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ddy與囡囡

第二十三章.大陸的糖

不知道Daisy是不是久以沒有被弄, 她的高聲淫叫響徹了我家中,我問道:「妳饑餓了很久嗎?」她連連點頭,說道:「今晚讓我吃到飽。」我笑著說:「淫妻。」

Daisy叫道:「啊…啊…你早知人家是淫妻啦…」我說:「今夜要完全征服妳。」抽插完她的妹妹後,改為要插她的菊穴,她問道:「你要幹甚麼?」我沒有理會她,猛然挺腰把我的小弟插進了她的菊穴。

Daisy哭叫:「很痛呀…」意圖掙扎,我說:「妳已經四十歲了,怎能不嘗嘗被幹屁股的滋味,專心享受吧。」她擺脫不了我,唯有哭著任由我抽插她的菊穴。

我的小弟一射如注後,我放開了Daisy到浴室清潔,返出來後再要幹她的妹妹時,可能仍是怒我幹了她的屁股,她抗拒我的要求,後來不過我的力量,最終被我強烈從後進攻。

Daisy的反抗也有點惹怒了我,拿起了皮帶邊幹邊抽打她的背,迫她要說:「多謝主人。」她拒絕:「我不說。」我繼續抽打她的背,說道:「還說不說…」她最終哭著說:「多謝主人。」

我拋棄皮帶後說道:「就是下賤,要打才聽話。」抓著Daisy的頭髮接連抽插,她邊被抽插,不停說:「多謝主人…」直到我的小弟完成內射,

女人就是如此奇怪的動物,按照道理我這樣蹂躪Daisy,她應該很怒我,可是之後她反而要我以後多一點找她,我也並無不可,而且她確實仍然保養得很好。

有一天我身在大陸的叔叔打電話給我,說許久沒有跟我見面,希望我可以上廣州一行,我想想也很久沒有上大陸,也就答允了他,他說會吩咐我的堂妹到車站接我。

我去到廣州已經是黃昏,再遇到有十多二十年沒有見的堂妹,她已經是一個少婦,她帶我回到叔叔的家,叔叔已經預備了一間房給我,我跟叔叔和嬸嬸寒喧一番,互問近況後,一起外出食晚餐。

我的堂妹帶來了一位她的朋友到餐廳,她在席間為我和她的朋友互相介紹,知道了她的朋友喚作糖糖,她的皮膚哲白,樣子斯文清秀,有一把長長的頭髮,我對她蠻有好感。

我跟糖糖交談了一陣子後,相約明天,剛好是星期六一起共遊廣州,我的叔叔跟嬸嬸相視一笑,其實我知道他們的用意,我亦樂於有一個女人陪伴著遊玩。

當晚我的堂妹跟我說,糖糖三十歲,曾經結婚,現在已經離婚回復單身,我心想她結不結過婚跟我沒關係,我不過是想跟她當個普通朋友而已。

第二天我跟糖糖到四處遊覽,期間我們到一咖啡店稍作休息,她問我為什麼我沒有女朋友,我沒有隱瞞,說道:「因為我比較好色又花心。」心中預計她會因此而反感離去,可是她說:「男人那個不是這樣。」

我說:「妳不介意最好。」糖糖說:「不會,那你是不是玩過許多女生?」我說:「沒有許多,也是有一些。」糖糖說:「我離婚後也曾跟其他男人上床。」

我說:「離了婚有甚麼關係。」糖糖問道:「你不認為我很淫嗎?」我說:「怎會呢,這是正常的需要,不分男女。」糖糖說:「我也是這樣想,那時才發現原來我很喜歡幹那個。」

我說:「妳外表斯文,內裡銷魂,一定很好幹的。」糖糖說:「我很服從男人的,怎樣對我也可以。」轉問:「你喜歡怎樣玩?」我說:「我也很喜歡操縱女人。」

晚上我共進了晚餐後,我送糖糖回到她家的門前,她進門前吻了我的臉頰一下,我也不禁輕拍了她的屁股一下,我們互相微笑,她臨進門時說:「明天來找我吧。」我說:「好。」看著她進門後我才獨自返回叔叔的家。

