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ddy與囡囡

盈盈擰開水龍頭,彎身洗臉的時候,我悄悄的行到在她後面,見她雙腿微微分開,隨即雙手按著她的腰,把我的小弟推進到她的妹妹,她昂頭輕輕呻吟,我的雙手往上游,把玩著她的大乳房。

我正在奮力幹著盈盈的時候,突然發覺總是少了那一份亂倫的感覺,可能我們只是認識了一晚的關係,其實我從來沒有嘗試過一夜情,就是因為缺少了一點感情。

我唯有把盈盈當作洩慾工具,盡情地抽插她的妹妹,雙手不停地搓揉她的大乳房,盈盈不在乎我的粗暴,呻吟得更為響亮,我說:「很好的洩慾工具…」

盈盈說:「不如當我是妓女吧…」我說:「妳那值得我付錢…」盈盈說:「我是不用錢的…啊…」我說:「那妳比妓女更下賤…」盈盈說:「啊…我不管…可以被男人玩便滿足。」

我在浴室幹了盈盈一段時間後,又再次一起洗澡,稍作休息後她問道:「可以交換手機號碼?」我說:「好。」把手機號碼告訴了她,她用手機按了我的手機號碼後送出,我的手機響起來,我拿起手機一看,見到了盈盈手機的號碼,盈盈說:「這樣你也有了我手機號碼。」

盈盈走了之後,我一直睡到黃昏才醒過來,我的三個年青朋友打手機來相約,我自然應邀出現,他們大談昨夜的一夜情的經歷,還羨慕我幹了最大胸的女生。

我說:「沒有特別感覺,只是性慾的發洩。」他們均說:「當然囉,難道要對她們認真嗎?」我說:「但是我跟她交換了手機號碼。」

其中一個年青朋友說:「也無妨,如果可以,借給我玩一玩。」我說:「不成,我要把她私有化。」他說:「怎麼可能,你不是認為她只會跟你一個上床吧。」

我說:「我也知道不可能,可是她也不可能因我的說話而跟你上床。」他說:「無所謂,反正到處都女生。」我說:「就是嘛,以你的條件,何愁沒有女生。」我的三個年青朋友均笑了出來。

我問道:「其實你們為什麼不跟盈盈的朋友交換手機號碼呢?」我的三個年青朋友均搖頭,其中第二個年青朋友說道:「這是一夜情的原則,一夜過後,不再回頭,男女都是一樣。」

那一天之後,盈盈跟我都沒有主動找對方,而我也藉此機會讓我的小弟稍為休息,然而缺少女生的日子不好過,想起有數個星期沒有見到Kathy,到管理處一問才知道她曾留言出外旅遊數星期,我算算日子,她應該差不多是時候回來。

隔了一天後的下午,我家的門鈴響起,我開門後見到是Kathy,她笑著說:「我剛從日本回來。」我問道:「好玩嗎?」她說:「蠻不錯,我還買了一些東西,你跟我來,我讓你看看。」

我跟Kathy一起到了她家中,見到一個旅行箱在廳中,她把它打開後示意我,我一看之下不禁叫了出來,原來旅行箱內是一些她從日本買了回來的SM工具及衣著。

第十七章.SM

我隨手拿起一個用皮革做的頸箍,說道:「我喜歡這個。」Kathy說:「我也是,很想被男人控制。」我說:「試試看。」她撥起長長頭髮,讓我把頸箍套在她的頸上。

Kathy問道:「好不好看?」我說:「蠻不錯,很有性奴隸感覺。」Kathy說:「還可以扣上一條鍊子。」我在旅行箱內取出那條鍊子,扣在頸箍的一個環上,說道:「我現在就是主人了,快脫光衣服。」

Kathy嫵媚的說:「知道主人。」迅即把身上衣服脫光,接著跪下來,等待我指示,我再在旅行箱內取了一條短鞭子,命令她雙手按在地板上,抽打了她的屁股一下,說道:「爬吧。」

我拉著Kathy在家中四處爬行後,我接了她的頭頂一下,說道:「很乖巧的小狗女。」她說:「我絕對聽從主人的命令。」我命令她含我的小弟,她為我褪下褲子,張口吞噬了我的小弟,我亦把自己上身的衣服脫掉。

