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媽媽

大哥哥熟練的一邊將我媽的衣服脫掉,一邊在我媽的身體四處肆虐,不過我卻沒有以前那麼興奮了,可能是不久前才看過我媽被徹底姦淫吧!而且我也看慣大哥哥猥褻我媽,所以反而有點不滿足,心裡盤算著所有會讓我滿足的計畫。

「對了!你不是能射精了!」大哥哥停止吸允我媽的乳房,抬起頭來對我說。

「嗯……最近常常打手槍呢!」

「何必那麼悲哀,你面前就有個現成的女人啦,還是尤物呢!」我就知道他也已經不滿於只能猥褻我媽了,想要我先上後,要是我媽醒來發現異狀,還有我這個替死鬼。呵呵……但我也今非昔比了。

「我也是這麼想,所以正在準備計畫呢!」我隨便唬他幾句。

「何必麻煩,選日不如撞日,現在就上!」

「不了,我想玩刺激一點」這句倒是真的。

「好吧!別忘了找我!」

「當然少不了你!」 幾句寒暄的應酬話後,大哥哥又繼續埋頭苦幹了,不過我心想:找你是沒問題,不過也要等我計畫好!

我媽的弱點也不能讓他知道,否則我敢保證,我媽隔天就爛醉如泥,認由大哥哥抽插了。

「對了!大哥哥,可以的話多調點新鮮貨來,最近幾個月原汁用的很凶耶!」

「這沒問題,改天我帶些兄弟來我這打手槍就解決了!」

「嗯……最近幾個禮拜我照你說的方法在手指塗點精液,放在我媽面前讓她聞,沒想到熟睡的她居然會不由自主的去舔我手上的精液耶!」

「當然!」

「我打手槍射出來的。」

「嗯……精液不夠時我還常常將媽媽的頭夾在我的跨下呢,不過由於不常做,所以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熟悉我的味道。」

「很快的啦!熟悉精液後,接下來就快多了!」

「嗯……你慢慢玩,我要去睡了,記得要收拾!」

「放心啦!你還信不過我嗎?!」

「當然信得過,你可是老手呢,不過還是要提醒你一下,以免意外!」

「嗯……晚安!」

第四章 淫水私源

「媽……起床,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吃早餐!」

「嗯……頭昏昏的。」媽媽無力的回答。

我心想當然頭昏了,之後看著我媽吃著我特製的精液三明治,總是令我小弟弟腫脹難受。

尤其是有些精液沾在嘴邊,看著我媽用舌頭舔回去時,更令我血脈奮張。後來我向媽媽報備一聲便出門去玩,順便逛逛情趣用品店,且挑了幾件好玩的買回家。當我回到家時,媽媽也煮好晚飯等我了。

「媽媽吃飯。」

「嗯……等媽洗好後就和你一起吃。」浴室傳來母親溫柔的聲音,此時我當然是利用這空檔先替飯菜加點料,媽媽迷昏那不就鬧笑話了,還有也要把握一個原則不管有沒有加料,你都要夾。

這樣做的目的只是做給母親看,證明我們都吃同一盤菜,以洗清自己的嫌疑。但切記有加料的不能吃啊!

趁媽媽不注意就要趕快丟掉,雖然蠻浪費的,但就當作投資吧!這次我加的料可是高級貨喔,是上網購買的,今天初試啼聲,不知效果怎樣呢?

等了好久終於等到我媽洗好澡了,一切就照我的計畫進行著,不過沒多久我就嚇一跳,想不到我媽連飯都還沒吃完就倒下去了,頓時害我不知所措,好在我發現我媽還有呼吸和心跳,否則我還真不知該怎麼辦,差點以為我害死我媽了。

唉!當時心中決定不再把這種效果這麼強的藥加在飯菜了,否則還要花時間清理被我媽昏倒時所打翻的飯菜,真是得不償失。

經過好一陣折騰後終於可以開始品嘗我媽媽鮮美的肉體了,加上媽媽剛洗完澡,身上香香的,聞起來就令我十分興奮,二話不說當然先脫衣服了,這次我打算玩點別的。

於是我先將準備好的化學課用的玻璃試管拿出來,接著將管口對準媽媽的小穴慢慢插了進去,之後更來回抽插與旋轉試管,今天的目的就是要讓試管支支都裝滿媽媽的淫水,每當一支裝滿後我就將軟木塞栓上,並貼上標籤貼紙及標記。要是媽媽知道自己的淫水被兒子用玻璃試管封裝珍藏,甚至後來在缺錢時販賣給變態老頭圖利的話不知會有什麼感覺。

第五章 童叟吾欺

說起為什麼會販賣起媽媽的淫水,其實還蠻出乎我意料的,事情發生在有一次我照樣如法炮製的收集媽媽的淫水時剛好有人按電鈴,那時我以為是大哥哥,所以不加思索就開門了。

後來卻是住樓下的管理員伯伯說很急要借廁所,沒等我答應就直沖廁所了,不過最後他還是沒用到廁所,因為他在看到我媽媽的樣子後居然尿失禁了,後來我叫他負責清乾淨,因為我可沒時間招呼他,而他看著我媽後露出色色的表情也使我想扁他,之後又一直問東問西的,甚至還想向我要我已經收集好的淫水時,我直接瞪他一眼說一支一千啦,要就付錢拿貨,不要就拉倒。

