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ddy與囡囡

Kathy的妹妹已經完全濕透了,說道:「請主人插小奴吧。」我說:「我不插。」她卻跪下來,哀求:「小奴很辛苦耶。」我說:「就是要你辛苦。」用皮帶把她的雙手反綁過來,再說:「也不要讓你自慰。」便行入浴室清潔。

當我從浴室返出來的時候,只見Kathy騎在梳化背上,用妹妹不停摩擦梳化背的頂,口中不停淫叫:「嗬…嗬…」我喝道:「妳真是很淫賤耶。」接著出力的抓她的一對乳房。

Kathy的淫叫聲更為響亮,其中包含了對痛楚和興奮的反應,我待她的高潮過後,解開了她被綁的雙手,摸到她一身是汗,說道:「我抱妳去洗澡吧。」

在浴室內,我看著Kathy洗澡的時候,感到她身上的傷痕,就好像一幅抽象畫,我細心欣賞著自己的作品,不免露出滿足的微笑,Kathy轉頭見我在笑,問道:「你笑甚麼?」我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你繼續洗澡吧,我先出去。」

數日後再見到Kathy,她帶著微笑行到我跟前,說道:「我直到現在仍然回味著那一日的情境。」我悄悄在她耳邊說:「往後繼續有得妳受。」她輕聲說:「你愛怎樣玩也可以,主人…」

第十二章.淫妻的出現

我輕拍她的臉龐,說道:「已經把你玩到有點膩,遲些再在找妳吧。」Kathy有點失望,說道:「好吧。」我是故意這樣說的,先讓她失望,之後再弄她的時候,她便會份外投入。

我別過Kathy後,心中掛念兩個囡囡,於是各自撥了個電話給她們,第一個囡囡還是怒我花心,仍然發著一點小脾氣,不過以我大男人的性格,又怎會遷就她。

倒是婷婷比較乖巧,接過我的電話後表示要來我家,我並無不可,說道:「也好,妳很久沒有讓我玩玩了。」婷婷在電話內說:「嘻嘻,Daddy總是要玩囡囡。」

我在家中等候婷婷的時候,想起虐待Kathy的情形,突然覺得只要沒有嚴重傷害她們,玩輕微的虐待也不失為一種樂趣,可是在另一方面,心中又反問自己:「是不是開始有點變態?」

我不知道反覆想了有多久,門鈴在寂靜中響起,我知道是婷婷的到來,讓她進來後笑著問道:「這幾天不找我,一定是幹了不少女生。」

我也笑著說:「Daddy雖然好色,但不是每一天都要幹女生的。」婷婷挑皮說:「鬼才信你。」似是暗示我要行動,我摟著她的細腰,在她耳邊說:「妳想不想試試性虐待。」

婷婷說:「我才不要,Daddy變態耶。」我說:「甚麼變態,這也是情趣的一種。」開始脫去她的衣服,她有點掙扎,似是憂心我會性虐待她,我說:「如果妳不願意,我是不會勉強妳。」

婷婷說:「我暫時接受不了。」我說:「沒關係。」脫去了她所有衣服,雙手輕按她的胸部,接著用手指在她妹妹的兩唇之間磨擦,讓她的妹妹濕潤起來。

婷婷問道:「可不可以舔我的…」我笑了一笑,抱起她來放在梳化上,再把我臉貼著她的妹妹,讓她妹妹流出來的水沾滿了我的臉。

可能是我的鼻子擦到婷婷的陰核,她不禁呻吟起來,我心想這也是一種方法讓她興奮,於是用鼻子在她妹妹的兩唇之間上下磨擦,她邊呻吟,說道:「這次的感覺很不同,蠻舒服的。」

婷婷的妹妹流出來的水愈來愈多,我藉著這個機會把她翻轉過來,把我的小弟弟對準了她的菊穴再挺腰一推,她啊的叫了一聲,說道:「Daddy變態。」

我被婷婷說是變態,頓時起了蹂躪她的心,猛烈進攻她的菊穴,更用手指抽插她的妹妹,她由開始有點抗拒,變為十分享受,給予我更強烈的亂倫感覺,我想可能是她較為溫馴,因此我們的父女關係亦比較投入所致。