不久之後我的小弟要發射,我把小弟從Kathy的口中拔出來,讓小弟把精液盡射在地板上,再命令她:「用妳的舌頭把我的精液舔乾淨。」她依言爬到那些我的精液前,伸出舌頭開始舔。

我在Kathy的後面跪下,以後進式幹她的妹妹,並揮動手中的短鞭子輕抽她的背部,她輕輕發出了叫聲,聲音中包含了痛楚和歡愉的感受。

我受到她的叫聲所刺激,抽插更加猛烈,還加重力量抽打她背部,她說道:「小奴愛死主人了,呀…」我曾有點擔心她承受不了,但是她這樣說即表示很享受被我虐待,當然我是不會真的傷害她。

經過了猛烈的抽插後,我的小弟急射於Kathy的妹妹內,我喘了一口氣,說道:「起來吧。」Kathy依言站起來,說道:「還有其他工具你可以試玩。」

我在旅行箱中找到了一件黑色皮革做的SM馬甲和T-back內褲,這條皮革T-back內褲的特點是在妹妹的位置留有一個開口位,讓男人不用褪下它便可以用小弟插入。

這時Kathy在旅行箱中拿出了一支電動自慰器,我問道:「這個自慰器跟SM有甚麼關係?」她就一個附設的袋中拿出了一個表面有凹凸紋的橡膠套,說道:「把這個套子套在自慰器上,就成為了SM自慰器。」

Kathy接著再在那個附設的袋中拿出另外兩個橡膠套,再說:「一共有三個套,每一個套上面的花紋都是不一樣,而且還有三個速度可以調。」我說:「有趣,妳先穿上馬甲和T-back內褲。」

Kathy穿過了馬甲和T-back內褲後,問道:「好看嗎?」我說:「就如一個SM女郎,帶給我興奮的感覺。」接著把其中一個橡膠套子套在自慰器上,再說:「坐下來,分開雙腿。」

Kathy順著我的意思做,我把自慰器從內褲的開口位插入她的妹妹後開動按鈕,調了低速,那自慰器慢慢轉動,磨擦著她的妹妹,她亦漸漸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我把那自慰器調到中速,它轉動的速度開始加快,再抽插那自慰器,Kathy感到有點痛,叫道:「呀…呀…」她的叫聲再次喚起了我的小弟,我說:「給你雙重享受吧,轉過身來。」

Kathy轉身時我仍然握著自慰器,待她轉過身後,我讓那自慰器插在她的妹妹內轉動,撥開她T-back內褲的幼帶,再以雙手分開她的臀部,把我的小弟挺入她的菊穴內。

我挺腰抽插Kathy的菊穴,一隻手握著那自慰器抽插她的妹妹,Kathy的叫聲更加大,不久之後她說:「太刺激,小奴受不了,要死啦…」

我問道:「哈哈,你不是要追求欲仙欲死的感覺嗎?」這時候Kathy已經太興奮,不能回答,只是接連叫道:「嗬…嗬…」全身滿是汗水,繼續承受我的衝擊…

第十八章.十八歲的處女

Kathy被我雙重攻擊之下疲憊不堪,靠在梳化上休息,我跟她玩完SM後甚感滿意,說道:「我先走,以後再找妳。」Kathy微笑說道:「好吧,我也很足夠了。」

我不知道甚麼原因讓Kathy喜歡上被性虐待,亦沒有打算找出原因,但是她使我的獸性得以發洩,滿足了我完全可以操控女生的大男人個性。

我離開了Kathy的家之後,收到了一個年青朋友的來電,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女模拍攝活動,並說已經付了錢,我笑著問道:「又想把妹嗎?」他說:「不是,興趣而已。」

我其實也喜歡攝影,而且心中感謝他們沒有厭棄我這個「老」朋友,問道:「好吧,甚麼時候。」他把時間和地點告訴了我,最後說:「到時在那裡見吧,byebye。」

數天後我整理一下我的攝影器材,它們的運作一切正常,到了開始拍攝的前一個小時我帶著所需的攝影器材前往拍攝的Studio,我的年青朋友亦先後到來,大家聊了一陣子後,主辦的人開始設備燈光和場景。

