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護膚液

媽媽聽了我的辯解後果然愣住了,一對粉拳被我握住,不知所措。媽媽嬌羞的臉上冒出幾滴汗珠,眼睛忽閃忽閃的慌亂之極,胸脯激烈起伏,這場景讓我看的陰莖勃起頂在媽媽的大腿上。我張著乾涸的嘴唇一時看呆了,竟然忘記了一句很重要的成語「打鐵趁熱」……

媽媽查覺到我下體的異樣,推開我,坐了起來。美麗的小腳逃出我的魔爪。「媽咪要睡了…」媽媽有些慌張的走向臥房,眼光看似無意的往我下體瞟了好幾眼。

媽媽顛著渾圓的屁股剛邁進房門,我就雙手摀住胯檔翻倒在沙發上。

晚上我把躁動的淫念發洩在內褲上,短短幾天已經第三次幻想著媽媽的成熟肉體手淫了。我故意沒有把內褲上的精液擦去,直接丟在洗衣機上,幾個小時後精液凝固成硬塊,媽媽不會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吧?

今天公司很忙,回來得有些晚。媽咪說:「媽咪幫你熱一下飯菜……」晚飯已經在員工餐廳裡吃過了,我急忙阻止。媽媽今天沒有穿那件性感的低胸睡袍,穿得比較保守,潔白的秀足上一雙金色的高跟涼鞋,越發將小腳襯托得非常性感。

我和媽媽一塊坐在沙發上,媽媽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我也假裝看雜誌一聲不吭,昨晚白白放棄了一次機會,今天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提那道秘方。經過長時間的沉默,媽媽還是扭了扭腰肢坐近了我,接下來的談話令我膛目結舌。儘管這是我所期待的,但沒想到會那麼突然。

「媽咪想和你談談!你是不是經常手淫?」實在太直接了,媽媽聽到這話從自己嘴裡說出都有點扭扭捏捏。我假設過類似的談話,也知道該怎麼回答,但事發突然仍令我有一點不知所措。但我知道這是第一道屏障,攻過去以後的事會比較順利。

「也不是經常啦,高中的時候比較多,後來就少了……」

「那你平時是怎麼手淫的?」媽媽的話有些令我難堪。

「我不敢說!」

「不怕,寶貝,媽咪不會怪你!」女人和男人自慰的方式不同,媽媽當然不知道我怎麼宣洩。

「我一直都是把媽媽的身體當作性幻想對象。」我的語氣相當不自然,這種害羞的心態怎麼可能勾引媽媽呢?很想賞自己幾個耳光。

「哦!你天天都在看媽咪,怎麼幻想呢?」媽媽雖然思想比較天真,但好歹也讀過書,家裡訂了很多講述家庭方面的雜誌。知道很多青春期的少年首先都是把自己的母親幻想成性伴侶的,聽我這樣說媽媽雖然臉部發熱倒也沒大驚小怪。

「我……我幻想媽媽在我面前脫光衣服,媽媽的身材好棒,想著想著就射精了……」媽媽臉上的潮紅一直往下身蔓延,但眼光裡卻夾雜著興奮……羞澀……驕傲……很複雜的神情。

「最近有沒有手淫呢?」媽媽嚥了一口口水,快接近自己的目的了,媽媽顯得有些興奮,似乎忘了她是我的母親,兒子在母親面前射精是很難堪的事。

「最近……最近又會幻想媽媽的身體了……」我的聲音低得好像只有自己才聽得到。

「媽咪剛才看見你換下的內褲…上面……咯咯……」媽媽竟然覺得很好笑,我哭笑不得之餘又升起了稍許勇氣。「媽咪很討厭臉上的蝴蝶斑,其實……我想……」

「媽媽是不是想照那個秘方試試?」看媽媽吞吞吐吐的我乾脆直接說破,其實這原本就是我所期待的。

「嗯……」媽媽的頭壓得低低的。

「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隨意弄出來……」我的目的也一步一步接近,呼吸有些粗重。