我從婷婷身上發洩過後,她說:「原來也不是很難受,而且還有不同的快感。」我說:「說不定妳還會喜歡上呢。」她說:「啍,你就是想我也成為變態的女生。」我說:「嘻嘻,有何不可…」

婷婷因為要回家而不能夠跟我一起共進晚餐,我唯有獨個兒去餐廳打發,發現在我家的附近開了一間新餐廳,於是決定前往一試。我進入餐廳的時候,迎面招待我的是一個面帶著笑容的成熟女人,她樣貌娟秀而且皮膚幼白,有一雙長長的腳,說道:「歡迎光臨。」安排我入座。

我藉此跟她傾談了一陣子,她留下了msn的賬號給我,自此之後我們不時在msn聊天,開始的時候都是聊一般的事,例如她已經是四十歲而且結了婚,後來才知道她在外邊另有一個男人,還自認是一個淫妻…

第十三章.寫真

Daisy,就是那個淫妻的名字,她不時跟我分享與sp做愛的經驗,她的sp都不過三十五歲,她說她享受著他們的年輕力壯,有時候還會加上sp的朋友一起玩兩男一女的3p,而我亦把我如何玩弄女生的過程告訴她,她說我玩弄女生的過程跟她的sp所做是一樣。

我從來沒有玩過四十歲的已婚女人,在我的想像中,她們即使如何保養,都一定不及年輕女生的幼嫩,比起三十歲的女生又過於成熟,可是這一次我錯了。

Daisy第一次跟我約會時,穿著deep-V的上衣配迷你裙出現,她的胸部不是很大,但是比例恰宜,一雙修長又雪白的腿穿著了高跟鞋甚是吸引,跟她近距離對望時,在她的臉上找不到任何皺紋,皮膚充滿彈性。

我感到她是有意誘惑我,笑著說:「一點也看不出妳已經是四十歲。」Daisy微微一笑,說道:「我亦想不到你是這樣高大。」我有1.84米高,跟她的高挑外型蠻匹配。

我們在愉快的心情下共進了午餐,其間互相加深了認識,到了要結帳離開的時候,她主動提出:「到你的家裡好不好?」我明白她的意思,說道:「在家中似乎不夠刺激。」

Daisy說:「你有甚麼主意,我一切都聽你的。」我便帶她到了我所住的那幢大廈,Daisy問道:「你不是說不想在家中嗎?」我說:「天台沒有上鎖。」

我們去了天台後,Daisy環顧四周,說道:「附近有數幢大廈高出於天台,我們會成為了真人表演耶。」我說:「就是這樣才刺激。」

Daisy說:「不成,我接受不了。」我說:「已經上了來,還有甚麼不成。」把她按到大廈水箱的牆,她口說不要,卻沒有多大的反抗。

我快速的解開了她的迷你裙,褪下她的T-back內褲到大腿,再把我抬起頭的小弟掏出來,挺腰狠狠的進攻她的妹妹,說道:「操死妳這個洩慾工具。」接著脫去她的上衣,內裡沒有配戴胸罩使我可以直接撫弄她一對挺拔的乳房,Daisy說:「啊…好呀,我喜歡讓男人發洩。」

我的小弟不斷在她的妹妹進出,出乎意料的是她的妹妹還是十分緊迫,加上面對著她十分平滑的玉背,猶如一個年輕女生的身體。

Daisy在我激烈的抽插下淫叫不斷,我聆聽著她的淫叫聲,她每多叫一聲,代表了我征服了她多一分,然而我的小弟始終是要發射,我閉上眼睛,雙手緊緊的握著她的乳房,享受著發洩的一刻。

我用Daisy的身體發洩過後,她轉過身來,說道:「想不到你仍然有年青男子的體力。」我說:「不然怎可以應付妳這個淫妻。」Daisy說:「而且很有被強姦的感覺。」邊抽起她的T-back內褲,正當她想穿回上衣和迷你裙時,我先一步拾起了它們,說道:「先不讓妳穿。」

