做愛累得睡去,醒來恢復體力又開始新一輪的做愛,從床上到沙發上,到地板上,從房間到客廳,母婿倆就這樣瘋狂著,每一次我不再抽出 來射精,而是直接射入了媚姨體內深處……然後相擁著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十點多鐘我才離開媚姨的臥室,幸好,姍姍還沒回來,而媚姨睡了整整一天。

第二十六章 媚姨的日記

隨著姍姍回來,我與媚姨沒有機會了。其實,我和媚姨還是很有分寸的,自從那晚後,我和媚姨原來那種彆扭的母婿關係就消失了,變得自自然然起來。她就是我的丈母娘,我就是她女婿,原來的小小心心,客客氣氣變了,其實我們也是心有靈犀。

不管怎樣,媚姨還是維護自己高貴華麗嫵媚的氣質,維護自己矜持成熟穩重的貴夫人形象。她一般不允許我隨便去弄她的,我有時要試探時,見她不太愉快的樣子,就趕快收手,但媚姨高明之處她永遠不會讓我死心,儘管她不讓我去動她,她還會給一個嬌嗔,一個理由,甚至一個媚眼。

那天我在家沒事,很是煩,不自覺地走進了林叔叔和媚姨的房間裡。說是林叔叔的,但一個月林叔叔在家時間不過十多天,他除了開會、出差,就是娛樂在外過夜,而且他喜歡的是二十歲左右的女孩,對於豐滿成熟的,他卻不喜歡。

在床頭上,我發現了一件疊得整整齊齊的睡袍,米黃色的,那是曾籠在媚姨身上的睡袍啊。我走過去捧在手裡,絲質的睡袍光滑柔軟,在我手中如水般流動著、閃爍 著耀眼的光芒,想著媚姨穿在身上那模樣,我下體奇漲。我躺上床去,用睡袍在包套玉莖上頂弄著,那種滑滑爽爽的感覺就像頂在媚姨臀部一樣,經過一陣瘋狂地自 瀆,一串濃精射在睡袍上面,頓時,精液那種如小兒般的特殊香味在房間瀰漫開來。 我用睡袍抹乾玉莖,疊好睡袍重新放在媚姨床頭。

猛然間,我發現媚姨的手袋沒有拿走,我看了看,裡面沒有多少東西,才知原來她換手袋。裡面有一本日記本,我掏出打開一看,全是媚姨記錄的日記。

好奇心終於戰勝了理智。我閱讀起來,裡面幾乎全是記錄媚姨女人情感的事。

有一篇吸引了我:

某月某日:這幾天姍姍跟那個男孩老在一起,我看她真是戀愛了,姍姍戀愛我不反對,但那男孩怎麼行?幼稚、體格差、沒有自立能力……要一個象雲峰的男孩就好 了,小峰雖出身窮人家庭,但這些經歷也有好處,是保證他有一個誠實、能吃苦耐勞的基礎,小峰人也優秀,人精明,頭腦靈活,肯鑽研,高大英俊不用說了,他體 貼人,有紳士作風……他不從政真是浪費了人才……想來想去,小峰比那小子強多了。讓姍姍跟他吧,叫老林給他一個職位,他一定能大展身手的。而且,姍姍原先 對小峰好像羞答答的,一定是對他有意思……

還是先看看小峰的意思,我想小峰一定會很驚喜的,一個農村男孩,怎麼會想到成為市長女婿呢,怎麼敢想到有一個美 麗純潔的公主呢?想也不敢想啊……我對小峰不知怎麼總想關心他一下,也許他在這裡太孤單,也許他太優秀,他剛來不久我就有他就是我兒子一般的感覺了……我 很奇怪有時的感覺,是不是我在少女時代他這種人就是我的白馬王子啊?……

媚姨的日記有好多是關於我的,我一路翻閱,這一篇,我更是驚了。

某月某日:可能要來月經了,這兩天特別想那事。昨晚上小峰給我按摩,開始我沒發現什麼,很舒服,但後來我覺得有些不對,血在滾,小峰以前只給我的背,手、 腳按摩的,不知什麼原因,他還按了我的頭、頸、大腿,讓我全身發熱卻又很舒服,腦子裡老出現那事……

我也很樂意讓他擺佈,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有意還是無意。 後來他真去摸我那裡,當時我全身麻了,但我心中還是很惱的,一個小輩,真不知好歹,把我當成什麼人了……真是色狼,這樣的人姍姍怎麼託付給他?我想都沒想 給他一巴掌,真還想再打幾下,但他就抱住我的腿求饒,那樣子真是做錯了事的孩子,那樣子真可憐……

他抱住我的腿,頭頂著我的腹部,我身體又是一陣麻,不知 為何我下邊熱熱的東西流出東西來,我真沒辦法,歎了口氣坐下來不理他,他就來了……他上來摸我好舒服,那種激動一生沒體驗過的,他撲在我身上時我下邊熱了 一陣,撫摸我胸時下邊又熱了一陣,他摸我下邊時竟是一陣陣地熱烘烘酸麻麻的,我知道不好,對不起姍姍,一心要抗拒。但身體軟軟的……

我記得我一直在抗拒, 但他還是來了,他好像是在強姦我,但卻令我最想的強姦,好舒服,他那根東西好長好大,比老林的長多了大多了,他進去時我只覺得他要剖開我的身體,頂入我的 肺腑,好舒服好舒服,一輩子沒挨過……這過程我都不知是怎樣發生的,不知道好像最初是在客廳後來怎麼又到了臥室了……

