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妖

照妖(五)

看著兩個兒子走進了校門,慧寧看了下手錶,離會議時間就差二十分鐘,她急忙驅車直奔會場。今次的立委會議是個小型的內部討論議案,與會者只有十餘人,其中女性只有三人,當然慧寧是最年輕的了。才三十幾歲就作到立法委員慧寧確實也有她過人之處,就連她自己有時都很佩服自己的判斷能力。

在洗手間匆匆補過妝後,慧寧準時進入了會場,橢圓形的桌子上覆蓋著長可垂地的深藍色的桌布,周圍坐著幾個先到的立委,慧寧和大家問好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將桌布覆蓋在腹部,下身伸進桌下放鬆雙腿,端正身體,這種姿式才能讓自己在長時間的討論中輕鬆。眾委員就坐後,會議開始,到中午休會前幾項議案都已通過。經過中午的休息和用餐,繼續開始議程,由於議案基本己通過,有幾位委員就趕去別的會場了,現在只剩下七位委員在座。

輪到慧寧發言了,她先是簡單開場白後接著道︰「我們如今……哦?!」慧寧突然感覺有雙手摸上了自己的腿,她先是很懷疑自己的感覺,但那肌膚的接觸和順著小腿而至腿彎的感覺都告訴她這是真的。

「怎麼可能?竟然在桌下……是誰?」慧寧想到一定有人趁剛才休息時爬入桌下,雖然她以前也曾被同事騷擾過,但都被她一一化解了,這次竟在會議進行時,而且正好是自己發言時。想到該自己發言,慧寧悄悄抬頭向四週一望,所有的委員都愕然看著她,不明白她為何停下。慧寧忙清清嗓子,繼續發言,然後憑估計輕輕向前踢了一下。

不想這一抬腿,卻有隻手正好接住,另一隻手抓在她另一條腿的膝蓋用力向兩邊分開。慧寧根本沒想到桌下的人如此膽大,雙腿一下就被拉開,好在裙子緊裹在腿上,雙腿分開得也比較有限,但裙下紅色的絲質內褲相信已一覽無遺,慧寧慌忙夾緊雙腿,不讓自己走光,嘴裡還說著正常的發言。

慧寧覺得已聽不清自己在說些什麼了,急得臉脹得通紅,汗水已經開始滲出了,為了不至於出醜,她只能輕扭身體躲避桌下人的進攻。那人似乎並不著急,他雙手來回撫摸著慧寧纏在大腿上長筒襪盡頭的蕾絲,緩慢地抓起裙子的下擺向上翻起。慧寧覺到裙子被掀起,她握著發言稿的雙手都開始微徵發抖,好幾次她都想一躍而起,逃出會場,但腦中有個聲音在說︰「忍耐一下,就快散會了!」

那人並不停留於欣賞她裙下的風光,很快慧寧就感到有金屬物貼在自己的大腿根部,她知道那是把刀子,她只好放鬆夾緊的雙腿,從大腿間傳來的冰涼感讓她緊張得全身發抖,那刀插入她內褲的邊緣。

「不要……別……」和她心中所怕的一樣,刀子劃破了內褲,唯一掩擋下體的內褲現在變成了兩片破布,自己最隱密地私處都讓他看到了,羞恥讓她的聲音發顫。

「啊……不……好痛……啊……」一股大力猛地分開她的雙腿,從大腿根爆發的疼痛幾乎讓她驚叫出聲。

那人的臉近距離靠在她的陰部上,看著眼前不斷地扭動又因受力而綻開的陰唇,他呼吸的熱氣讓慧寧噁心地要吐。他用一隻手控制住慧寧扭動的身體,另一只手沿著呈倒三角形的陰毛向下摸索地探到女性性感的凸起揉按起來,有兩根手指還向下支撐住張開的陰唇,配合手指的動作,濕滑的舌頭直接向陰道口展開進攻。

「……啊……他在舔我那裡了……不要……快停下……呀!」從陰部上傳來的陣陣感覺讓慧寧產生一種幻想,似乎很久不跟她親熱的老公又在溫柔的愛撫著她,那近乎魔鬼地接觸讓她真的想要放縱,她結束了自己的發言,放鬆了雙腿,「啊……哦……」心中不斷發出呻呤聲,濕潤的陰唇和陰道口輕微的抖動。