那時一千元對我這種國中生而言還是很大的數目,當初以為這價錢能嚇跑他,沒想到他居然說便宜,還要先買十支,說完回家拿一萬給我,那時我望著白花花的鈔票,當然就接受了,錢都送來了我實在沒必要和錢過不去。

也因此我的第一份工作居然是販賣媽媽的淫水,後來我才知道管理員早就哈我媽很久了,甚至一度出高價要和我媽做愛,但我皆以我媽正在危險期或月經剛到而推辭,但我也要他別失望,若時間能配合價錢又令我心動的話,絕對讓他如願以償。

日子久了,他也對我無話不說,甚至偷看我媽洗澡也和我說,可能他覺得我和他是同類吧,不過我卻騙他說我媽只和我爸爸做過愛,我則因為不敢亂倫所以才有收集媽媽淫水的嗜好。後來他有時甚至要買的貨量太大了(他告訴我說他又賣些給有此嗜好的人一支兩千),當時我心裡想:「媽的!該死的中盤商。」

不過我也不缺錢,所以也不計較,不過後來我就以半支淫水半支口水混合後再販賣,而且限量發行,一天十支,因此,後來賣的都是稀釋過的,不過我個人收藏的話當然就不能稀釋啦!

我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就是靠我媽的淫水賺來的,我記得賺進一百萬的那天我還將全身赤裸的媽媽讓管理員伯伯摸個過癮,而管理員伯伯事後又再拿一百萬給我,說他覺得蠻慚愧的,因為他又以更高的價錢賣出,但我卻不怪他,甚至還幫他趕貨,到最後還允許他猥褻媽媽。

所以這多的一百萬就又還給我。後來我也覺得管理員伯伯其實蠻守信的,我說不能踫我媽他就真的都不踫,於是我後來迷昏我媽時,常常會讓管理員伯伯來分杯羹。

第六章 蓄精待射

每次爸爸要回家的前幾天也是我最高興的時候了,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很矛盾,爸爸回家後自己不就沒得玩了嗎?其實幾個禮拜過過平凡一點的生活也不錯,順便養精蓄銳嘛!

不過我真正高興的是我可以玩玩「蓄精待射」的遊戲了,由於爸爸每次回家就會和媽媽做愛所以玩這個極具危險性的遊戲也不怕出事,而我玩媽媽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所以親朋好友也都知道媽媽有個禽獸兒子,不過大家為了私欲也不想說破,畢竟,像媽媽這麼漂亮和傻氣的少婦不是隨便就可以找到的,更何況還免費呢!

所以大家也都很牽就我,而我也常常想出一些新花樣滿足大家,例如蓄精待射就是一項。

這個遊戲蠻簡單的:我先將全身赤裸的媽媽固定好姿勢,使其屁股朝天,接著再用擴陰器將我媽的陰道撐開,以方便大家的精液直接流入子宮,接著參加遊戲的人就以車輪戰的方式一邊打手槍一邊把精液射入我媽的子宮中,一個接著一個綿延不斷,因為射過後的人經過一輪的休息後,每個人都是「蓄精待射」呢!

以這種方法玩,不論是我媽媽或是參加遊戲的人都不會過於勞累,甚至可說是遊刃有餘,而且看的人就更爽了,也因此有些人才射沒多久就又勃起,而我則看得欲火難耐,看著大家輪流將精液射入我媽的子宮,這些人,有些是親戚有的是朋友,有的是陌生人,有的是鄰居,還有媽媽視如己出的大哥哥,他們一個個將精液射進我媽的子宮中,而我媽卻連反抗的能力也沒有,只能毫不知情的照單全收,他們的陰莖和飽丸就像裝滿精液的茶壺傾倒在媽媽那像容器般的子宮。

想到媽媽將滿肚子精液和他們談天說笑我就興奮不已。

不過更令我興奮的是爸爸回來的時間若媽媽剛好是危險期,我們甚至還會私下賭注,看孩子會是誰的,也當作比較誰精蟲最強的依據。

當遊戲到了尾聲時,我便一邊慢慢撥出擴陰器一邊拿起藥膏細心的均勻塗抹在媽媽的陰道內壁讓媽媽的陰道緊縮以免子宮中的精液流出,算是為整個遊戲做個結束。

而爸爸回來後這幾天親朋好友也會到我們家做客,甚至鄰居也會來串串門子,一方面是來探望我爸,另一方面也順便看看著個滿肚子精液的媽媽。

第七章 提精灌穴

不知為什麼,我蠻喜歡看媽媽全身沾滿精液,甚至胃裡,子宮,膀胱,屁眼,我都希望能灌滿精液不過要那麼大量的精液可就難倒我了,於是我在學校秘密成立一個打槍俱樂部,凡加入會員者皆可獲得我媽的裸照以供打槍,不過入會資格是每天至少要有6CC的精液貢獻給俱樂部。