那數個女模一起出場,年齡是18-22歲之間,主辦的人介紹每一個女模的名字後,她們輪流擺出各種姿勢讓我們拍攝,拍攝期間我被其中一個叫作DaDa的女模所擺的姿勢吸引,她應該不出20歲,但是卻擺出十分性感的姿勢,而且那些姿勢充滿了誘惑,我心想:「她可能有過一點性經驗吧。」

整個拍攝活動完成後,那數個女模都表示要看一看她們的寫真照,DaDa看過我為她拍攝的寫真照後,說道:「你的攝影技術很好,把我拍得很美,可不可複製這輯寫真照給我。」

我說:「可以,但是如何交給妳?」DaDa說:「我給我的msn帳號給你,你傳給我吧。」我說:「也好。」她便寫下了她的msn帳號給我。

我回家後把數碼相機中的寫真照全數傳到電腦內,選出了所有DaDa的寫真照,觀賞了一陣子,她的樣子不俗,留有一把長髮,身材高挑但是胸部不大。

我觀賞過DaDa的寫真照後,把它們存入電腦的資料夾內,加了DaDa的msn帳號,待她接受我的邀請後便可以跟她在msn聊天,及傳她的寫真照給她。

DaDa一直到了夜上才接受了我的邀請,我們開始在網上聊天,聊天期間我把她的寫真照傳給了她,她說:「謝謝。」我說:「妳可以擺出如此性感的姿勢,實在不錯。」

DaDa好奇問道:「為什麼我就不可以擺出這樣性感的姿勢?」我說:「以我的判斷妳大概是十八,九歲,而一般十八,九歲的女生是擺不出這樣性感的姿勢,除非已經有過一些性經驗。」

我故意對DaDa提出疑問,好讓她自己解釋:「我還是處女,不過喜歡性幻想,偶然也會自慰一下,可能就是這個原因吧。」我說:「原來如此,難得妳仍然可以保持。」

DaDa說:「我要把第一次留給將來的老公。」我說:「呵呵,除非妳短期內結婚。」DaDa說:「為什麼?」我說:「否則我不認為妳可以守到結婚。」DaDa堅定說:「我一定可以。」

我不再跟她討論這個問題,說道:「那以後再找妳拍性感的bikini寫真照吧。」DaDa說:「也可以,不過要安排時間,我有時候會比較忙。」我說:「無問題。」

我不過是隨口跟DaDa說,亦不認為她會是認真,所以之後沒有再提出,然而有一日跟她在msn閒聊時,她說:「我接下來的星期六有空,你是不是想為我拍bikini寫真照。」

我一時間來不及反應,過了片刻才記起之前跟她提及過,於是說道:「是,可知道有甚麼優美的沙灘嗎。」DaDa過了一陣子回覆:「有呀,那裡比較少人到。」

星期六的清晨,我跟DaDa因為那個沙灘的位置比較偏僻,要費了一些時間才抵達,到了那個沙灘我四處觀望,發現那個沙灘的環境真的是十分清幽,很適合拍攝之用。

我找了一個最佳的拍攝位置,示意DaDa可以開始拍攝,而DaDa脫去外衣,剩下了bikini,她穿的bikini十分性感,是我喜歡的幼繩類,還擠出了條淺淺的乳溝。

我指導DaDa擺出了一些跟沙灘融合的姿勢,從而拍出優美的寫真照,她跟隨我的意思擺出了各種姿勢,我舉起數碼相機接連拍攝,忽然DaDa的bikini上衣翻了下來,露出了一雙雪白的小小乳房…

第十九章.再幹盈盈

細小的乳房配上粉紅色的乳頭,加上纖細修長的腰,展現在數碼相機的取景器內,那一瞬間我仍然在拍攝,按了數碼相機的快門,相信已經把DaDa祼露上半身的寫真照拍下來。

我把數碼相機移開,直接望著DaDa,奇怪的是DaDa沒有即刻以雙手掩著胸部,還問道:「好不好看?」我說:「蠻不錯,快戴回兩個罩杯吧,這一次記著要把頸上的繩子綁緊。」