那人也覺察到慧寧的快感,忽然離開了。快感被打斷,一下把慧寧帶回到現實,她連忙坐好,剛要併攏被分開的雙腿,就覺得有一根粗硬的東西頂在陰部向裡面插入,「不要……啊……」那東西不費力地盡根而入,積壓的快感猛地釋放出來,從慧寧的喉嚨處發出哼聲。

她知道那不是男人的陰莖,雖然被玩了半天,但終究沒被姦污,這也是讓她唯一可安慰自己的事,還不曾有別的男人佔有過。她伸手抓住插入自己身體的東西向深處送入,知道有人在看她更是覺得剌激,自己都感到陰道在夾緊那東西。

粗大不知名的東西讓慧寧就快達到頂峰,她自己抽送著,另一隻手揉著已充血漲大的陰蒂,隨著速度的加快,高潮就要來了。如果此時那個委員仔細觀察一下,相信肯定能發現她的異狀媚態。

有一雙手伸過來硬拔出了她身體中的怪物,臨近高潮的身體一下冷卻,慧寧全身僵在那裡。那雙手將一張硬卡紙塞進她手裡,慧寧慢慢抬起手來,原來是一張拍立得照片,由於光線問題,那照片很暗,但還是可以清楚看到內容︰一條被割破的紅色內褲下,黑色的陰毛以及暗紅色陰唇裂縫,那裡面隱隱還露出鮮紅的顏色。

這就是自己剛才暴露的陰部嗎?看來真是,慧寧的冷汗都流了出來︰「這家伙要幹什麼?難道要……」她信手翻轉相片,只見背面有一行極潦草的字,寫著「想要全套相片和高潮嗎?休會後影印室見!!」慧寧不由呆住。

照妖(六)

慧靜駕著姐夫的車子飛駛在寬闊的道路上,兩個技工分別一前一後的陪伴著她,還是那稍高的技工坐在副駕駛座,不斷地提示慧靜將這車子的性能發揮到極致。慧靜是第一次如此快駕車,心裡也覺得很刺激,在有些較急的轉彎中不由失聲叫出來。

「好!小姐,請在前面停車。」慧靜聽話地減速停了下來,「小姐你大概也試出來沒什麼問題了吧!剩下由我把車子開回去了。」那個子稍高的技工說道。

慧靜點點頭,推開車門和他交換了位置,「請扣好安全帶!」那技工笑著等慧靜弄好後才發動車子,「嘎」的一聲,車子似箭般衝上公路飛快向前駛去,道路兩邊的樹木好像被誰推倒一樣閃在車後。

「到底是幹這行的,技術就是不一般。」慧靜不由發出讚歎。

剛才一路的飛駛巳讓她覺得有些累了,現在享受這種既平穩又高速的行駛確實是種放鬆。她舒服地靠在皮椅上,閉起眼睛思想著回家後晚餐的做法。

大概沒過多久,她覺得車子速度慢了下來,然後停穩,「已經到家了嗎?不會這麼快吧?」她睜開眼睛,卻見眼前一片黑暗,稍楞了一下,才反應到這裡是條隧道,但這隧道似乎很長,遠處才能看見一圈光亮。「這是哪兒?為何……」慧靜緊張得想站起身來。

就在她解開安全帶的同時,一條布帶猛的從後面勒住了她的脖子,「你,你們要干……」慧靜雙手抓住還在收緊的布帶拚命掙扎說,她腦海裡早亂成一片︰「難道要殺我,可為什麼?」

脖子上的布帶把所有的氣息都勒在喉嚨中,她張大了嘴卻吸不進多少空氣,那布帶似乎停止了收緊,慧靜的眼睛已適應了車內的黑暗,她看到剛才駕車的技工注視著自己,臉上表情很怪。慧靜驚恐地抓著布帶,盡量讓自己好過些。

「小姐,我們只是想和你玩玩,你只要乖乖聽話,不會把你怎樣的,但你要是讓我們不爽,阿方是不心軟的,是吧?阿方。」阿方看來就是身後那人,兩人都低聲笑起來。

「原來是這樣,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慧靜緊閉起眼晴,恐懼和屈辱的淚水從臉上直淌下來。

