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飛渡(21-30章)

我轉過身來我撫著雅萍烏黑的長髮,將她的頭按向下身。雅萍就勢跪了下來,一口含住我的玉棒,頓時,我感到下身立即被她暖暖的軟軟的濕濕的唇舌所包圍,靈巧 的小舌更是輾轉纏繞,隨著她的套弄,更是爽快無比,好久,我覺得雅萍有些累了,而且我也要迫不及待地把漲得難的肉棒插到她下麵的小穴中。

我道:「乖寶貝兒,哥哥愛死你了!」

雅萍曼妙的側躺著,目中射出讓人顛倒迷醉的情火,媚聲道:「哥哥,你讓雅萍快活得死過去吧!」

我分開她修長的雙腿跪了下去,雅萍撲到我懷裡嬌聲撒嬌。我把她按倒下去,讓她自己大大的分開雙腿,才伸手撚住蜜唇間挺拔茁壯的蚌珠。雅萍頓時打了個冷戰,望向我的眼神中又是飢渴,又是哀求。

雅萍當然知道我在逗她,此時但若能讓我填補下身的空虛,她什麼事都願意做,聞言顫聲道:「雅萍是哥哥的……雅萍是哥哥一個人的……!」

我大喜用力親了她一下,讚道:「好寶貝兒,說的好!哥哥正是要你做我一個人的淫婦!」

我撥弄著她的蜜唇和蚌珠,手指被汩汩蜜汁塗的晶亮,雅萍挺身承受我恣意的輕薄,急促的喘著氣……

雅萍神智已陷入輕微的迷亂,似乎已聽不到我口中言語,渾身白玉般的肌膚變成了嬌艷的粉紅,美目緊閉,秀眉微顰,秀挺的小鼻尖佈滿細小的汗珠,嬌軀隨著我手 指的挑撥陣陣的戰抖,蜜壺內的嫩肉變成鮮艷的紅色,不住地抽搐。我見已把她逗的如此厲害,忙將灼熱紫紅的龜頭牽引至翕開的蜜唇間凹陷處。

雅萍接觸到我的剛 強,玉臀前挫,我就勢將龜頭刺入熟識的秘道,只覺一片火熱濕潤。雅萍唔地一聲,長長的舒了口氣,我知她甚是難受,一刻也不延誤地抽動起來。雅萍癱軟著身體 只知呻吟:「啊……喲……」

她舉起的雙腿搖搖欲墜。我分開玉腿,貼身壓上她綿軟的身子,雅萍擁住了我,湊上嬌艷欲滴的紅唇。我低頭含住了輕輕啜吸,她乖乖地吐上香津,我覺得在蜜壺中 的肉棒更加粗大,堅硬筆直的如同通紅的鐵棍,仿似渾然一體。雅萍覺察到了我的變化,挺動腰肢吞吐滾燙的玉莖。我含住她的小舌頭,下體大力的挺動。

這一次雅 萍比上兩回更不堪,聳動幾下就洩了起來。兩人的小腹間成了濕漉漉的一片,隨抽插發出滋滋的響聲。我緊摟著她的身體保持姿勢不變,雅萍的香舌和我深深佔據她 體內的玉莖成為兩人間的橋樑,內息的奔騰,我吐出了她的香舌,她明媚而略含羞意的美目精光內含,我知道她的功力定是有了很大突破,微微一笑,探手撚住了她 胸前的葡萄揉捏。雅萍原已恢復的乳頭在我手下又變成鮮紅的顏色,驕傲的變硬挺立起來。

我低頭將其中一顆含入口中嚙咬吮吸,一手大力揉捏著另一顆,雅萍用力 壓住我的頭,發出痛苦的嬌哼。我加快抽插,次次到底,只聽雅萍啊啊直叫喚:「啊啊……啊……哥哥……爽……爽……好……好……厲……害……喲……哦喔…… 啊……啊……啊……再……再快一……點……哥哥……幹死……我……了……啊啊……啊……」

