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護膚液

媽媽倒了杯咖啡,女孩站起身接了過來,嘴裡像抹了蜂蜜。「伯母身材真好,皮膚又白,看起來才30出頭啊…」我發覺媽媽嘴上雖掛著笑容,心裡未必高興。這和平時的她大不相同,平時有人誇媽媽身材好肌膚白的時候媽媽可是心花怒放,

而今天……

女孩長相甜美,穿一條背帶牛仔裙,披肩長髮既柔又順,渾身散發著朝氣。恭維著媽媽,不時還對我笑笑,送走女孩後媽媽抱著一個抱枕靠在沙發上看電視,小嘴噘著,一副受委屈的樣子。

「媽媽,怎麼了?不舒服嗎?」我爬上去,一把將媽媽嬌小的身軀抱在我腿上。

媽媽一雙玉臂摟著我的脖子。

「你和那女孩很熟?」

「在一間辦公室,你說熟不熟?」

「人家長得蠻漂亮……」

「是啊,和美女一起工作比較愉快。不過再美也比不上媽媽啊……」

「哼……油嘴滑舌……」

媽媽的語氣中充滿濃濃的醋意,翻下我的大腿坐到了一邊去,再也不理會我。看來媽媽誤會了我和那女孩的關係,事實上我們確實沒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大家都剛走出校園,彼此較談得來而已。

「媽媽,我去洗澡了!」坐了半天自討沒趣,今天開了一整天的會確實比較累,我捧起媽媽的臉頰深深吻了一下,進了洗手間。媽媽好像在吃醋喔,我有點好笑又有點得意,哼著歌洗了一個多小時才出來。

媽媽不知什麼時候換了一條極顯身材的白色旗袍裙,在沙發上擺了一個誘人的姿勢。一雙圓潤潔白的美腿從高高的開衩裡伸了出來,半遮半掩顯得更加修長性感。纖細的腳腕上一條腳鏈亮晶晶的把玉足襯托得嬌小秀麗,我頭髮還沒擦乾,看到此情此景陰莖一下就跳動了起來。

「媽媽,你真漂亮!」我抱緊媽媽一隻手握住她的小腳。

「去去去,現在想起媽咪啦?找你的美眉同事去!」

醋意還那麼濃,還是用行動表達吧!我心裡想著,左手伸進媽媽腿彎,右手摟住背脊,將媽媽玲瓏的身軀抱在懷裡就往臥室走。媽媽嬌聲叫罵著假裝強烈抗拒,豐滿的小腿胡亂蹬著,激起我一陣獸慾。

媽媽還是不肯開著燈讓我脫她的衣服,我大感失望,摸黑趴在媽媽身上就去親她的小嘴。沒想到今天連嘴都不讓我親,手剛摸上乳房又被媽媽用勁拍打。

媽媽脾氣比較倔強,她不允許的事很難辦到,總不能強姦吧?慾火一點一點的消失,加上今天確實有點累,我只好放棄糾纏,赤身裸體鑽進被窩。短短幾天媽媽被嬌寵成這個樣子,我有點懊惱,賭氣沒將媽媽的手拉過來握住我的陰莖。

黑暗中媽媽背對著我,屁股還使勁一挺將我頂離了她的身體,自己褪下了旗袍裙。實在無可奈何,明天再哄媽媽吧!

快進入夢鄉時我聽到媽媽小聲抽泣。心中一軟,轉過身摟住光滑的裸背。「媽媽,怎麼了,整晚都在和誰賭氣啊……」

「……你是不是嫌媽媽老了……」

不就來了個女同事嗎,用得著如此折騰?我打著哈欠柔聲安慰媽媽,說過不知多少次的甜言蜜語再度飛進媽媽耳朵。

在我溫柔的耳語下,媽媽漸漸平息下來,手從背後伸過來握住我的陰莖。

「媽媽,我愛你,你是我的心肝,永遠都是……」

「媽咪也愛你,永遠……」

媽媽溫順的讓我扳過身子,舌頭主動伸進我的口腔,兩條舌頭糾纏在一起,似乎在立下永不分離的誓言。

我左手摟住媽媽,另一隻手捏住媽媽裸露的乳房,輕輕揉搓,右腿也習慣性的伸進媽媽兩腿之間。觸摸到禁地的一霎那,突然感覺自己膝蓋上方有種毛茸茸潮濕的感覺,天啦!難道媽媽剛才悄悄脫了內褲?