「怎麼樣啊?小姐!」隨著一聲無意義的問詢,一隻手直接按在她的右乳上大力的揉起來,慧靜不由全身一震下意識向後退。

那人立刻獰笑起來︰「小姐你還能跑去哪裡,阿方!幫她省點力氣。」

慧靜只覺靠背向後倒去,自己隨著躺倒在皮座上,脖子上的布帶也先鬆了鬆接著收緊,剛剛吸進的空氣又被勒住,慧靜張大嘴拚命喘氣,卻有一根散發著惡臭的陰莖插進她嘴裡,甫一進入就開始攪動,「不要……嗚……嗚……不……」慧靜發出的抗議聲變成陣陣嗚咽。

「好好舔吧!記得要用舌頭,阿方爽了就會放鬆勒著你的繩子!」

聽說可以放開脖頸上的束縛,慧靜只好違心的吸舔起那難聞的肉棒。大概看她很聽話,阿方果然撤開了那條繩子,脖子上被放鬆,慧靜回報似的用力啜起嘴裡的性器,她雙手撫弄著阿方的卵袋,可以明顯感到嘴裡的肉棒像受到鼓勵似的抖動。慧靜希望他趕緊射出來,她也許就可脫身,但在身上游動的另一雙手卻不斷地打擊她單純的想法。

連衣裙很容易地被人脫下,對方並不想費力氣剝光她的衣物,只是將胸罩向上一推,立刻就用雙手接住那彈出的雙峰,「嘿!保養得還真好,又柔嫩,顏色也正……」耳邊不時傳來對自己身體的評價,慧靜羞愧地滿臉通紅,真恨不得把耳朵封起來。

下身一涼,掩蓋著女性生殖器官的內褲終於被剝下,看來自己實難逃被姦淫的噩運。「啊……別……不要碰……」那人的手伸入迷人的溪谷後,沿著股縫向上到恥丘,在陰道口停住,大概看未能馬上插入,便用唾液沾在手上全抹在她陰門上,那種沾滑的濕感讓慧靜直打哆嗦。

也不等她有何反應,那人雙手撐開她的大腿,陽具試探性地頂了頂,藉著唾液的潤滑大力插了進去,「唔……不要……」慧靜嘗試扭動腰部躲避,但未能改變事實,她只好收緊陰道,希望可早些結束,同時更賣力地吸吮著出入於嘴中的肉棒。

「小姐你還真夠緊的,好!我也讓你爽爽!」他固定好慧靜的腰部,衝剌一般抽送著自己的性器,「唔……哦……哦……」從慧靜喉間發出的不連貫呻吟使兩個男人都加快了速度,下身猛烈的衝擊讓她產生一種身體裂開的感覺,性快感違背意的逐步累積起來,她不由挺起腰部讓結合更為緊密。

那男人卻沒幾下就哼起來,慧靜感覺到下體內陰莖斷續的抽動,也知道精液射入了體內,剛來到的快感被中斷,她有些失望地放鬆腰部,任由那人趴在身上喘氣。

那人向阿方打了個手勢,阿方抽出還插在慧靜嘴裡的東西,兩人交換著爬過她的身體。看來還沒有結束,慧靜心想。

阿方將她改成狗趴,從後面開始插入,這種姿式似乎插得更深入,「啊……好大……這樣會……」阿方的肉棒很是粗大,而且並不是只顧著抽送,每次抽出時還有技巧地將龜頭旋轉在陰道口處摩擦,被中斷的快感很快有挑了起來,慧靜迎合地晃動腰部,「啪……啪……」的撞擊聲從交合處不斷發出。

她正想發洩地搖頭,閒著那人手按在她頭上,頭上有聲音傳出︰「幫我舔乾淨這裡。」陰部陣陣的快感襲來,讓慧靜已喪失了思想,她伸手扶住已軟癱的肉棒,張開秀氣的嘴唇含了進去。