身體擺動越來越劇烈,突然她死命抱住我,下體陣陣抽搐,陣陣柔流灑向我肉棒頭,她嫩穴口湧出一股濃稠的愛液……

好久,我從雅萍的蓓蕾中抽出肉棒,立起上身,緩緩退出堅硬的玉莖,雅萍嬌嫩的蜜肉依依不捨地留戀著……

我一把抱住在一旁眼巴巴看著的雪妮,使她跪在床上,掀起她短裙後擺,兩片潔白的玉臀現了出來,中間一條小溝,我用下體緊緊地頂住她的玉臀,探手大力揉捏她 的雙峰,一面在她的肩背又咬又舔,留下一排排微見血印的齒痕。

雪妮渾身戰抖,將頭埋入枕中,讓玉臀翹的更高,我雙手用力分開臀溝,把龜頭抵在臀間的溝上緩 緩往前頂,碩大的棒頭頂入了她灼熱緊窄的嫩穴。

雪妮咬住枕頭,壓抑著喉間的呻吟,我略微收攝心神,握住棒身,小幅度的抽動著,我知道雪妮性經驗遠不如淪為 人之玩物的雅萍,她的嫩穴僅被阿東開墾數次而已。

雪妮低聲地抽泣,卻盡力向後挺翹。我用力分開她的臀溝,讓肉棒一寸寸的慢慢刺入,她火熱的嫩穴死死夾住玉莖的感覺差點讓我狂野起來。我壓抑著一插到底的誘 人念頭,慢慢等待她適應這巨大的令她感覺把她身體一剖兩瓣的大肉棒,玉莖插入一半時,雪妮抓緊被褥的小手因過分用力而捏成一小團,我壓住她顫動的玉臀,暫 停了插入的動作,一手撫弄豐滿的乳房,一手撚轉桃源的蚌珠。

雪妮開始輕輕的嬌哼,嫩穴也規律地收縮起來。我凝神沉氣,將肉棒盡數慢慢插了進去。

這次雪妮的 反應不很強烈,想來已慢慢適應玉莖的粗大。雪妮收縮著玉臀使肉棒受到緊密的擠壓,我將玉莖拔了出來,又再插入花蕾。

往返數次,雪妮嬌喘陣陣,接著在我的一 次次抽插中浪叫起來,緊窄的嫩穴不住流出浪水,流到豐滿的大腿,先前蓄意掐斷的快感重新點點的凝聚。我放開手腳,大力抽插,雪妮收縮著臀肉,緊緊的夾著玉 莖,感覺棒極了,雪妮的陰道還真有彈性及包容性、更具吸引性,一直刺激著我的肉棒……

「喔……哦……哦……哥……好……好棒哦……啊……喔……喔……愛……愛……你……快……快幹……幹……幹死我吧……啊……啊……哦……」

此時,雪妮已能放鬆身體,享受著男女交合所帶給她的樂趣,而我被她的淫浪所感染,想到她媽媽前幾天也這樣被我幹,我肉棒更硬如鐵,頻率更快了……

「好……好……哥哥……我……死了……啊……啊……啊……啊……幹……幹我……快……我……快……死……了……啊……啊……啊……」一股熱液衝到我的龜頭上,雪妮顯然又被我插到了高潮。

但我卻沒有被雪妮急速衝出的淫液刺激而射精,反而讓我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低頭看著雪妮那兩片已被我抽插得紅紅腫腫的可憐陰唇,被粗大的陰莖帶進帶出,真是爽極了……

雪妮第二次高潮後,我又把矛頭指向了雅萍,我也將雅萍放成跪姿,她將夾緊我的兩雙腳放下後,然後我「噗滋」一聲,將肉棒又插入了陰道裡,我急速的前後擺動 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擊到雅萍的花心,她雙手抓緊了床單,一頭秀髮被我憾動得四處飄搖,甩著頭配合著我的動作淫叫了起來:

「啊……啊……好舒服……我被哥哥……幹得好爽……好棒啊……啊……啊……真好……用力……幹爛我……幹我……插爆我的小穴……喔……喔……喔……喔……啊……喔……啊……啊……」