Daisy身上只是剩下一條T-back內褲,以雙手遮在胸前,帶點驚慌問道:「你想怎樣呀?」我以命令的口肳說:「把T-back內褲脫掉,我要為妳拍攝寫真。」

Daisy知道別無選擇,唯有把T-back內褲脫掉,變為全身赤裸,我拿出手機拍攝,示意她擺出淫蕩的姿勢,她開始的時候有點不自然,但是漸漸進入狀況,讓我十分滿意。

我把衣服還給Daisy,待她穿回後我們一起離開天台,我問道:「要不要到我家?」Daisy說:「也好,被你弄到我滿身汗,洗個澡再走。」

我跟她一起洗過澡後,她用大毛巾圍著身體,坐在廳中梳化稍作休息,這時候陽光射在她的身上,加上她的頭髮仍未乾透,激發了我的靈感,連忙在房間取出了數碼相機,著她除去大毛巾。

Daisy問道:「還未拍攝夠嗎?」我說:「這一次感覺不同,必定會很美。」她依言解除了大毛巾,在我的指導下擺出了唯美的姿勢,配合射在她身上的柔和陽光,構成了極之優美的照片。

Daisy從數碼相機的小螢幕觀賞那些照片,不禁說道:「想不到你的攝影技巧也不錯。」我說:「當然,我以前是一個攝影師。」

Daisy說:「以後都要為我拍多些,我想把最美的時刻留下來。」我問道:「妳不怕了嗎?」Daisy說:「不會了,反而很喜歡。」我說:「但是要先滿足我。」她分開了雙腳,微微笑著說:「那還等甚麼…」

第十四章.不聽話的囡囡

我這一次是正面的幹Daisy,並沒有猛烈的進攻她,反而以不同的節奏和深淺抽插她的妹妹,她閉起雙眼,輕聲淫語,我把手指放入她的小嘴內,她輕吮我的手指。

當我感到快要射的時候,把我的小弟拔出來要她含著,讓滋潤的液體全數射入她的口內,剛巧這時候她的手機響起,她連忙吞下了我的液體後接聽。

Daisy可能是口中仍然留有我的液體,我聽到她的對話有點模糊不清,忍不住要笑出來,她知道我要笑的時候,用手掩著我嘴巴,我乘機摸她的妹妹。

Daisy撥開我的手,搖頭示意我不許多手,我亦知道不可以再騷擾她,便對她扮了一個鬼臉,她笑了一下後繼續談手機,我拿起數碼相機細看她的每一張寫真照,欣賞著她優美的身體線條,同時掏出手機,翻看之前在天台拍的淫蕩照,盡是誘惑的姿勢,兩者各有特色。

這時候Daisy談畢手機,見我看得入神,不禁也則過頭來,看到天台的淫蕩照,說道:「我真的很淫賤耶。」我說:「哈哈,不然呢。」正要伸手到她的妹妹。

Daisy按著我的手,說道:「我是時候要走了,老公約了我。」我說:「好吧,有時間再約見。」Daisy說:「我走了之後,你可以玩其他女生。」我說:「今天不會了,想整理一下災妳的寫真。」Daisy嫵媚一笑,說道:「整理好不要忘記通知我。」拋了個媚眼後走了。

Daisy是我玩過的女生中年紀最大,她充滿了誘惑的女人味,又是人妻的身份,讓男人有偷的感覺卻不讓他們完全征服,這正是男人最回味的。

我正當埋首於整理Daisy的寫真照時,我的手機響起,手機內是囡囡的聲音,說道:「Daddy,為什麼多日不找我?」我說:「以為妳還生氣。」

「藉口,一定又是玩了許多女生啦。」囡囡總是愛這樣說,我漸漸覺得有點煩。

「是的,有許多囡囡可以讓我玩,又如何。」我故意說。

「衰人!」囡囡罵我後收了線,我亦沒有理會她,繼續整理Daisy的寫真照,不久後我的手機再次響起,我看看來電顯示後接聽,打來的又是囡囡。

我不客氣問道:「妳想怎樣?」囡囡說:「不要怪我啦,是我醋意大發。」我說:「我不管了,妳自己喜歡吧。」囡囡問道:「Daddy,你不想再玩我嗎?」我說:「妳要自己送上門,我當是洩慾工具囉。」囡囡說:「好呀,我喜歡讓Daddy洩慾。」我說:「賤貨。」便收了線。

囡囡來到我家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我命令她把全身衣服脫光,說道:「爬過來為我吮腳趾。」囡囡依言脫光衣服後爬過來後,抬起我的腳掌,開始吮我的腳趾。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