媽媽發覺了我的訝異,小嘴離開我舌頭的吸吮,在我耳邊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別的女人能給你的,媽媽也會給你!」我幾乎不相信眼前的事實,右手往媽媽三角地帶一摸。果然,捲曲的陰毛下一片汪洋,今晚媽媽全身赤裸,看來準備將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交給我。

「媽媽,我真的可以摸嗎?」我還在猶疑。

「嗯!你不是一直盼望得到媽咪的全部嗎……」媽媽的聲音明顯發顫。

喔!太美妙了,我嘴裡含著媽媽的乳頭,手指從陰蒂滑過細縫,至會陰再到菊花蕾,輕輕摩擦一陣會陰後又將手指伸進媽媽的小穴裡,剛進洞門媽媽就併攏大腿用勁收縮陰道,我手指明顯感到陰道壁的擠壓。濕熱的感覺傳遞著媽媽的愛意……

我的手指頭沾滿了媽媽的愛液,我食中二指併攏慢慢順著柔嫩的陰道壁探進去,大拇指輕搔媽媽的陰蒂。「……嚶……」媽媽嬌吟的聲音細如蚊蠅,握住我陰莖的小手也加強了愛撫。淫水將兩片陰唇浸透,弄得我手背沾了很多粘液。

我仔細聽著媽媽的鼻息,感受她身體一切細微的變化。媽媽將一隻腿蜷起來,腳掌踩著床單摩擦,膝蓋不自覺的擠壓我的手。陰道還在緊一陣松一陣的收縮,最初明顯是為了取悅我,而現在變成了因興奮而蠕動。媽媽將頭扭到一邊,嘴角咬著枕巾,盡量壓抑自己的喘息。

我太想看看媽媽慾火被挑逗起的神情了,猛的伸手打開台燈。

「呀…你作什麼?你耍賴,媽咪不來了……」媽媽嚇了一跳,雙手捂著臉,兩隻小腳不停拍打床面。

「媽媽,給我看看你的身體好不好?!」我把被子一把拉扯開。媽媽又急又羞,身子翻轉過去緊緊趴在床上,臉深深的埋在底下。

天天摸天天親,完全在黑暗中靠自己的感覺去想像媽媽的胴體。如今終於可以將這具誘人的肉體一覽無餘,儘管只是背面。媽媽雙手仍然埋在臉下,消瘦的肩胛骨隆起,顯得玲瓏雅致。優美的曲線順著光滑的脊背延伸,剛過窄窄的纖腰立刻變得圓潤,豐滿的屁股又白又滑韻味十足。股溝裡隱隱看到一小叢陰毛。

我貪婪的看著這具顫抖的肉體,肉棒腫脹得快要爆裂。我趴在媽媽背脊上,輕輕撕咬媽媽的耳垂。

「小混蛋,你要幹什麼?快把燈關了……」

「媽媽剛才不是親口答應要給我了嗎?」

「我沒讓你開燈啊!……亂來……長大了就不聽話……」

「不嘛!我要看你的身體,我要插媽媽的小穴……」

我的胸膛緊緊貼著媽媽赤裸光滑的後背,騎著媽媽豐膩雪白的屁股,龜頭在股溝處來回摩擦。淫水順著細縫流出將陰莖擦得晶亮。

「媽媽,我要進去了……」

媽媽咬緊牙關,嬌軀亂顫,似乎對於我侵入她體內已作了充份準備。

我稍微把身子弓起,捏住龜頭撥開草叢,不管兩片陰唇的阻攔將龜頭插進我朝思暮想的小穴。龜頭鑽進嫩肉叢中,被充血勃起的陰唇包裹著。好舒服啊!終於進入了媽媽美妙的桃源洞,我渾身顫抖,激動得叫出聲來。

媽媽把頭埋得更深,一定以為我是第一次和女人性交,才會如此喜形於色。趁我陶醉在巨大的喜悅中,悄悄的將屁股微微翹起,龜頭順利的被導引入陰道。

這個微妙的舉動被我查覺到了……

我腰部使勁往前推,睪丸緊緊貼在媽媽的兩瓣屁股上,陰莖慢慢插了進去。

媽媽知道自己的陰道比少女寬鬆。為了取悅我,雙腿合攏夾緊,拚命壓迫陰道,陰道壁受外力擠壓變得窄小,緊緊包裹住我的龜頭。龜頭在灼熱的小穴裡跳動不止,我幾乎忍不住要射出來。

