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居老人

(一)

我是一位個性極度害羞的乖乖牌女孩子,從小到大功課都是名列前茅,人也長得挺漂亮的,從國小到大學,總是一直不乏男性仰慕者的追求。直到現在,我已曾交過兩位正式男友,小妹現在仍就學於臺北的某國立大學。

也許該感謝我媽媽在懷胎九月時,毅然辭去煩心工作,專事生產,並於期間嚴格忌口,辛辣不沾之功勞吧。我是一個天生擁有一身雪白膚色、及亮麗面容的美麗女孩。

又因為從小我就對美食毫無眷戀,所以我一直能夠保持著苗條纖細的姣好身材。勻稱修長的骨架,總讓我看起來比實際身高還要高些(實際上我衹有164cm啦,但常常有人以為我有接近168cm的實力^^)。

因為生性內向,所以朋友們對我一致的印象都是:她聲音細得像蚊子捂著嘴說悄悄話,每天平均說話的字數可以用十根手指頭算出來吧!

也許妳很難相信,除了家人及男友外,我真的沒有勇氣一個人在朋友們面前一口氣說上一整句完整的話,更別說是陌生人了——因為那樣會讓我感到十分窘迫!

通常女孩子好姐妹淘們,沒大人時喜歡嘻嘻哈哈地聚在一起瞎攪胡鬧,【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完全沒有形象囉。但我即便跟很要好的朋友們在一起時,也衹敢怯生生地躲在旁裏靜靜傾聽。偶爾,我的好姐妹們會聯合起來作弄我,逼我非要在大家面前說上幾句無關要緊的話兒,我常常是吶吶了半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且羞紅的耳根子一定會發燒半天。

去年寒假,我參加了一個學校公益社團舉辦的活動,是關於寒冬送暖給獨居老人、或流浪漢的愛心性質工作。

我曾邀男友一起參加,但他很乾脆爽快地就拒絕了我的提議。他說他並不是吝於付出愛心的人,但卻覺得生活中有更急迫的事情該先去顧及,比如念好書、賺點學費貼補家用之類的,所以不打算參加這個義工性質的活動,也勸我最好放棄這個唸頭,多為自己將來想想。

但我總覺得,身為一個幸福的女大學生,這輩子受之於人實在太多了。想想自己過去一直衹懂得汲汲營營地用功考試、唸書,從未想過照顧需要幫助的人,倘能利用這次寒假餘暇,稍盡些綿薄回饋於社會,應該是件很不錯的事情!

於是,不顧男友的堅決反對,我毅然參與了這一係列寒冬送暖的活動……

開始幾次活動,大都是些演講及街頭募款說明會,參加義工的人數不少,但街頭實際募到的款項卻少得可憐!(據活動主辦單位透露,常是如此)大家辛勤之餘,也多少有點灰心。

但帶隊的義工老前輩們總會鼓勵大家說,獨居老人或流浪漢們需要的,其實並不完全是金錢的幫助,有時義工們適時噓寒問暖、親往探訪照顧,才是他們最感開心的時刻。

基於這樣的信唸,我們亦采取了責任照顧制的方式,兩至三名義工一組,負責輪流探訪照顧貧困的獨居老人,也不時到流浪漢聚集所在地,向他們發送一些食物及御寒衣物等。

這樣的安排的確讓我獲益良多,透過一次次的實際探訪,我親眼見到了社會的灰暗面,踏進了常被世人忽略的心酸角落!我不衹一次的在訪視過程中落淚,每每活動結束回到家裏,看到家裏雖平凡,但卻不虞匱乏的一切,都讓我感到莫大安慰,並更堅定了我對這份付出的無怨無悔!

然而我卻從沒想到,這樣的愛心驅使下到了最後,竟讓我對一位臥病在床的獨居老人甘願付出了難以置信的一夜情!