一年來由於我用心經營,其聲勢浩大會員之廣,連學校老師都有人秘密加入,大家都希望貢獻累積精液到五公升,以便能夠在不被媽媽察覺的情況下自由姦淫我媽媽,當然這是我給「精卡」會員的承諾,而我也打算實現絕不跳票,也因此成立一年後會員貢獻的精液已達到我的理想了。

所以之後我常常拿會員貢獻的精液回家使用在我媽身上,有次我搞到我自己都覺得有點噁心說,因為我成功的將精液灌進子宮和膀胱,灌得滿滿的,並且用強力膠帶把陰唇貼住,而從屁眼灌進去的精液也多到我必須用兩個大的軟木塞塞住媽媽的屁眼,這樣精液才不會被排出,至於胃裡我也灌了不少進去,我媽的肚子都已經有明顯的突出了,最後我將媽媽抱起往裝著許多精液的浴缸走去,接著我輕輕的將媽媽放進浴缸中。

不久我媽全身赤裸被精液給浸泡著,而我也受不了,就直接蹲在浴缸上打手槍,並將精液射向還未被精液攻佔的那張秀氣的臉。之後我端詳了我媽一陣子,並且拍完最後一卷帶子。

這次我不打算替媽媽清理了,我打算讓她自然醒來,我知道媽媽醒來的時候一定很吃驚。

但沒關係,我已經有藉口了,因為爸爸打算離開媽媽,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雖然媽媽天真傻氣但不代表爸爸也是,爸爸寄了一封信給媽媽,內容是什麼我偷看得一清二楚,好險沒有提到我。

當媽媽醒來時雖然吃驚,但我拿給她的信更令她吃驚與傷心,我騙說這浴缸裡的東西是爸爸帶回來給媽媽養顏美容的,而這是爸爸替媽媽做的。

可喜的是傷心絕望的媽媽並沒有心情去思考我這理由有多荒謬,不過媽媽也察覺到她屁眼和陰唇都被封住了,媽媽叫我出去後自己一個人洗滌身體,我則透過針孔攝影機看到媽媽將軟木塞和強力膠帶弄掉的那瞬間,精液有如萬馬奔騰的從各個洞口狂泄的樣子。後來我自己跑到另一間浴室解決久久不能自我。

尾聲

那年我十八歲,我媽三十七歲,我從國小四年級開始猥褻媽媽,而我媽則從十九歲結婚喜宴那天被灌醉後,就被徹底姦淫過了,不過我媽一直不知道真相,我也不打算告訴她,雖然現在我已經不再玩弄我媽媽,但這種被姦淫的過去有什麼好告訴她的呢?

其實玩媽媽八年多了,讓我興奮的已經漸漸不是肉體上帶給我的快感了,而是看著曾經徹底姦淫媽媽的夫家親戚和媽媽談天說地、有說有笑的樣子。

現在,由於我爸爸的離去,造成媽媽深怕連我也離去她受不了這種打擊。

所以用物質來滿足我,對我也百依百順,深怕我不高興,我相信此時的我如果要姦淫媽媽,她一定會答應我,不過我卻不曾要她這麼做,並不是嫌她老了,否則我和她睡在同一張床時不會因為看到她的睡姿而勃起。

我只是覺得我那樣作對媽媽是一種傷害,雖然她不知情,但別人又會怎麼看待她?所以我也不再賣我媽的淫水,也不再玩各種性遊戲,對於一些還想姦淫我媽媽的人,我也一一謝絕,上了大學後大家也都羨幕我有這麼漂亮的媽媽,而且還每天接送,甚至還有自稱淫母同好會的人找我加入,向我灌輸各種好處與利益,但我也不為所動。

我一直覺得對媽媽有所虧欠,因為我想出來的性遊戲使得媽媽三次懷孕卻又三次流產,以致媽媽現在身體較虛弱,每次細心照顧媽媽後,總是被投射感激的眼神,使我覺得更加羞愧。

後來我們也搬家了,因為有太多姦淫過我媽而食隨知味的人還不放棄,所以我們隨後搬到郊外希望能避免不必要的困擾,至於我人生第一次跳票就是對打槍俱樂部的會員,不過聽說還有在運作。

日前媽媽聞道我跨下的味道後,從此趁我睡著後她都會和我睡相反呈69的睡姿,並且還吸我的龜頭,我知道這是以前留下的後遺症,那時我將拚命讓我媽熟悉我精液的行為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點可笑。

後來我和我媽說明,以後如果再這樣我就搬出去,當場嚇得我媽哭哭啼啼向我認錯,還說以後不會這樣了,看著媽媽這樣我也蠻心疼的,畢竟媽媽會這樣是我一手造成的。

後來我帶我媽走向戶外,並鼓勵她多參加一些活動,希望能幫她找到生活的重心,經過我不斷的努力與鼓勵下,我媽又再婚了,新郎是以前對我媽有好感的管理員伯伯,說起來還真的有些許緣分呢!

老實說本來我還有點擔心,可是相處過後發現他也蠻照顧我媽的。於是我也漸漸地放心了,五年後我結婚了。對於以往那段輕狂的日子我選擇讓時間掩埋它。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