「你這個小騷貨……再浪一點啊……你再浪一點……我會得你更爽……知道嗎……」

「好人……好哥哥……用力我……幹我……幹爆我的小賤……好棒……我被幹……得好爽……啊……啊……啊……好棒啊……對……用力……把你的大肉棒……完全地進來……頂爛我……幹翻我……好棒……啊……好棒……」

我這次毫不留情地幹著她的小穴,肉棒進出時,讓她穴口的陰唇也隨著肉棒的動作而不斷地翻吐著,她的頭好像澎湖的女孩跳著長髮舞那般上下甩動。我拉著她的手,讓她的雙手反剪在背後,然後繼續前後挺送著,她這時候變成上半身懸在空中,然後被我從後面不斷地攻擊。

「啊……啊……啊……我好爽啊……我的小穴……被幹……得好爽……小偉……我好爽啊……我要飛了……啊……啊……啊……」

幹了雅萍幾百下後,我那強健的陰莖已讓我快控制不住的要射精了,我不禁叫道:「……好……我……幹……我……幹死你……呵呵…………呵……呵……最親愛……的老……婆…………老……婆……我……我快射了……射了……」

「哥哥……射……射……沒……沒關……系……射進……去……啊……啊啊啊……」雅萍似乎已受不了我的急攻強襲般,身體強烈的顫抖起來。

我越抽越快,雅萍已變成了狂喊亂叫,身體狂擺,我只覺得龜頭越來越如火般灼熱,我忍不住全身一顫,一陣快意衝擊著我的精關,我緊追著快感大力的挺動,終於將股股精液注入她火熱的嫩穴……

好久,我虛軟了下來,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後,就直接抱著雅萍的胸部伏在她背上……

當晚,我就睡在二女的中間……

第二十五章 媚姨芙蓉帳中再消魂

其實在我的生活中,所接觸的女人姑娘無數,有美麗漂亮的,也有一般的,在我的親人或身邊的人中也一樣。比如林叔叔的弟弟的愛人容貌上並不是很出色,但很有本事,經營一個大公司,而且我們在生意上有經常的接觸,也有好多女性,有的吸引我,但我並不是一個很亂的人。

也許,我在青春期就被嬸嬸開導並且和妹妹亂倫的事影響了現在的我,我對家中的人,特別是這些美貌嫵媚的女人,天天在一起,情愫頓生,特別看到她們衣少欲露時,就想摟住她……

自從上次與我的准丈母娘媚姨那次荒唐事後,我很少回家,一個星期也只回三四次,而且呆也就是晚飯後一兩小時。我還是怕媚姨的,怕她更深處是來自於怕林叔 叔。我迴避著媚姨,而媚姨在我到來之時更是注意自己,她總是與我保持一定距離,就是洗澡後也不像以前那樣穿著睡袍出來,總是在盥洗室中穿好外衣才出來。

就在我和艷姨、姍姍同住一個月後,姍姍就面臨文化考試複習了,為了不影響,她決定不再和我到艷姨那裡住,和她一同回家住,雖然在她家我倆各睡一間,但每兩三天我還是要趁家人不在和姍姍做愛。同時姍姍還允許我和艷姨約會。

當然,林叔叔和媚姨早知道我和姍姍的那一層關係了,但他們不知道我另外和艷姨或是其她女子的關係。

我和姍姍在家住了十多天,林叔叔很少回家。我發現媚姨有個變化,就是當初剛來時她總是洗完澡穿好套裝或是外衣外褲才出來,或是看電視或是與我聊天,讓姍姍 在房中看書,但漸漸地,她有時穿著睡袍也出來做些事了,後來她純粹洗完澡後就一件睡袍,我常偷看著這位雍容華貴、艷麗非凡、嫵媚無比的貴夫人,真是一位天 生麗姿、風華絕代的美嬌娘。心中總有別樣的衝動,但由於姍姍和林叔叔的原因,我總能強壓下去,另一方面,我還想做她的女婿,做一個孝順的晚輩,讓媚姨知道 她有一個好女婿,讓她對我刮目相看。

那晚,我們吃晚飯不久,姍姍就接到電話,說她一個好朋友找不到了,問在不在,姍姍也很著急,就出去了。

我和媚姨看電視等著姍姍,大約半個小時過去,姍姍來電話說她們已找到了朋友,她的朋友被男朋友甩了,很傷心,情緒低落,到處亂跑,為了防止意外,姍姍和幾個朋友守住她開導她,今晚不回來了。