……

(二)

就在某次例行探訪獨居老人的行程裏,男友因為閑著沒事情做,經我慫恿下也陪同來幫忙。一個上午過去,男友都還算很有耐心的全程參與,我們見了兩位獨居臥病在床的老人,送去了衣物及奶粉之類的營養品。

然而,午後天公開始不作美了,冷風夾帶著涼颼颼的雨水點點飄落,用餐時男友開始有氣無力的向我訴苦,他想先脫隊離去了。我真有些不高興,覺得他太也沒有同情心及吃苦耐勞的毅力,所以我沒給他好臉色看。

他怕我會生氣,所以衹得勉強繼續乖乖跟著……

由於當天行程緊迫,義工媽媽們臨時決定,讓我跟男友獨自去探視一位臥病老人,他們則另去別處以爭取時間。我雖然有些膽怯(因為我很怕開口說話),但想想至少還有男友在旁協助幫腔,應該沒有問題吧。所以,硬著頭皮就答應了下來。

在男友極不甘願的陪伴下,我們撐著小傘,頂著寒風,在萬華附近穿街過巷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所在——那是棟破舊的公寓,一樓沒有大門。我們直接上了二樓,按門號找到房間——一間小小陰暗的木板隔間房。

敲了一會兒門才有回應……

隔著薄板墻,依稀可以聽見一位舉步維艱的老人,正腳步蹣跚地緩緩踱了出來,然後老人又在門鎖上摸索了半天,好不容易才露出一條薄薄細細的門縫,一時遮遮掩掩地,躲在門後瞧著我們,竟似不敢開門。

那位老先生我們叫他「張伯伯」。

說起張伯伯,這人說老嘛其實看起來也還好,大約六十來歲年紀左右吧,瘦瘦、中等身材,灰發、半禿,框著副老花眼鏡,幾道狹長、暗色的皺紋就那麼擠做一堆在額頭,因為掉了門牙,咿咿呀呀的,連話都說不太清楚了,

聽說他是在一次火災中失去了親人,左腿因灼傷而遭截肢,成了行動不便的殘疾老人,現在就靠賣彩券維生,一個月的收入相當有限,支付了房租後,大約衹剩下不到兩千塊,那要過一個月可說是相當困窘——公寓環境並不好,所以租金不貴,但張伯伯總覺得租金並不便宜,一個月要兩千多塊哩!

房裏面一張床、一個大衣櫃,是房東的,其餘所有剩下的家當那是自己的,就堆在地板或床底下。整個房間充滿一股發霉味,鍋碗瓢盆、雜七雜八,牙刷、鉛筆、舊報,堆疊錯落,讓已經夠窄小的房間更顯得局促不堪!

類似這樣獨居在破落戶的老人,那陣子我見了不少,每次來到這樣的地方,我心裏總會思索一件事情,鎖門與不鎖門其實已無多大關係了吧!

但吊詭的是,大多像張伯伯這樣的獨居老人,盡管居住環境惡劣,還是會小心翼翼地緊緊把房門鎖好,有時甚至多添一個號碼鎖——他們總會對妳說,害怕遭小偷啦。其實,這樣的環境還會有什麼好偷的呢?

所以我以為,他們是在害怕人群,害怕社會投注異樣的眼光吧,那是一種缺乏自我尊嚴的恐懼感!日暮衰老,遺忘孤獨,避世唸頭由然而起,衹想把自己塞入一個陳舊狹小、卻熟悉的空酒瓶中躲藏起來,還要緊緊栓牢、封密,盡管不舒適,總是自己的一方天地。老人們自欺的以為,衹要這樣就不會有人發現自己脆弱孤苦的一面,然後他們就可以不時躲在那,撫著微弱的心臟,享受那點僅存的自尊。

首先我要說的是,男友不喜歡那樣的環境我可以理解,因為任誰也難在那裏頭待上一時三刻而不感到惡心頭暈,但他不應該表現出來,尤其在老伯伯面前,太沒風度了!

才進去不到一分鐘,男友當著張伯伯及我的面前撂下一句:「我受不了這種環境,我先出去了。」

難看的臉色讓我心裏真納悶與生氣,但總不好當場發作,所以我很禮貌的請他在外面等我,並向張伯伯解釋,他因為生病,身體不舒服,所以要在外面透透氣。張伯伯反應雖慢,說話鈍鈍的,但也總算表達清楚了:「沒關係,有人來看我就很高興了!」