雖然不能插的很深,但媽媽運用技巧使得小穴顯得又窄又緊。我趴在媽媽的背上,雙手環繞過去緊抓媽媽堅挺的乳房,嘴巴將捲曲的秀髮分開親吻媽媽的粉頸,屁股一聳一聳的開始抽插。

媽媽的嬌軀激烈顫抖,雙手死死抓住床單,一聲不吭地迎合我的聳動,我們的身軀終於緊密地結合在一起。陰莖在媽媽溫暖濕熱的陰道內做著活塞運動,儘管抽插的行程很短,卻足以將全身興奮聚集在下體,令陰莖堅硬如鐵棒。

近10分鐘,我都趴在媽媽後背上緩慢而輕巧的將肉棒拔出又刺進去。首次侵入媽媽小穴帶來的異常興奮減弱後,我開始想著怎樣享受這頓美肉大餐。

媽媽為什麼不叫床?是不是害羞?還是我頂得太輕,沒有將她的慾望激發出來……我雙手支撐起上身,加大了抽刺力道,小腹不停撞擊媽媽的屁股。

由於媽媽的雙腿併攏,而且飽滿的屁股上翹,我的肉棒不能刺進深處。急於得到更大刺激的我,輕輕扶起媽媽的身軀,將媽媽的膝蓋分開跪在床上。媽媽沒有順從但也沒太大抗拒,頭仍貼在床單上,屁股高高撅起,胸膛上一對白嫩的乳房一半吊在空中一半壓在身子底下。

我的肉棒淺淺的在媽媽小穴門口抽插,淺得好幾次都滑出洞口。龜頭在小陰唇附近轉圈摩擦,不時去戲弄一下媽媽的陰蒂。過了一陣媽媽小穴又癢又麻,恨不得我的肉棒刺進陰道深處。媽媽雖然還是忍住不發出呻吟,但屁股卻情不自禁的往我小腹擠壓,期望能多吞下一些肉棒。

龜頭長時間沒有深入洞穴,媽媽已經被我挑逗得有些急了。我掰開媽媽的屁股,大陰唇翻開露出裡面粉紅色的嫩肉。嫩肉壁被自己分泌的淫水澆灌得嬌嫩滑潤,細縫隨屁股的顫抖一張一合,似乎在無聲的引誘龜頭長驅直入。

媽媽跪在床上,而我則跪在她屁股後面,雙手緊緊握住媽媽苗條的腰肢。這個淫蕩場面曾經無數次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第一次射精就是在這種幻想中完成的,如今這個場面經過我的努力終於變成了事實,媽媽豐滿的屁股今後將是供我縱欲的玩物了。

一想到這我又是一陣戰慄,再也不猶豫。屏住氣,固定住媽媽的屁股,使盡渾身力氣猛的一聳,龜頭快如閃電刺進媽媽的淫穴,直抵花心。

「……呃……」媽媽為突如其來的狠勁嬌呼出聲。這一聲嬌呼預告著今晚漫漫長夜裡的不倫性交進入了新的篇章。

我一陣凶猛的抽插,使媽媽秀髮飛舞,香汗順著額頭流下來。不規則的喘息聲中夾雜著難以察覺的呻吟。我把肉棒緩緩拔出停留在淫穴門口,上下左右的連轉數圈,特別沒忘記眷顧那顆敏感的陰蒂。龜頭輕輕的刮弄幾遍嫩肉壁後,又猛的深深插進陰道深處,粗大堅硬的肉棒整根沒入,力道又深又狠。

肉棒每次插進陰道深處觸摸到子宮口,總是伴隨媽媽誘人的嬌呼。而在洞口搔癢的時候,媽媽又迫切的將身軀往後靠。看來「九淺一深」確實是女人的克星,任平時怎麼端莊賢淑的女子遇到這招,都會將內心深處的淫蕩激發出來。

媽媽徹底拋棄了矜持,細小的腰肢像水蛇一般的扭動,豐膩的屁股拚命擠壓我的小腹,好像要將陰莖吸進她身體一樣。時而嬌吟時而喘息,我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湧出,那管得了什麼急插慢抽,不顧一切衝撞眼前雪白誘人的屁股。

