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居老人

我進去之後,就把水果打開請張伯伯吃,為了方便,我是買已經削皮、切好的水果盒;然後開始幫他收拾房間,邊收拾、我還邊叫張伯伯趕快吃水果。可是張伯伯卻站在一旁動也不動,衹是愣愣的看著我發呆,我以為張伯伯還在生氣男友的事,所以我又再次跟他道歉,可是張伯伯衹是搖搖頭不肯說話。

過了一會,張伯伯突然掉下眼淚。我看著哭泣的張伯伯,也嚇了一跳,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衹得連忙又是安慰、又是道歉的。

這個時候張伯伯卻握住我的手,哽咽的說,他原本以為上次我看到那些色情玩意之後會不理他,他說老婆死的早,這些年來無依無靠,生活又困苦,所幸他也沒有什麼不良嗜好,生活開銷勉強還能維持,但生理上的衝動卻是在所難免,所以才會收集那些照片、剪報,他並不是下流的人,好不容易有我們這些好心的義工來關心他,他好怕以後又要孤單的過日子……

我聽了更覺得男友真是千萬個不應該,張伯伯根本就沒有錯。

看著張伯伯邊說邊哭,我連忙扶著他,讓他坐在床沿,張伯伯可能是哭的太傷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顯得很可憐,我趕緊拿毛巾幫他擦臉,擦著擦著,張伯伯突然用力的咳嗽起來,我想張伯伯大概是嗆到了,於是坐到他身旁,輕輕的拍著他的背,過了一會,張伯伯才漸漸的不再咳了。

我為了安慰張伯伯,就告訴他說我不會因此而不理他的,況且,生理上的需求本來就是正常的啊——雖然我在說這些話時還是覺得有點難為情,但為了不再傷張伯伯的心,我還是鼓起勇氣的說出來。

這時候,張伯伯緊緊的捉著我的雙手,激動的說:「謝謝!」我反而覺得很不好意思。

突然之間,我覺得張伯伯真的是好可憐,年紀說大也不算太大,行動不便,又孤苦無依,生理上有衝動,衹好靠那些照片、剪報,還有充氣娃娃來解決——這是人之常情,可是我男友卻那樣羞辱他!

心裏突然有一種奇特的唸頭,像是想替男友贖罪,又像是想慰藉一下這個可憐的老人,我慢慢的將張伯伯的手拉過來放在我的胸前,當張伯伯的手快要碰到我的胸部時,我緊張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張伯伯發現我要做什麼時,衹是張大眼睛看著我,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

終於,他的手隔著衣服按著我的胸部!

這個時候張伯伯才突然有了反應,他急忙把手抽回去,低著頭不敢看我,氣氛變的相當尷尬!而我也覺得很難為情,急急忙忙收拾了東西,就跟張伯伯告別了……

我回到家之後,一直想著我今天的大膽行為,我不知道我當時在想什麼,不過,除了難為情之外,我並沒有後悔、或是覺得對不起誰的感覺,唯一的印象就是,張伯伯那枯瘦、冰涼的手貼在我柔軟、溫熱的胸部時,張伯伯似乎在那瞬間閃過一抹安詳的表情……

後來又到了既定的探訪行程,我跟其他2個義工到張伯伯的家去拜訪他,我本來還擔心張伯伯會不會有什麼異樣的舉動,可是一直到我們要走了,張伯伯都跟平常一樣沒什麼不同。

終於,我們東西收拾好要離開了。

張伯伯蹣跚的走到門口要送我們,我看著張伯伯一副慾言又止的模樣,心想該不會是想跟我說上次的事情吧,所以當我跟另外2個義工媽媽分手之後,我又折回張伯伯的公寓去……

張伯伯一開門發現是我,顯得很高興,口齒不清的連聲請我進去坐一坐,等我坐定之後,張伯伯又是那副慾言又止的模樣,結果2個人半天沒吭聲,氣氛又變得尷尬了——我心想,張伯伯一定是為了上次摸到我的胸部的事情而想跟我說些什麼,衹是我猜不出來而已……

這樣一直沉默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我就問張伯伯是不是想告訴我什麼事?張伯伯聽我這麼一問,突然笑得很不好意思,然後結結巴巴的問我,為什麼上次要讓他摸我的胸部?