「是不是要媽媽幫忙?」

「……如果媽媽幫我弄的話……肯定沒問題……」

「媽咪……用手幫你弄好不好?……」媽媽的聲音發顫,期待嬌羞的眼神誘人犯罪。

到臥室裡,媽媽打開台燈,將燈光調得很暗,坐在床頭不知所措。我站在媽媽面前輕輕將拉鏈拉下,太害羞了,陰莖軟軟的。都到這地步了,絕不能遲疑。

我鼓足勇氣把媽媽的手拉過來握住了我的陰莖……

媽媽把頭扭到一邊,纖細的手指圈住陰莖套弄起來。媽媽在美容院裡經常親自幫老客戶做臉,所以指甲修得很整潔,手指的繭皮全部磨去,晶瑩剔透。

溫暖的玉手握住肉棒,白嫩的手指在龜頭上輕輕滑過。如電流一般的感覺從陰莖傳遞到我的全身,陰莖迅速勃起成棒狀。媽媽驚訝於我肉棒的粗大,不禁轉過頭來,滿臉疑惑的神色。一隻小手只能握住一半,略一遲疑,另一隻小手也加入戰團,兩隻手交替套弄,不一會我的肉棒就青筋凸起,在媽媽溫暖的小手裡跳動。

「寶貝,是這樣嗎?」

「喔,媽媽你做得很好……」說也奇怪,此刻我心理更多的是一種得償所願的興奮,媽媽套弄得一陣比一陣銷魂,鼻尖上已有細小的汗珠,我卻是半天也沒有射精的慾望。「媽媽,我想在你腳上弄……」

「那麼多名堂?真是的……」媽媽羞澀的瞟了我一眼,神色有些奇怪,但還是將身子往後一仰靠在床上。

我握住媽媽白皙的玉足拉到自己面前,肉棒在光滑的腳背上摩擦,劃出一個又一個帶著粘液的圈。好美好嫩的小腳,怪不得古人管女人的腳叫「金蓮」。皮膚薄薄的又白又嫩,皮下的青筋隱約可見。

我把媽媽柔嫩的腳掌併攏夾住陰莖,作抽插動作。腳掌的紋路摩挲著包皮,快感一陣比一陣強烈。媽媽怕癢,輕輕嬌笑著把腿收回,我又頑強的抓住了腳腕將它拉回來。

龜頭在一根根纖細的腳趾縫處竄來竄去,媽媽肩頭笑得亂顫。真想將腳趾含在嘴裡吮吸,但我還不敢。將媽媽的秀足玩個夠,我的龜頭也漲得似乎要爆炸。

往前一步,一隻膝蓋跪在床上,把陰莖伸到媽媽的臉頰上。媽媽知道我要洩了,閉著眼睛,臉紅紅的,任我將濃濃的精液全部射在自己的臉上。

精液混濁濃稠,發出一股腥味,媽媽微微皺著眉頭將精液均勻地塗在臉上。

「媽媽,我回去了……」媽媽緊閉著雙眼一聲不吭。我狼狽的逃回臥房大聲喘著氣。一夜之間媽媽的纖手玉足都被我玩弄過,這只是開始,我要慢慢將媽媽的肉體一點一點蠶食,直到擁有整個嬌軀……

我的精液成了媽媽的護膚品,幾天之後在我以種種借口強烈要求下,媽媽每次幫我套弄陰莖都穿上很性感的衣服,一雙手臂和美腿都暴露在我目光之下。我們已經有了微妙的默契,一個眼神或一個肢體動作雙方就會走進臥室,媽媽不再回避我的肉棒,有時候還會癡癡的看著,甚至忘記了套弄。

我一點也不滿足媽媽僅僅是用手,姦淫她美麗的小嘴成了下一個目標。我想到一個辦法,而媽媽今天像芭蕾舞演員一樣將頭髮高高盤起,就如專門要為我口交而準備的一樣。晚飯後時間還早,媽媽還沒換睡衣,穿了一條吊帶裙,凝如雪脂的後背裸露出一大片。腳上一雙小巧的涼鞋,媽媽知道我喜歡她的玉足,特別注意護理,指甲上塗了一層玫瑰色指甲油,異常性感。

我實在等不及了,給了媽媽一個暗示就站在她面前解下褲帶。

「哼!那麼急……」媽媽嬌羞的看我一眼,一雙小手同時握在陰莖上。柔軟的手指已經很熟悉掌握中的肉棒,緩緩上下套弄,力道又輕又柔。

「唔……媽媽……」我強忍著將衝動壓了下去……「媽媽…我有點尿急……」

「去去去……」媽媽知道我想多享受一下她手指的愛撫,故意找借口!但也沒說破。

我衝進洗手間用手上下套弄,幻想著以各種淫蕩的姿勢姦淫媽媽,已被媽媽挑逗起的肉棒一會就射了。我小心的洗掉殘留液體,又回到媽媽身邊。

「去那麼久?」媽媽有些懷疑。

「漲得難受,半天尿不出來。」我掩飾著,媽媽撲哧一聲就笑了。「去媽咪的臥房吧!」我看著媽媽的嘴唇心中一陣激動。

「咦,今天很難弄出來喔……」媽媽套弄了半天,陰莖是勃起了,但那麼快哪裡會再有射精的慾望。經過幾次手淫,媽媽不再像第一次那麼羞澀了,將頭湊近仔細看了看肉棒。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不是已經習慣媽媽的手指了?」我盡量找了一些合理的解釋。