不久,我就去洗澡,準備休息了,早休息是我在部隊養成的好習慣。

洗出來後,我頭髮沒幹,就坐在沙發上繼續看電視等頭髮幹。我出來時,媚姨已經回到她房中去了。

大約看了十多分鐘,媚姨又出來了,我一看,啊!此次澡後的媚姨比任何時候更顯得雍榮華貴、嫵媚多姿,她一身肉色的睡袍,兩根吊帶細細的穿過她渾圓的雙肩, 雙兩條胳膊滑膩光潔,雪膚滑嫩,柔若無骨,宛如兩段玉藕,雙乳前聳,乳尖突出,乳溝深深,一串白金項鏈掛在她潔白細膩的脖子上,走動時飽滿豐腴的雙峰微微 晃動著,睡袍彷彿按照她的身段所裁,緊腰,至髖臀部也緊包著,勾勒出她美好的腰身和豐滿的臀,睡袍光滑閃爍,柔墜而貼身,使媚姨身體凹凸畢現,曲線優美, 一頭披肩秀髮似瀑布般撤落在她那肥腴的後背和渾圓的肩頭上,籠著丰韻的雙腿,襯托著渾圓的豐臀,更顯肉感。媚姨的睡袍光柔而垂墜,那光滑的睡袍摸上去手感 一定好極了再看她如花的面龐,彎而細的眉毛被精心描過,隱約可看出眉黛中含粉,柳眉下一對丹鳳媚眼,黑漆漆,水汪汪,睫毛曲捲,雙目含情,紅唇欲滴,睡發 彎彎曲曲。更增嫵媚……而媚姨臉竟有些紅潤,彷彿藏羞事……

我看呆了,一時間眼睛轉不過來,一陣子才感到自己失態。那是我的岳母呀!

媚姨坐在我身旁,和我談了一下,談什麼我不在狀態,我只覺得心快口乾,但我橫下心來,克制不了我不信!過一陣,媚姨道:「小峰,別動,你頭上好像有根白髮,過來媽給你撥了。」

我在些驚訝,媚姨對我自稱「媽」沒有多少次,這種親呢讓我一下還有些不適應。

「怎麼,不想當我女婿呀?」

「沒……沒……有,媚姨。」

「你總不肯叫我一聲媽,姍姍跟你這麼久了。」

「還不太適應……」

「你呀,得了好處還不賣乖,試叫一次,叫了就習慣了。」

「媽……」

「哎……」媚姨親熱地答應著,「過來,我給你撥了白髮。」

按媚姨的意思,我跪在她跟前,她在我頭上找著。我的臉距媚姨的乳房不到五公分,我清清楚楚看到媚姨的乳房,絲質睡袍裹著的軀體裡,一雙紡錘飽漲雪白的大奶 子將睡袍撐得圓鼓,大大的奶頭突現出來,從乳溝看下去,大約媚姨將睡的緣故吧,裡面沒有乳罩,從媚姨的乳間傳來絲絲縷縷迷人的香,使我腦子發糊,我忍住自 己才沒摟住她沒親上她的乳上去。

媚姨扯下一根發黃發,又在我頭上撥弄一陣,說:「起來吧,沒有了,年紀輕輕頭髮就發黃,要注意一下休息啊……我先去睡了。」

我「嗯」了一聲,媚姨終於要走了,我可以解脫了。

媚姨起身剛要走時,「哎喲!」叫了一聲,我忙問道:「媚姨,怎麼了?」

媚姨說:「沒什麼,大腿裡突然有些刺疼刺疼地,我回房去看……你還是不肯叫我做媽……」

過了一會,她又出來了,坐在沙發上,叫我道:「小峰,過來給媽看看,好像我大腿裡有根刺,我看不到。」

我過去,媚姨道:「像剛才那樣。」於是我又跪在媚姨的跟前。媚姨把雙腿張開些,說:「看見嗎?」

我說沒見,媚姨嗔我一眼道:「你往裡看呀……」

媚姨的睡袍下擺只到膝蓋處,我弓著身從媚姨睡袍下擺口往口一看,呀!媚姨肉色的睡袍裡邊穿著一條紅艷艷的三角小褲衩!真是性感撩人極了!我血湧了上來,但仍克制道:「沒見,等姍姍回來再給你看一下吧。」