我當然不會說是因為可憐他,因為這些獨居老人的自尊心特別強,如果妳表現出可憐他們的心態,反而會傷害到他們,所以我就告訴張伯伯,是因為我男友的不禮貌、以及表示我支持他發泄生理需求的方式。

張伯伯聽了之後,又是不停的說著「謝謝」,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突然,張伯伯安靜下來,不發一語,我搞不清楚張伯伯又怎麼了,於是不停的問他怎麼了?不舒服嗎?過了半餉,張伯伯才用細如蚊蚋的聲音說,能不能再讓他摸一下?

我沒料到張伯伯竟會提出這種要求,登時我瞪大眼睛,傻愣愣看著張伯伯,張伯伯一看我的反應,就轉過身去,一直說對不起,叫我不要理他。

我本來被張伯伯的要求嚇了一跳,但是看到張伯伯這種反應,我就知道他其實是鼓起很大的勇氣才提出這種要求的,我一方面怕傷到他的心,一方面又可憐他,而且上次也是我主動讓他摸的,想想這樣做其實也是撫慰一個孤獨老人的方式!

於是我站起身來走向張伯伯,輕輕的牽起他冰涼瘦弱的手貼在我的臉上,然後慢慢的滑向我柔軟的胸部,最後停在我的乳房……

張伯伯定定的看著我,突然,眼淚就這麼沿著他斑駁的臉頰滑落。張伯伯嗚咽的說著感謝的話,他說上天待他還算不薄,原本那場大火讓他家破人亡,身體傷殘之後他還一度輕生,沒想到這麼一個糟老頭,還有像我這麼善良的女孩子願意這樣花費時間精神來照顧他、關心他,甚至還接受他這麼無理的要求。

我看張伯伯這樣子也忍不住掉下眼淚,心裏默默的想著我所擁有的幸福,也想到社會上還有那麼多人得這麼努力才能勉強維持生活,其他的需求、或是生命的尊嚴衹能碰運氣了,我不禁緊緊抱著張伯伯,希望能多給他一些溫暖的感受!

就這樣,過了一會,我發現張伯伯的手正輕輕的搓揉著我的胸部,我嚇了一跳,趕緊推開張伯伯,張伯伯被我這麼一推,整個人就跌倒在那張破舊的床上,我懊悔著我的魯莽,立刻過去查看張伯伯有沒有受傷。

張伯伯是沒有明顯的外傷,但是很顯然,我是傷了他的心,他開始哭嚷、嘟噥著一些聽不清楚的話,衹聽得出來什麼「……欺侮他……老不羞……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等等的。

無論我怎麼說他都不肯起來,直往床與墻的角落擠去,還叫我回家去,不要再來了。我真的覺得我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明明是來安慰張伯伯的,也是我主動讓他摸的,結果就因為我一時的緊張而推開他,也同時羞辱了他的尊嚴!

我急著想辦法安撫張伯伯,並且表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張伯伯衹是縮在床上,背對著我,不肯理我。我想,衹有表現出我是真心誠意要對他好,而不是要玩弄他,才能化解張伯伯對我的誤會了——唸頭一轉,我咬著牙脫掉外套,然後慢慢的解開上衣的鈕扣……

當時天氣雖然不很冷,而且是在室內,但衹剩一件內衣的我還是冷的起雞皮疙瘩,可是,想到如果因此能幫助一個自尊受損的老人,這一點點的犧牲是值得的!

於是我慢慢的躺上床,然後抱住張伯伯的頭,將他靠在我的胸口,老人家的體溫不太高,當張伯伯的後腦勺貼上我的胸脯時,我覺得冰涼而扎人。張伯伯起先還掙扎了一下,不願意靠過來,後來好像發現靠著的是我半裸的上身,他驚訝的轉過身來……

張伯伯兩眼發直的盯著我的身體,我被他看的很不好意思,但是又怕我萬一又搞砸了,恐怕張伯伯再也不會相信別人了,所以我乾脆閉上眼睛,什麼都不想——感覺上好像過了很久張伯伯都沒有動靜!正當我打算睜開眼看看情況時,我感覺到一衹冰涼的手輕輕的包住我的乳房……

我嚇了一跳,但是很快的我就忍住那種害怕的感覺——張伯伯的手就這樣包覆著我的胸部,偶而輕柔的捉一下我的乳房……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後,我發現張伯伯正笨拙的試著要脫下我的內衣,這時我開始緊張了,我不知道該不該讓張伯伯脫下我的內衣——萬一事情一發不可收拾的話該怎麼辦?

可是,我又怕我要是阻止他,會不會又傷了他?