叔叔跟嬸嬸自然追問我今天約會的事,我只推說可以交朋友,他們著我落力一點,我心中笑著想:「若然你們知道她不過是個淫蕩的女人時,不知會如何反應。」

星期日我一早起床,跟叔叔說要外出後前往糖糖的家,糖糖開門迎我入內,我已見她沒有穿胸罩,胸前兩點在T-shirt內凸了出來,胸部看似很大。

我想不到糖糖的身材那麼好,她招呼我坐下來,我問道:「今天打算帶我去那裡遊玩。」她笑著問道:「今日留在我家中,好不好?」

我反問:「好,那我們要幹甚麼?」糖糖說:「你喜歡幹甚麼便幹甚麼。」我便再也不客氣,脫去了她的T-shirt,露出了一對大乳房…

第二十四章.堂妹的刻意安排

我的一雙手忙過不停地在搓揉著糖糖雪白而圓潤的乳房,她也主動把運動褲和內褲一併脫下,露出了一身雪白的皮膚,還有修長的一雙腿。

我看到她張開雙腿,我其中一隻手往下摷她的妹妹,她被我上下齊攻,很快已經興奮起來,說道:「幹我吧。」我說:「不要,先含我的小弟。」

糖糖依我的言馬上跪下來,為我脫去褲子,小手握著我已漲起的小弟,伸出舌頭輕舔我小弟的頭,然後張開小口把我的小弟吞下去,更露出享受的樣子。

她的技術相當好,不時輕輕咬我的小弟,讓我感到十分舒服,我不禁說道:「原來大陸女生也很好,不遜於香港女生。」糖糖聽到我的稱讚,便更為著力服侍我的小弟。

我不免呻吟起來,按著糖糖的頭頂接連說:「就是這樣…很好…」過了一陣子,我的小弟再也按捺不住,把她的小口射得滿滿,她完全沒有抗拒,很自然的吞下去。

我不過是初次要幹糖糖,她已經一副任由我擺佈的態度,這讓我產生了莫名的興奮,也就粗暴地玩弄她的三個洞穴,更要他舔我的菊穴和吮我的腳趾,她亦完全配合著我。

我心想:「難道大陸女人不需要顧及尊嚴。」便幹完糖糖最後一次後打了她一把掌,刻意說道:「就是爛貨,召妓還會爽一點,浪費我了時間。」

糖糖撫著臉頰,問道:「你開始不是贊我嗎?」我說:「是的,但是後來才發覺不外如是。」糖糖說:「那對不起囉。」我說:「我要懲罰你。」

糖糖立即問道:「怎麼懲罰?」我拿出手機,說道:「就拍一輯淫賤寫真吧。」糖糖笑著說:「好呀,我的身材還是不錯,你愛怎麼拍都可以。」

有過拍攝淫妻Daisy的經驗,我更懂得指導她如何擺好淫賤的姿勢,有些姿勢更是前所未有,雖說寫真照片的質素不是很好,但是糖糖赤裸的身體及其淫賤的姿勢仍然是充滿了吸引力。

這一日我享盡了糖糖的身體,她還侍奉我一起洗澡,變得十分順從我,我摟著她靠在床哄她歡喜,她說:「你真的很懂女人的心。」我笑著說:「當然,否則怎能玩了那麼多女人。」她說:「你們男人就是愛想這些。」我笑著說:「當然,妳不是也很享受嗎?」

糖糖說:「呵呵,我是特別喜歡成熟的男人。」我說:「真的嗎,那下一次我們去打野戰。」她問道:「你要走了嗎?」我說:「嗯,本來只打算探望叔叔嬸嬸,沒想到會認識了妳。」

糖糖說道:「沒關係,我下一次就帶你到蚱那處僻靜的地方,想甚麼玩也可以。」我捏了她的鼻子一下,說道:「淫娃。」她問道:「你不喜歡我這樣嗎?」我說:「怎會不喜歡,愈淫愈好。」

這一晚我返回叔叔的家,他跟嬸嬸連忙追問我有沒有跟糖糖正式交往,我說:「還好,大家都希望先做朋友。」叔叔只好說:「好吧,一切就順其自然。」

就在此時我的堂妹也回來,便二話不說拉我入她的房間,笑著說道:「今天很爽了吧。」我不肯定她所指的甚麼,問道:「你的意思是?」她說:「不要裝了,你們的事我知道了。」

我說:「妳早知道她根本是個淫娃。」我的堂妹說:「是,我知道你沒有女生解決需要,所以介紹糖糖給你認識,想不到你一日就把她弄上手,她還說很喜歡你呢。」

我對她介紹女生讓我幹有點奇怪,試探她:「妳其實都很淫,是不是?」我的堂妹靦腆的笑了一下,輕輕點頭。我說:「沒關係,女生也有權享受性的歡愉。」我的堂妹說:「但是你不許讓爸媽知道,我以後還會介紹一些女生給你。」

我說:「不要以後,現在就先讓我過手癮吧。」我的堂妹說:「我是你的妹妹耶。」我笑著說:「只是用手,又不是真的要幹妳,而且我相信妳已經跟不同的男人上了床。」我的堂妹說:「嘻嘻,又真的很爽。」

我說:「那為什麼不讓哥哥也爽一下。」我的堂妹答應:「好吧。」我拉起她的上衣,解開她的胸罩,見到她一件雙挺起的乳房,說道:「想不到妳的樣子不怎樣美,奶子還是不錯。」雙手搓揉她的乳房。

正想進一步撫摸她的妹妹時,嬸嬸敲門,叫道:「吃飯啦,兩兄妹有這麼好聊嗎?」我們互望後一笑,我說:「知道啦。」我的堂妹立即穿回胸罩,跟我一起行出房間。

第二日的清早我返回了香港,自此之後我變了經常來回中,港兩地…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