媚姨道:「刺疼刺疼的,哪能睡得著。小峰,伸手去給我摸摸。」

我伸手進到媚姨膝蓋裡約十幾公分地方,問:「哪一邊?」

「左邊……」 我摸著媚姨左側腿,光滑而有彈性,手感好極了。

「往裡,內側……」媚姨道。

「再往裡……」

「再往裡……」

再往裡?再往裡就到了女人那裡了,媚姨今晚怎麼了?是不是想男人了?

不管媚姨是不是想男人,但我一定要克制自己,林叔叔長期不在家,媚姨正值虎狼之年,良田不容久旱啊。但我作為她女婿,再也不能像前一次那樣了,這種東西沒 得很想,得了以後又後悔,上次媚姨就這樣,而且差點讓林叔叔知道。而且我以前和嫚媛阿姨、艷姨、姣嫂、雪妮她們做完也是很後悔的。

但我實在無法忍受這嫵媚性感婦人的誘惑,我在媚姨大腿根部摸尋時,媚姨道:「過一點……過一點……」

過往哪裡我哪知,摸過來摸過去。媚姨那個包真是太誘人了,在過來過去時,我趁機摸了幾下那撩人紅褲衩上的漲包……

摸了一陣,媚姨白了我一眼,嬌嗔道:「上次你發瘋時哪裡都敢摸,這次怎麼了?幾次對了又移開……」

媚姨的媚眼讓我血在燒,我不顧一切了,手貼在她小褲衩的漲包上,輕輕撫摸著,柔聲道:「是這裡嗎?媚姨?」

媚姨又嗔了我一眼,輕掀起了睡袍下擺,拿我的手到她大腿根內側一處按在那裡,道:「小峰,你這是往哪裡摸呀……這裡……」

我愣住了,仔細看時,媚姨大腿根部靠近小褲衩邊緣之處,有一根小小的木刺一下在刺在她肉裡。我臉刷地紅了,媚姨道:「還不去拿鑷子來撥了。」

我到房中拿來鑷子,給媚姨撥了。弄好後,我剛要起開,媚按住了我,「小峰,是不是又想姍姍了?」

我不知如何回答。

「你呀,也不愛惜自己身體,姍姍天天在你身邊,離開一會也不行。」

「姍姍這幾天來例假了……」不知為何,我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來。大約當時是想說我好幾天沒有過,太漲了吧。

「哦。」媚姨媚眼含春,媚姨從沙發頭抽過一張紙巾遞給我,嬌嗔道:「小峰,你真是壞……剛才弄得我下邊……都濕了……你要給媽擦乾……」

媚姨的一個嬌嗔真是讓我骨頭輕了五分,真是柳暗花明,峰迴路轉呀,我接過紙巾,道:「媚姨,我來給你擦……」

我跪在媚姨跟前,用紙巾輕輕在按在她胯間的漲包上。媚姨的睡袍下擺已拉至腿根,露出媚姨豐瘦柔滑、雪白若無骨的腿來,在她兩腿根部,一條奪目紅艷艷光滑發 亮的三角小褲衩緊繃在那裡,中間一個軟而彈的包高高隆起,被約二指多寬的褲衩擋住了,而褲衩上面,竟是一條長長的濕痕。我輕輕地在上面擦著,啊,這裡就是 只有林叔叔才能摸弄的地方,多麼美呀!再看媚姨時,她不再看我。擦了一會,我道:「媚姨,舒服嗎?」

媚姨媚目含春,嗔道:「真是壞死了……,上次你真是瘋了……把那東西……射在我裡面……,讓我緊張了好多天……」我不知媚姨是責是怪還是什麼,但她話裡分明有一種男人無法抵制的誘惑,讓我心魂蕩漾,我大膽地把拿紙巾的手悄悄地從媚姨小褲衩邊緣揭開,伸到了裡面……