「媽媽。舒服嗎?」我將身子前傾,趴在媽媽肩頭喘息道。

「……唔……媽咪……啊……好舒服……唔……」我腰部絲毫沒有懈怠,短短一句話,媽媽因下體連續遭受猛烈撞擊,竟然被打斷好幾次,斷斷續續的回應。

媽媽的兩片屁股被我蹂躪得一塊青一塊紅,腰肢上滲出的汗液因扭動將我的手心塗得濕濕的,我幾乎把持不住媽媽光滑圓潤的屁股。我將媽媽的嬌軀翻轉過來面對我躺下,扯過兩隻修長的美腿掛在我肩頭,身子微微下壓,腰間再次發力,向媽媽的小穴插去。

床頭櫃前的台燈雖然不是太明亮,但清清楚楚地將媽媽嬌羞的表情呈現在我眼前。彼此的肉體已經結合在一起,媽媽知道我今晚必定會把多年來的幻想一一實現,在她身上盡情放縱。臉上風情萬種,將頭側向一邊,不敢和我的目光對望。

肉棒在身下媽媽的小穴裡忙碌的進進出出,我將媽媽的頭扳正,充滿火的目光將羞澀難當的表情全部印入腦海。此刻的媽媽成了待宰的羔羊,眉頭緊鎖,小嘴隨著我的抽插節奏一張一合,一雙豪乳顛得亂跳。

媽媽架在我肩頭上亂晃的小腳被我捉住,我張口就含了進去。一根根粉嫩細長的腳趾輪流被舌頭舔舐得發紅,鼻尖頂著腳心,舌頭滑到腳後跟。媽媽的笑聲夾雜在呻吟中就如給我鼓勵一樣,我伸長舌頭更加賣力舔著腳掌的皺褶。

小腳發出淡淡的幽香,鮮艷的玫瑰色趾甲不斷激發我的性趣,媽媽嬌小的玉足塗滿了我貪婪的口水。肉棒在陰道壁裡攪動淫水的聲音越來越大,床單上濕了一大片。當我的嘴唇離開媽媽充滿性感味道的小腳時,媽媽已經被我插得渾身冒汗……

「媽媽,摟住我的脖子!」我俯身將頭低下,媽媽喘著氣,溫順的將玉臂圍在我的脖頸。「抓緊,別鬆手喔……」

「你要作什麼?」

「我要讓媽媽飛起來……」話未說完媽媽已經全身騰空,美腿捲曲著架在我的臂彎上,屁股被我的雙手托住在空中上下起伏。

「哎喲……插……得好深……啊……」我將媽媽的嬌軀往上拋起,媽媽身子下墜的力量一部分被我托住,大部分力量被上挺的肉棒完全吸收。媽媽大聲叫喚著,也許滿足多過痛楚吧!媽媽雖然不算重,但全身重量都靠我的雙臂和陰莖支撐,不一會我的手也有了麻木的感覺。但看到媽媽被我幹得秀髮飛舞嬌吟不止的模樣,卻又捨不得放下這具誘人的肉體。

「呃……媽咪……不行了……」一陣猛幹,當我的雙臂漸漸難以支撐媽媽體重的時候,媽媽突然將身子盡力靠在我胸膛,死死地壓住我的肩頭,我一時動彈不得。只覺媽媽一陣痙攣,小穴驟然縮緊,陰道壁內的嫩肉叢夾住龜頭。媽媽張嘴咬住我的肩頭,花心亂顫,一股激流沖刷在跳動的龜頭上。

自從和媽媽肌膚相親近一個月後,媽媽先是用手指幫我套弄,接著用小嘴為我口交,再後來乳房也被我肉棒插過。但每次都是我暢快的射精,媽媽從未得到過高潮。而今天,媽媽終於被我送入了高潮。