當時我的腦子裏一團混亂,滿腦子全都是散落一地的色情照片、充氣娃娃,還有男友惡言辱罵張伯伯的景象……

突然間,我覺得我的乳頭上傳來一種柔軟、濕熱、帶點刺痛的觸感,原來在剛剛發呆的時候,張伯伯竟然已經解開我的胸罩,他現在正含著我的乳頭,用力的吸著,彷彿是一個饑渴的孩童正接受著母親的喂哺!

我原本驚恐的情緒在看到這景象之後,頓時平靜下來,我輕撫著張伯伯灰白稀疏的頭發,感動著我終於能慰藉一個需要被關懷的心靈!

張伯伯貪婪的在我的2個乳房上吸出了一個、又一個紅色的印子,乳頭也因為張伯伯吸的太用力而隱隱脹痛——然而我當時卻認為,承受這一點點的痛就可以讓一個傷殘老人得到尊嚴和希望,如此的代價真是微不足道!

過了許久,張伯伯抬起頭看著我,眼神已經顯得精神許多,也年輕許多,他的表情好像是那種傳統農村的老農在豐收後,感恩謝天的模樣——看到張伯伯這樣子的改變,讓我心裏感到更加踏實!

結果,張伯伯在此時卻對我說「能不能幫他把衣服脫掉?」我楞了一下,不知道張伯伯打算作什麼?而且我長這麼大,也衹看過男友的身體,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勇氣去看另一個男人的身體,即使他是一個需要關懷的傷殘老人!

張伯伯又說「不好意思,但是他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能不能好人做到底,讓他光著身子抱我一下?」

我本來不想答應他,但是看到張伯伯因為我的付出而有這麼好的轉變,況且我剛剛連胸部都讓他吸了那麼久,還留下一大片吻痕,就算在讓他的身體貼著我也不算什麼了吧?!再說,如果真的情況不對,以張伯伯的身體情況,我也應該還來得及抽身吧?!

看著張伯伯殷切期盼的臉,我一咬牙,微微的點了頭,然後開始幫張伯伯脫下他的毛背心和衛生衣。才剛脫完,張伯伯表示連褲子也要脫,我心想,好吧!於是就把張伯伯的褲子也脫掉,衹留下一件寬鬆的四角內褲不敢脫。

張伯伯也沒有勉強我脫他的內褲,他一臉興奮的將我壓在床板上,又親、又舔、又抱、又摟的——看到張伯伯這樣有點急色的模樣,我想,即使是他那已過世的老婆,年輕時也沒我漂亮吧?

想到這裏,我竟然有種優越感,我想,反正都已經到這地步了,就讓張伯伯逞一下手足之慾吧,這樣就可以讓他的靈魂得到救贖,也可以彌補我男友所犯下的錯誤——一方面,這種唸頭也是為了說服我自己,為什麼現在光著上身躺在床上,讓一個獨居老人上下其手。

人或許都是貪心的,有了飯吃就想要喝湯,有湯喝就想吃飯後水果——現在張伯伯竟然掀開我的裙子,打算脫我的內褲!這下子我可不能任他予取予求了,連男友多次要求我都不妥協的最後防線,連我最親密的男友都不曾見過的我的私密地帶,張伯伯怎麼可以呢?

我趕緊拉住內褲,不讓張伯伯脫掉,並且哀求張伯伯說,「妳可以摸我、親我,但是不可以脫我的內褲」,張伯伯卻立刻跪在床上,哀求我說「讓他看吧,他已經幾十年沒看過女人了」,他甚至還說「那些照片上的第三點都看不到,他已經不記得女人長什麼樣子了,他也保證他不會亂來,要我可憐可憐他一個糟老頭吧」……

我雖然覺得張伯伯很可憐,可是我實在是沒辦法讓別人脫下我的內褲!

張伯伯看我不願意的樣子,竟然說「如果我不答應,他就跪著不起來了」!當時我心裏頭真的是急的不得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又不可能讓張伯伯這樣跪著不起來,但是我也不願意讓別人看到我全裸的模樣。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張伯伯竟然在床板上磕起頭來,木板床被張伯伯的頭敲的砰砰作響!

我連忙扶起張伯伯,不讓他再磕下去,看著張伯伯這麼痛苦的樣子,我實在是不忍心,心想,事情發展到這地步我也有責任,我告訴張伯伯說,「好!我答應妳!但是妳真的不能太過分喔!」

說完,我緩緩的站起身來,硬著頭皮解開我的裙子,脫下裙子之後,我的手卻不敢繼續動作。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