媚姨繼續道:「我還沒放上環,要是懷上了……叫我如何做人?……哦……哦哦……好壞的小峰……以後你漲了……只能……只能射到我身體外邊……哦……好壞!……」

媚姨邊說,我用紙巾邊輕輕地在她內褲裡的穴口擦著,當媚姨說出那心跳的話時,我更興奮了,而她自己穴中的水也汨汨冒出來。

聽到媚姨對上次只是擔心,並且不允許發後再把精液射到她體內,再笨的人也知道,只要不射精給她,她是允許和她有肌膚之親的。尤物在懷,我熱血沸騰,此時手中的紙巾也全濕了。她那裡哪裡能擦得幹的?越擦水越多,越擦越濕……

我丟掉了濕紙巾,手指在媚姨的小褲內撫摸著,隨著玉液的增多,她小褲內的包上已是滑爽無比的了,我輕撚著裡面肉縫的小肉珠,在上面劃著圓圈,爾後,中指探進那水漣漣的花蕊之中。

啊,就是這裡曾為我生下了妻子姍姍,還為我生下了個小姨子婷婷,十多年了,這裡是林叔叔快樂的天堂,是多少男人夢中的樂園呀。我得媚姨的所賜,今後一輩子 在她女兒姍姍的這個地方尋歡作樂,今天得弄一下媚姨,她這裡依然和女兒姍姍的那樣敏感、嬌柔和白嫩,依然那麼水滑、美麗、迷人,更添了豐滿和膏瘦!

我怎能抑制得住自己呢,一個雍榮華貴的市長夫人,一個風情萬種的女局長,一個端莊賢淑的丈母娘,一個成熟嬌媚的美婦人,一朵風姿綽綽的玉牡丹,一隻蕩人心魂的玉面狐狸,此時在我面前玉體橫陳,花蕊欲露,花蜜長流,我怎雙眼不冒火?

我的手指輕柔地在媚姨漲包上撫弄著,媚姨嬌吟不止:「哦哦……唔……好壞……啊……壞透了的……小峰……哦……啊……」

媚姨愉快的呻吟更激起我為她服務給她更大歡樂的慾望。紅艷艷的小褲上更濕了,我突然好想好想親吻媚姨這性感的地方,我要感謝它為我生下了姍姍給我帶來歡樂,它自身也將帶給我歡樂……

我撲在媚姨的腿間,埋頭到她胯部,媚姨洗澡後這裡帶有淡淡的香水味,我在媚姨包上隔著小褲不住親吻著,邊吻邊喃喃叫道:「媚姨,你太好了,我太愛你了……」

媚姨雙手捧著我的頭,任我親吻。我一手解下她小褲的活扣,啊!一個美麗潔白,豐彈漲挺無毛大饅頭呈現在我眼前,它就像一個豐滿的乳房一樣飽漲豐彈,所不同 的是,在它中間,一條裂縫由上而下,鮮紅粉嫩的花蕊,肥厚的兩片花瓣,整個肉縫及大包四周,沾有滑滑的瓊液,我輕輕吻著肉縫,伸出舌頭舔弄著花蕊,用嘴唇 含住那粒粉紅色的肉粒,又舐,又咬。媚姨呻吟聲更大了。

「哦哦……好壞的小峰……壞女婿……吃得我……好舒服……啊……哦……好舒服……」

「寶貝….別再……弄了……媽媽……心裡好……難受……下麵好……癢……快……心肝……快給……給我……吧……」親夠了媚姨的那美麗的牡丹花,我自下而上,隔著睡袍親吻她豐滿平滑的小腹,直到她大奶子下,然後吻上了她那豐彈的大奶子,我抱著媚姨的腰撲在她的身上,隔 著光滑的睡袍不住吻著,吮咬著她的奶頭,漸漸地,媚姨的奶頭硬起來了,如葡萄般大小,當兩顆奶頭都硬起來後,那兩點把她的睡袍更是頂得凸顯出來,我從媚姨 肩上把她睡袍的吊帶弄滑到她胳膊上,褪下她睡袍上半部,一雙豐滿柔彈的大奶子出現了,白嫩的大奶子上可見有青色血管,我搓揉著,吮吸著奶頭,媚姨的奶頭在 我口中硬而且翹,吻著吻著,我漸漸往上吻到了她的雪頸,面龐,直吻上她性感的嘴唇。