「媽媽,洩得舒服嗎?」我的頭抵著媽媽的額頭不懷好意的問。

「不許問……唔……壞死了!」媽媽高潮的紅暈還清楚掛在臉上,嬌羞的躲避我火辣辣的目光。

我的雙臂已經麻木,我趁勢將媽媽輕輕的放下。自己也側臥在媽媽身旁,媽媽背對著我,一隻美腿被我高高抬起,龜頭再次滑進陰道抽插起來。

「小混蛋,哪裡學來那麼多姿勢……啊……」媽媽嘴裡發出無奈而又銷魂的嬌吟,身子極力迎合我的抽插。

「媽媽,和你作愛真幸福,媽媽的身體那麼性感,嘖嘖……」我的下體一點也不鬆懈,盡情享受媽媽美妙的胴體。

媽媽額頭全是汗水,洩身後又被我幹了近半小時。「哎……都怪媽咪……給你補好了身子……反倒來折磨媽咪……喔……」

其實我也快到了不得不洩的邊緣,此時完全是咬緊牙關,靠一股蠻力勉強支撐。「媽媽,我……就來了……呼……」氣喘吁吁的說完,一股濃精噴向媽媽的子宮深處……巨大的滿足感蓋過了身體的疲憊。

當晚,媽媽和我一起反覆縱欲到凌晨3:00才沉沉睡去。

「你一定是上帝送給媽咪的禮物……」媽媽依偎在我身上,噘著小嘴嬌滴滴的在我耳邊小聲說著。

我輕輕歎了口氣,看來書是看不下去了,只好把書扔在一邊,抱著媽媽。心裡卻不是滋味。自從和媽媽的生殖器親密接觸後,媽媽越來越不像話。話比平常多了一倍,只要我沒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她就主動纏過來硬是打斷我的一切事情。

男人和女人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動物,女人可以把愛情當飯吃,世間除了愛她們可以放棄一切。男人可以嗎?男人除了愛還需要其他東西,事業、名譽、地位……太多了,至少男人得成天想著怎麼讓心愛的人過得更好……我思量著怎麼把這個道理告訴媽媽。這本應該是長輩告誡晚輩的,如今似乎顛倒了。想著想著我不禁暗然失笑……

「嗯?怎麼不說話?和媽咪說說話嘛!才那麼幾天就嫌棄媽咪了?」媽媽不屈不饒的嬌嗔著。

「媽媽呀,我不過是看了會書,哪裡不理會你了?」

「就是就是,你今天回來一直沒看媽咪,難道書比媽咪好看嗎?」

咳……我笑出聲來。「媽媽,你是不是非要無話找話啊?如果你舌頭閒得發慌……那……嘿嘿……」我邪笑著將媽媽的頭按在胯間。

媽媽伏下身體,像隻溫順的小貓趴在我胯下,靈巧的長舌從龜頭上一圈一圈滑過,不時從口腔裡發出「嘶嘶」聲。我摸著媽媽捲曲的秀髮,看著她那癡迷的表情,剛才的一絲不快早飛到九霄雲外了。原來,我是如此的深愛媽媽……

「媽媽,痛就告訴我……」

「嗯!」我的舌尖離開媽媽已經被舔得微微泛紅的菊花蕾,扶著媽媽的纖腰,將龜頭緩緩插進柔嫩的肛門。肛門肌一陣緊縮箍住龜頭,在媽媽的配合下陰莖整根沒入直腸。第一次和媽媽肛交的情景又浮上腦海,比破處更劇烈的疼痛讓媽媽淚流滿面,但那眼神卻明白的告訴我,只要我喜歡,媽媽願意為我做任何事…

我的陰莖被直腸包容著在媽媽體內時緊時慢的抽動,經過幾次肛交,媽媽已經能從這種另類交合中尋求快感。嬌吟聲中,媽媽雪白豐膩的屁股成了我的最愛。媽媽屁股扭動著,不時將頭轉過來看我一眼,我的表情告訴她,此刻的我是多麼的興奮。得到鼓舞的媽媽忍受著直腸的酸脹感,收緊肛門,直到我將精液射到她的腸道內。

完事後,龜頭滑出肛門,菊花蕾還沒閉合,直腸壁殷紅如血,夾雜著一絲乳白色的精液。

臥室、客廳、廚房、洗手間甚至陽台,都曾經作為我們的戰場。經過性愛滋潤,媽媽的卵巢重新煥發活力,體力雌性荷爾蒙明顯增多,所謂的女性更年期就在這種充滿肉慾的激情日子中悄悄溜走了。如今我24歲而媽媽也44了,我們對彼此的身體需求卻一點也沒減退。媽媽的身材依舊那麼婀娜多姿,床功依然風情萬種。抱著美艷媽媽的屁股聳動也許是我一生最快樂的事。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