記得中間好像姍姍還打來電話……完 了,我才清醒過來。我知道我對不起姍姍,我只想打他解解氣,我想即使不是他強姦我也是引誘我的,我記得我一直是拒絕的……他是我未來的女婿啊……今天他走 了,說不再回來了,除了我,沒人知道原因。今天我靜下來想,小峰平常也不是這樣膽大妄為的人,難道是我錯了?我不想小峰離開姍姍,姍姍已陷進去了,我沒法 向姍姍交待,但我不敢相信是我錯,我在這過程中一直是拒絕的……我不想我錯,也不想小峰錯……

某月某日:小峰走後,我心也不知為何空空的,姍姍急死了,我真怕姍姍有個什麼長短……老林也急,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一個人說他該走,或者說走了就算 了?……連我也恨他,但又卻莫名其妙地又想替他說話。……晚上,我到姐家,和姐在房間裡,她知道我一定有什麼感情上的事了,睡覺時我跟姐睡,她還以為老林 要與我離婚……當我告訴她我和小峰的事時,我實在難以啟齒,除了老林之外,我還沒有跟第二個男人有過不正當的關係,哪怕一句歪話也沒有,免得人家認為我很 隨便,二三十年的形象毀於一旦。

這次怎麼了,一下子出了個驚人的事,還是與自己未來的女婿……姐也驚呆了,她直怨我……最後還是姐拿主意,她說小峰確實是 個優秀的男孩,這事主要怪我在家時穿著太隨便,穿個睡袍在一個年輕男孩面前晃來晃去的,小男孩血氣方剛,我又年輕是個迷得住男人的女人,以前只有兩個女兒 和老林在當然可以這樣,現在小峰也進來了……

姍姍和老林誰也叫不了小峰回來,因為小峰覺得對不起他們,這麼看小峰的確還是個好孩子。姐說,還要我去叫小峰他才可能回來……姐和我談了半個晚上,她說,她知道老林不常回來,但我們是有身份的人,她不反對女人可以有外遇,但我們這種人不應該有,她說姐夫年紀也大 了,對那事興趣卻不大了,可她還沒到四十歲,也特別地想那事,但人要學會控制,像她那樣要是私生活不檢點,自己又是婦女主席,全市婦女還不對她指指點點, 對家庭特別是女兒都有不好的影響。姐講得太對了……我們講著講著,不知何時又講到了小峰,姐說小峰這人真不錯的,高大英俊,更難得的是誠實有能力,細心會 體貼人,有上進心,跟姍姍可謂是郎才女貌……

後來又說到小峰和我的事,姐對小峰也很感興趣。我說小峰那個東西又長又大,女人一碰到就打顫,而且小峰那東西 硬硬的一個多小時不軟,弄得女人都癱了,說著說著,我下邊又是一陣麻熱,姐聽著也好久沒出聲。後來她大約意識到自己失態,才說姍姍真是有福啊。哼!那樣子 還說人,要是那晚是她不是我,她也一樣和小峰那個了……姐總算答應如果小峰回來由她來說小峰……

某月某日:前晚我真是瘋了,小峰也瘋了……我開始特別想那事,這一般時間都想,前晚恰巧姍姍出去了,我又想起那次和小峰的事,真讓我瘋狂啊。我不顧一切 了,我一定要!!我洗澡後,不知道怎樣才能進入,衣上的胸針是提醒我,我忍疼在大腿裡面刺了一根小木刺,我先故意給小峰找白髮,我把胸靠得他很近,他也沒 來,真是恨死他了,要象第一次那麼勇敢就……

我讓他來給我撥腿上的小刺,看他小心翼翼又怕又想的樣子我只覺得心中好得意,有一種大女人引誘征服小男人的成 功喜悅……小峰一旦有了狀態就瘋了,他拿他那又大又長又硬的東西在我身上到處蹭,蹭得我口甘舌燥,真是我從沒遇到過的,刺激要命!他吮吸我下邊,是從來沒 有過的舒服,小峰他真願給我吻下邊!這樣的男孩給他殺了也願啊!……

我從來沒有得過年輕的男人,第一次時老林也三十多了,我又小還有點怕他,老林一下子就 完事了,我一直以來沒什麼感覺,每一次都是感覺剛來他就完了,睡了,而且現在老林上了些年紀,還要到外邊玩,一個月才給我兩三次。小峰這個年輕男人讓我復 活了,中年女人征服小男人的感覺油然而生……我要讓小峰叫我媽!他越叫我做媽我越覺得刺激,兒子姦淫中年婦女媽媽,年輕兒子那種年輕有力才會表現出來……

只有這樣,那種刺激,那種征服感才讓我飛得更高更高……那晚我倆真是瘋了,一次又一次地做,現在我下邊還是麻麻的,有些辣辣的,感覺也厚厚的,是不是有些 腫了?……我想一下,雖然我想不起當時的過程,但我知道我一定很淫蕩,比玉艷還淫蕩……

就讓我蕩一次吧……出我意料,我越淫蕩,小峰他不反感,反而越下 流,還把那東西射在我臉上、嘴唇上、胸上還有小腹上,讓我無比刺激……想以前真是沒有激情,老林說他對我摳穴撩乳我也只是哼哼,真沒意思……

哦!現在我明 白了,和小峰時那不是淫蕩,那是激情!……

第二十七章 乾爹車禍致殘,乾媽自慰

我多想與媚姨多相處一段時間,但沒多久時間,一場突然而來的變故使我不得與媚姨分開了。

突然而至的變故來自乾爹。一直以來,我和乾爹乾媽並不是常在一起,偶爾去看一下他們。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