DaDa卻說:「不用了。」雙手彎後,把bikini上衣後面的繩子解開,把沒有完全鬆脫的bikini上衣整件脫掉,我說:「那繼續拍攝吧。」舉起數碼相機對著她。

半裸的DaDa表現更為開放,我拍攝起來得心應手,不知不覺拍了兩個多小時後,望了天空一下,見光源有所以改變,而DaDa也有點累,說道:「今天足夠了。」DaDa便先穿回bikini上衣,再穿回衣服,而我亦收起了數碼相機,跟她一起離開了那個沙灘。

我們一起共進早餐,DaDa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開放。」我說:「這其實是妳內心所想,不過因為受到了道德的規範才不敢表達出來。」DaDa有點懷疑,問道:「真的嗎?」我說:「要問妳自己才知道。」

吃過早餐後我先送她回家,臨走前問道:「甚麼時候把寫真照傳給妳?」DaDa想了一下,說道:「我給你手機號碼,你挑選過後再打手機給我吧。」

當我返到自己的家門時,沒有再找我的盈盈竟然睡在我家的門口,我嗅到她一身酒氣,蹲下來輕輕拍她的臉孔,叫了她數次也沒有醒過來,我只好先開門,再扶起她入屋內,把她先放在梳化上。

我奇怪為什麼盈盈醉成這樣,仍然可以走都我家的門口,於是打手機詢問管理處的職員,那職員跟我熟稔,說盈盈清早到來,因為曾見過我跟她一起回家,所以讓她自己上我的家,還說那時候她已經醉薰薰。

我說了謝謝後收線,見盈盈還沒有醒過來,便重溫數碼相機內DaDa的寫真照,她沒有一般少女的可愛,卻有讓人動心的性感,當中最吸引我的不是她的身體或是姿勢,反而是她充滿了誘惑的表情,一雙眼神更似是在召喚男人。

我不禁對DaDa有了性幻想,想著撫摸她幼嫩的乳房,抽插她純潔的妹妹,過程中欣賞到她被破處的痛苦表情,讓我感到十分興奮,我的小弟受到影響,亦自覺地抬頭。

這時候我不經意望向盈盈,見她因為穿的裙子太短,露出了性感的內褲,想到了用盈盈來發洩我的性慾,我脫掉她的內褲後玩弄她的妹妹,然後索性把她全身脫光,撫弄她的一雙大乳房。

盈盈好像有點感受到刺激,輕輕呻吟了片刻,我正準備要幹她的妹妹時,突然生了一個念頭,然後走進浴室,拿了刮鬍刀和刮鬍膏出來。

我的那個念頭就是剃去盈盈的陰毛,先把刮鬍膏塗在她的妹妹上,再放一張紙在她的屁股下,以刮鬍刀慢慢地刮去她的陰毛,過了一陣子後她的妹妹變得十分光滑。

我欣賞了她的妹妹一陣子,我的小弟已經硬到不成,我亦把自己脫光,挺腰讓我的小弟插入她光滑的妹妹內幹起來,在我不停地幹她的時候,她漸漸醒過來,但是酒意未除。

盈盈清楚自己全身赤裸,更意識被我正在幹著而感到興奮,叫道:「啊…啊…」我繼續埋頭苦幹,把的性慾完全發洩在她身上,她亦享受著我對她的發洩。

當快要發射的時候,我把我的小弟拔出來對著盈盈的面部,讓他完全射在盈盈的面上,我亦喘氣連連,盈盈被的顏射後完全醒來,自己到浴室清潔是大叫一聲。

我以為發生了甚麼事,走到浴室看個究竟,只見她望著自己的妹妹,原來是她發現了妹妹的毛被剃了,才大叫出來,我說:「是我剃的,是不是很好看。」

盈盈嘟起小嘴,問道:「為什麼不在我清醒的時候才剃?」我笑著說:「都是一時興起。」再問:「為什麼妳會來我這裡?」盈盈說:「昨夜飲到凌晨三,四時,又不想回家,卻忽然想起你的家,便截了的士,要司機載我到這裡來。」

我就:「卻想不到當了我的洩慾工具,更版我剃了妹妹的毛。」盈盈說:「我是無所謂的,不過要在我清醒時進行,讓我也可感受。」我就:「好,一起洗澡吧。」

我們兩人在洗澡時,我摸著她光滑的妹妹,說道:「以後都不要有毛吧。」盈盈問道:「為什麼?」我反問:「這樣不好嗎?」盈盈考慮了一下,說道:「不如先再幹我一次吧。」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