**************

休會的時間到了,慧寧拖著沉重的身體向影印室走去,原來不遠的路今天卻顯得好長,有幾次她都想轉身逃開,但想到相片的內容她只好繼續前行。

「被照到下體,又讓他看到我淫亂的樣子,這可怎麼好!如果他要威脅,我該……」慧寧用力晃晃頭,盡量不臆想可能要發生的事情。她走到門口,停了一下,然後咬咬牙推開門走了進去。

照妖(七)

從窗戶中射出的午後陽光並不能讓慧寧有溫暖感,室內一個男人背對著她立在窗前,聽到門聲,那男人轉過身來,看著眼前呆立不安的美麗女立委。

「原來是他,不可能……」慧寧有些意外地發現這男人竟是立委主席的司機阿健,「他怎麼可能進入到會場裡?除非……」她立刻想到阿健有可能很早就躲進會議桌下,這樣就可逃避開眾人的目光。

「在想什麼呢?我的美人兒,是不是很意外?」阿健得意的笑起來,接著又說︰「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想要什麼,我等這天已經好久了,你快些決定吧!你的時間是寶貴的。」說完他笑著等待慧寧的反應。

「你想怎樣才把相片給我?」話一出口,慧寧就知道自己說錯了。果然,阿健笑笑,伸手拉開褲上的拉鏈,費力的掏出自己已勃漲的性器,隨手套弄著說︰「只要讓我滿意,相片立刻還你。」

眼前男性器官的形狀,粗大的肉棒上可清楚看到血管充血由淺變深的樣子,前面漲大反著亮光的龜頭,這些讓慧寧產生一種身處夢境的感覺。除了老公,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別的男人的勃起,她忙將頭轉過一旁,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腦海中有一聲音不斷告訴她不能越界。

「剛才你不是很想要嗎?現在卻裝起清高來了!」阿健的幾句話讓她的頭腦幾乎不能思考,看來這一關是躲不過了。自己難道真的渴望被姦淫嗎?從下身傳來的趐麻感告訴她對刺激的反應。她矛盾地向阿健走去,眼前似乎只剩下那粗大的陰莖。

她走到阿健身前慢慢蹲下身體,用雙手輕輕托起那醜陋的性器,阿健低頭看著她,隨著她纖細手指來回的撫弄,他享受的哼出了聲。等慧寧張開嘴唇,將他的肉棒含進嘴中套弄時,他簡直要大聲叫出來,直不敢相信如此美女竟替自己口交。

連慧寧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嘴裡充滿的肉感和從前端分泌物發出的腥味把她的理智完全攪亂,她動情的舔啜著不屬於老公的陰莖。但阿健可不想就此達到高潮,射精並不是現在的目的,敏感的性器傳來濕熱的感覺,甚至偶爾可清楚感到慧寧的舌頭滑過龜頭,他強吸了口氣將已湧到陰莖的精液抑制住,馬上抽出陰莖,看著慧寧有些不解的眼神,他裝出兇惡的獰笑說︰「趴到影印機上去!」

看慧寧趴好後,他走過來抓起深色西裝裙的下擺向上翻到腰部,已沒有內褲掩擋的下體已完全暴露,他彎腰將慧寧的大腿分開,陰毛盡處的紅色裂縫竟是濕潤的,微微向兩邊張開著似在催促他的插入。當阿健如的將已漲痛的陰莖插入慧寧濕潤而緊密的陰道後,慧寧才知道也許自己一直渴望著男人強有力的抽送,這種罪惡的刺激不是老公張強可以給予的,她幾乎是剛被插入就達到高潮。

**************

下午校長給所有班級老師開會,學生們都像獲得新生般湧出學校,易海和易剛兩人也就不用等媽媽來接了,兩人先後回到了慧靜的住處。

弟弟易剛進屋後直接躲進房間也不管家中有沒有人,易海回來後先是搬了椅子各屋忙了一陣,折騰完了他推開和易剛同住的屋門。看到有人推門,易剛忙向枕頭下塞了些東西,有點兒慌張地站了起來。

易海看了看他,沒理睬他自顧自的從書包中摸出個黑色金屬合子,他拿到電視前連好幾根線後打開電視機,又摸出個類似紅外控制器的東西擺弄了一陣,電視上就出現了畫面,易剛愕然發現畫面上竟是浴室裡的情景,沿著易海的按動,小姨以及爸媽的臥室都依次出現於屏幕上。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