「實在不行我們就明天吧……」媽媽有點想放棄。

「那怎麼行?這樣我難受死了……」

快接近目標了,我心臟跳動的聲音清晰可聞。「媽媽,用你的嘴幫我弄出來吧?」

「小滑頭……不來了……」媽媽嬌羞的表情再次寫在臉上。前幾次我把精液射在媽媽臉上時都故意把龜頭在媽媽的嘴角邊蹭來蹭去,恨不得鑽進去的樣子。媽媽哪裡會不清楚我想幹什麼,知道我遲早會有這種非份之想,今天終於來了,卻有些慌亂。

「媽媽,你的手和腳都可以給我弄,為什麼嘴不可以呢?求求你了媽媽…」

我屈依不饒,雙手捧住媽媽的臉頰,媽媽的頭被我捧得仰起,嘴唇離我的龜頭幾寸之遙。「只許這一次……」媽媽的喉嚨滑動了一下,閉著眼睛小聲的說,那表情可愛極了。

「媽媽,把小嘴張開……」我捧著媽媽發燙的臉將粗大的龜頭擠進媽媽的小嘴,媽媽的嘴角被撐得大開,臉上的溫度驟升,連脖子都紅透了。我扶住媽媽的頭,腰部輕輕聳動,在媽媽的小嘴裡抽送起來。媽媽可能感到有些屈辱,頭微微扭擺卻又被我固定住。

「媽媽,用你的舌頭幫我舔舔!」媽媽盡力張開嘴含著一截肉棒,舌頭在有限的口腔空間裡努力舔舐。龜頭被舔得又麻又癢,很是舒服。舔了一陣媽媽盡量不讓牙齒碰到龜頭,將陰莖往自己口腔深處又吞進去了一些,嬌艷滋潤的雙唇在包皮上主動套弄起來。

「喔……媽媽…含得我好舒服……」媽媽的誘惑實在驚人,剛射精不到20分鐘,我又有點把持不住了。媽媽絕對不是第一次為男人口交,靈巧的長舌舔、吸、刮、攪,諸般技巧無不精湛純熟。

媽媽的嘴賣力的吞吐,一隻溫暖的小手不時套弄著暴露在嘴外的陰莖。儘管我心疼媽媽,怕頂痛她的喉嚨,但在媽媽賣力吞吐的強烈刺激下,還是忍不住抓緊媽媽的頭髮加強了腰部的聳動。

「唔……唔……」媽媽的小嘴撐得大大的一點縫隙也沒有,喉嚨發出混濁不清的聲音,顯然不滿我將肉棒送進口腔深處。看著媽媽驚恐的眼神我把肉棒抽出幾分,龜頭在媽媽溫暖的小嘴裡快速抽插。

媽媽知道我到了緊要關頭,緊閉雙眼,抓住我的手臂,指甲深深掐進我的肉裡。自己竟然用嘴幫兒子完成射精,幾滴淚水從眼角滲出。這是我射得最暢快的一次,龜頭剛剛離開口腔就勁射而出,媽媽的鼻子、嘴唇、眼皮都留下我和媽媽合作的結晶。

「媽咪的嘴都快被你撐裂了,告訴你,別想有下次……」下次?下次也許是其他部位了。媽媽張著嘴大口喘息著,口腔裡還有一點殘餘的精液,但媽媽早已習慣我精液的味道,舌頭一卷嚥了下去……

一個月後…………

「媽媽,我想插你的小穴……」

「妄想,再得寸進尺,媽咪的身體你哪也別想碰……」

我半跪在媽媽裸露的上身,抓住媽媽一對乳白色的肉球,豐滿的乳房被擠壓變形,中間夾著我的肉棒。肉棒在雙乳中間左衝右撞……

小嘴都被我姦淫過了,乳房自然也沒費多少力就被侵入。一次我叫嚷著要吃媽媽的奶頭,媽媽被我點燃濃濃的母性。半推半就的被我脫去睡衣,當小巧的乳頭被我舔得堅硬勃起,乳暈變大的時候。我連哄帶騙把陰莖塞進媽媽深窄的乳溝。