盡管如此,我還是為男友無禮的表現感到歉疚,枉費他還是大學生,竟然這樣沒有修養,這些年的書真是白讀了!我這麼覺得。

就衹剩我一個人了。

接下來的時間,因為不擅於說話,所以我先斟了一杯熱茶給張伯伯,就藉口幫忙他整理地板及床上雜物,掩飾了不說話的些許尷尬。但房間實在很小,能整理的也十分有限。張伯伯直嚷著不好意思,並很感激我為他做的一切,「要是我兒子還在的話,一定要娶像妳這麼能幹的女孩子給他做兒媳婦!」

我到沒想過,但我喜歡能讓他開心些,所以再硬著頭皮陪他多聊了幾句——這已是我最大的努力。雖然氣氛淡淡,卻頗為融洽溫馨。

雖然相處時間不多,但老人顯得不捨依依——是該走的時候了!

臨走之前,張伯伯堅持要送我一件禮物,說是一條絲巾之類,不過,放在櫃子上頭了,因為行動不便,張伯伯請我點費力幫他拿取。那櫃子有些高,衹怕我會夠不到。我到外面請了久等的男友進房幫忙。

男友早已不耐煩了,嫌惡的表情寫在臉上,才走進,他就一聲不響直接踏上床沿,伸手摸索著上頭張伯伯要找的禮物絲巾。衣櫃上頭雜物不少,張伯伯也說不清楚到底擱在哪裏,直嚷嚷說:「再找一下、再找一下吧。」男友臉色越來越僵,越來越臭……

「啊!!?」突然一個不小心,男友從床沿跌落了下來。右手順勢扳落了衣櫃中的置物隔板,一下子,衣服、雜物、紙盒,翻落一地。

突然間,目光一亮,許許多多的色情照片及剪報從崩開的紙盒散了出來:床板、地面,到處都是春光一片,近旁還滾倒了一位充氣女洋娃娃(後來我才明白那是什麼)……

「啊!……」驟然看到這麼多男女露骨照片,我驚慌不已,羞紅了臉,不知道該往哪逃去。卻撇見張伯伯也是傻愣在那裏,完全僵住、吃驚……

該怎麼辦?誰來挽救僵局……

這最尷尬的時刻,男友突然哈哈大笑,說他真是見到了奇跡。男友轉身對獃滯的張伯伯笑說:「張老伯啊!妳還真是風流不減當年!果然人老心不老喔!哈哈哈……」

尷尬沒有化解,倒似雪上加霜!

我相信男友說這話並沒惡意,但是那可憐的張伯伯竟當場被激得哭了出來,哭得跟一個小孩子胡鬧似的!

我們都傻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然而手足無措的當下,最可惡的事卻發生了——男友打算不管了,而且是毫無妥協餘地、甚至他還硬拉著我離開那裏!

我雖然害怕,也清楚這麼逃了似乎不妥,所以不願就走。但男友真發火了,完全不顧情面、發飆當場:「幹嘛理一個老不羞?!妳沒看他藏在房間裏的色情玩意嗎!妳是頭腦壞了是嗎!……」

平時溫文有禮的男友竟如此撕破了臉,粗言辱罵一位殘疾老人,我一時天旋地轉,感到好像世界全都扭曲變形!

我真是沒用的女孩子,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感到無力與傷心,淚水一時奪眶傾泄,唉,我真是失敗!嗚嗚嗚……

丟下所有人,我轉身哭泣奔逃,遠遠隱沒在大雨之際……

(三)

那天我全身濕透的回到了家,結果發燒。

在家躺了2天,男友打電話來,我又為那件事跟他吵起來,結果他就跟我冷戰,連我感冒臥床都沒來問候一下,我心裏真的很難過,我不能理解他為什麼表現的這麼冷血!即使看到那些色情照片也不能代表什麼吧!

想到張伯伯那天激動、哭鬧的模樣,我更替男友的行為覺得羞愧。一想到這些就讓我寢食難安,於是燒一退,我就等不及帶著一些水果去向張伯伯道歉……

我到了張伯伯的住處之後,敲了敲門卻沒有回應,原本以為沒有人在,正想離開時房門卻打開了,一看原來是張伯伯!

他從半掩著的門縫裏狐疑的看著我,表情好像是不明白為什麼我會這個時候出現,因為今天並不是我們既有的行程。我馬上表明來意,並乞求他的諒解。張伯伯沒有什麼反應,他慢吞吞的開了門,請我進去坐坐。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