我和媚姨接吻久久沒分開,我一手摟著她吻著,一手不住去搓揉她豐漲的大奶子,一會又去輕揉她胯間的小乳房……她性感溫潤的唇,她柔軟滾燙的舌,她嫵媚生姿的面容,她蕩人心魂的呻吟,她成熟性感的誘惑,她高貴矜持氣質,無不讓我著迷。

我脫去衣褲,露出六寸多長一直上翹的玉莖,在媚姨的小腿、大腿、小腹頂弄著,直頂到她的腋下,接著又頂上她的大奶子上,奶頭上,然後在媚姨深深的乳溝中頂弄,同時兩手捧住她乳房往中間擠,讓大奶子夾住大肉棒在頂弄。

媚姨哪裡受過這種心跳的挑逗?口中連連道:「哦哦……好壞……壞女婿……壞死了……好舒服……啊……哦……好舒服……」

我把玉莖往上挑,直達媚姨雪頸處,頂弄了一番後,直把玉莖貼到她嫵媚的面龐上,用棒頭輕輕搓弄著她的面龐,眼睛,鼻樑和性感的紅唇……

「小壞蛋……快……快把我抱到床上……」媚姨已是慾火攻心了。

於是抱起媚姨,來到她房間,房中早已打開了柔暗的燈光,我把媚姨放躺在床上,再仔細欣賞眼前的美人兒,啊!真是耀眼生輝,賽似霜雪細嫩的肌膚、高挺肥大的 乳房、褐紅色的大奶頭、艷紅色的乳暈、平坦微帶細條皺紋的小腹、深陷的肚臍眼、大饅頭似的陰阜,一粒陰核像花生米一樣大,呈粉紅色,粉臀是又肥又大,看得 我欲焰高張,一條肉棒暴漲,尤其那個龜頭像小孩的拳頭那麼大。

媚姨的一雙媚眼,也死盯著我的大肉棒看,看得她芳心噗噗的跳個不停,蜜穴裡的淫水不由自主的 又流出來。

媚姨睡袍包裹下的胴體,是那麼樣的美艷,身材保養得如此婀娜多姿。我伏在媚姨身上,抱著她,撫弄她大奶子和胯間小奶子,我是越摸慾火不斷的上 升。

媚姨被摸得豐臀左搖右擺,麻癢欲死,淫水直流,口裡淫聲浪調嬌喘叫道:「乖兒!媽實在……受……受不了……了啦……別再……了……媽要……要……你 的……插……媽……。」

我一看媚姨的神情,知道是時候了。於是站了起來,也不上床,順手拿了個大枕頭墊在媚姨的臀部下麵,將她兩條粉腿分開抬高,立在床口用老漢推車的姿式,用手 拿著肉棒將龜頭抵著陰核一上一下的研磨,媚姨被磨得粉臉羞紅、氣喘吁吁、春情洋溢、媚眼如絲、渾身奇癢,嬌聲浪道: 「寶貝……親兒……媽的小穴癢死 了……全身好難受……別再磨了……別再挑逗我了……媽實在任不住了……快……插……進……來……吧……」

我被媚姨的嬌媚淫態所激,血脈奔騰的陽具暴漲,用力往前一挺,「滋」的一聲,大龜頭應聲而入。

媚姨「啊」一聲,感覺全身從上到下,從腳底到手心一陣酸麻,我停住了,好一會,媚姨道:「小壞蛋……插得好深……」

我道:「媚姨,還沒全進去呢……」

媚姨聽說還沒全進去,心裡猛地一驚一顫,於是挺起豐臀,口中叫道:「寶貝!快……用力……整條……插進來……。」 我於是一插到底。

「啊……真美死了……」 大龜頭抵住花心,媚姨全身一陣顫抖,陰道緊縮,一股熱呼呼淫水直衝而出。

「乖肉……快……用力……」

頁: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