那天將精液射在媽媽渾圓的乳房上後,我死皮賴臉的要摟著媽媽一起睡。

「只許這一次!」媽媽拗不過我,依然這樣回答。事實上從此我就和媽媽睡在一張床上,每晚摟著美妙的胴體,還強迫媽媽握住我的陰莖。漸漸的媽媽已經習慣,甚至還很喜歡握著我的陰莖睡覺。

我當然不會老老實實的睡覺,先是媽媽的睡衣再也不用穿了;接著媽媽渾圓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修長白皙的美腿都可以任由我撫摸親吻;再後來媽媽已經願意主動和我接吻,每當我手指觸摸到她的敏感地帶時,媽媽柔軟的舌頭會使勁裹住我的舌尖吸吮。

不過這一切都是在黑暗中進行,媽媽絕對不允許我開燈看她的胴體,小三角褲更是碰都別想碰。媽媽怕我天天射精身體支撐不住,和我約定每星期「做」兩三次。事實上我旺盛的精力根本不在話下,除「預定」的日子,在額外的幾天我總是頑強的要求進入媽媽的身體。

撒嬌、耍賴,什麼辦法都試過了,好幾次都感覺媽媽幾乎堅持不住就要答應了。可惜……最終意志還是戰勝了邪念。我不知是該佩服媽媽的定力還是該檢討自己挑逗的技巧,再怎麼撫摸媽媽的大腿內側還是把兩顆乳頭舔得挺立,進入媽媽體內的願望終就落空。

媽媽經過調理,臉上的蝴蝶斑漸漸淡了,天知道和精液有沒有關係。媽媽並沒有說以後不再需要我的精液了,我當然更不會提。我並沒有每次都把精液射在媽媽臉上,媽媽也沒說什麼。有兩次我還故意射在媽媽的小嘴裡,第一次媽媽狠狠罵了我好幾句後將精液吐在地板上,第二次媽媽一滴不剩的吞進胃裡,也許是我龜頭插進去太深來不及吐,也許是別有用意。

媽媽再也沒有叫我「心肝寶貝」之類的暱語,自從為我口交後就再也沒有叫過。現在輪到我經常將她抱坐在自己大腿上吻著小嘴,左一聲「心肝!」右一聲「寶貝」。媽媽非常喜歡我把她當小女生一樣的嬌寵。

媽媽在我面前越來越放縱,說話做事一點長輩的姿態也沒有。經常在和我聊天的時候嬉笑打鬧,有時候下手重了,我就故意板著臉罰媽媽為我口交。媽媽總是誇張的大呼小叫,而當我用力把她的頭按下時,媽媽卻又乖乖跪在我面前,用小嘴將我侍奉得有如上了天堂。

有一天媽媽被警察送進家門,原來那天她在回家的路上遭遇搶劫,還好附近剛好有巡警巡邏這才倖免於難。第二天起,我每天都接媽媽一同回家。離開美容院一段距離後,我們就互相依偎著像一對情侶,「兒子,媽咪離不開你了…」

「我也是……」話沒說完媽媽的舌頭已經裹住我的舌尖,身體軟軟的粘在我身上。

我在媽媽眼裡成了她的情人,其實媽媽也成了我的情人,一個令我愛到骨子裡的情人……

「媽媽,為什麼不給我你的全部?」

「嘻嘻,就不給,得不到的東西最美好,就讓你看得見吃不到,嘻……」

又一次把精液射在媽媽嘴裡後,媽媽依偎在我懷裡。兩隻長腿纏繞著我的下身,手指揉搓著我軟軟的陰莖。我懷疑媽媽不許我插她的小穴是一種頑皮的捉弄,而非禁忌。因為好幾次媽媽把我挑逗得慾火中燒,而我想進入她身體的時候媽媽卻一邊躲閃一邊大聲嬌笑,看著我狼狽的神情一臉得意。

今天公司裡開會,聚完餐後我就急忙回家,享受媽媽愛的滋潤。前腳剛進家門,還沒和媽媽說上兩句話,門鈴就響了,一個青春美麗的女孩走了進來。原來是同在一間辦公室的女職員,可能我急於趕回家,把一份文件忘了。她專門送過來,我連聲感謝,請她小坐一下。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