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妖

照妖(三)

晚飯是兩人一起做的,有說有笑,慧靜倒是暫時忘掉了昨晚的「怪奸」。

大概要到十點的時候,麗姐突然站起身來向慧靜道︰「我先去沖個淋浴,然後到床上再和你說,累了就直接睡。」說完向慧靜做了個玩笑的鬼臉,兩人相視一笑。

慧靜幫她拿出浴巾和洗漱用具,就見麗姐正在衛生間門口脫衣服,很快脫至只餘胸罩和內褲,看慧靜呆在那兒,她轉頭笑了笑,接著解開紋胸然後雙手握住腰間內褲的邊緣彎腰一褪,隨手將脫下的衣物放在旁邊的椅子上,慧靜有些不好意思地轉過頭去。

「都是女人怕什麼!」麗姐笑著接過慧靜手中的洗浴用品,轉身就進了衛生間,不一會兒裡面就傳來「嘩……嘩……」的水聲和麗姐哼唱的聲音。

「這人還真夠樂天的。」慧靜笑著搖搖頭,她把麗姐丟亂的衣物整理放好,然後向臥室走去。

聽著不時從浴室傳來的聲音,慧靜讚歎起麗姐的身材來︰「都三十來歲的人了,居然還保持得這樣好,不知道我自己……」不由回想起剛才麗姐脫衣服的樣子。

凹凸有致的身裁,雙腿間那一團神秘的烏黑,看來成熟女人的韻味真是不一樣,別說是男人就是女人都會心動;慧靜又想起姐姐慧寧︰「她比麗姐還大五、六歲呢,又有兩個孩子,怎麼也保持得那麼好?」慧靜心想等姐姐來時一定要問問。

慧靜才把床鋪好,麗姐就裹著浴巾從衛生間走出來,她邊用手掃弄著頭上的水珠邊向慧靜說︰「該你了。」慧靜笑著點點頭。

準備脫衣服時忽見麗姐笑著看著自己,她有些害羞地直接拐進了衛生間,身後傳來一陣清脆的笑聲,不知為什麼,這笑聲讓她有點兒不知所措。

等慧靜沖完淋浴披著睡衣回到臥室時,麗姐已經老實不客氣地鑽入被窩中,瞪著雙大眼睛注視著慧靜,慧靜笑了笑,走過去拉開被子半躺了進去,腦袋靠在床頭上。

麗姐伸出手按動檯燈的開關,將之關到最暗,隨後笑著說︰「這樣一會累了就睡了。」慧靜也未置可否。

兩人也就是說了半小時左右的話就不再說了,慧靜聽麗姐那邊的氣息很深,大概已經睡著了。慧靜輕輕翻了個身,背對著麗姐躺舒服後閉上眼準備入睡。忽然一隻手搭在她的腰部,她嚇了一跳,忙回頭看去,見是麗姐的手,「睡覺也不老實。」慧靜的心裡放鬆了。

不知過了多久,恍惚中慧靜覺得放在腰部的手向下移動,很慢地摸至她的膝蓋處,然後繞過她的睡衣,再順著大腿停留在她三角內褲的邊沿;看她沒什麼反應,那隻手撩開內褲整個覆蓋在她的陰戶上。

慧靜清醒過來,她轉身準備看到底發生何事時,有一個人影一下從背後摟緊她,那停在陰戶上的手指分別向下按動和撫摸起她的陰蒂和陰道口來,從緊頂住自已背後的體態。

慧靜確定是麗姐,她費力的轉過身,剛張嘴說︰「你……」就被張嘴一下堵住,舌頭還伸進慧靜的嘴裡攪著,挑動著她的舌頭,慧靜本想阻攔下身攻擊的手也被另一隻手抓住,引領著向另一方向伸去。等慧靜的手接觸到那隻手引的地方時,慧靜嚇了一跳,那這是麗姐的下身,下身的內褲早已不在,等待她的是完全濕潤的陰戶。

雖說洗澡時難免要碰到,但摸另一個女人的下體慧靜卻是第一次,她好奇地撥開濕濕的且有著柔軟黑毛的肉唇,試探著向裡面伸去,裡面複雜的肉壁像躲避似的讓出手指的通道,又迅速彈回糾纏在手指上。麗姐的嘴裡發出模糊的哼聲,放脫開慧靜的手轉而握住了她的乳房,同時控制慧靜陰戶的手指也加速了活動。

從自己上下身湧來的快感衝擊著慧靜的頭腦,她放鬆了身體,並主動張開了雙腿,任由麗姐的手在下身游動,然後回報似的摟緊麗姐,舌頭也去糾纏在口腔中攪動著的同性的舌頭︰「和同性接吻原來是這樣的,以前老公可沒這麼細心,總是心不在焉的親幾下就要插入了。」

兩人胸部緊貼著,互相感受著乳峰和乳頭摩擦帶來的快感,下身各自手指的抽插讓兩人幾乎同時達到高潮。

麗姐摟緊還在回味高潮餘韻的慧靜,由頸部開始向下親吻,經過胸部腹部,仔細地親過每寸肌膚,到達陰部後更是停留在這方寸之地。剛高潮過的慧靜又受到這番調逗,只覺渾身都發熱了,她挺起腰部讓陰戶緊貼著麗姐的嘴,感覺到舌頭探至陰道入口處時,慧靜發出一連串惱人的呻吟,「哦……舒服……啊……」陰部開始陣陣抽動,此時她真是需要有一大肉棒猛烈地插入,讓自己再次陷入高潮。

麗姐突然抬起身,看了看正在閉眼享受的慧靜,露出了一絲怪笑,她挺起腰部,用手在胯間摸索著什麼。慧靜睜開眼,心裡很奇怪麗姐為何停下,她見麗姐正用手在下身套弄著什麼東西,慧靜剛想問,就見麗姐向前一挺身,一個又硬又熱的東西就頂在自己的陰唇上,隨著麗姐腰部的動作那東西擠開慧靜的陰唇向裡面深入進來。

慧靜心裡又是驚訝又是害怕︰「你……別……不要……啊……!」

麗姐猛的用力,那東西盡根而入,一插至底,慧靜被強有力的插入衝倒在床上。雖說生理上確實需要,但心理卻實在接受不了,她努力掙扎著,希望可脫離對方兇猛的抽插︰「你快……放開我!哦……你是男人還……還是……啊……你……啊……快……快停下……」

麗姐根本不理慧靜的說話,只是不斷用力插抽,嘴裡卻發出陣陣怪笑。

「那聲音不是麗姐的,是個男人!」慧靜快要嚇驚了,拚命用雙手推打著對方,可能是嫌慧靜掙扎得太用力,「麗姐」突然一掌打在慧靜的脖子上,慧靜全身一下放鬆,暈了過去。

月光很亮,映得屋中反出一片光亮,光亮中一個女人正猛烈地幹著另一個女人,從兩人性器交合處發出的「啪、啪」碰撞聲不絕於耳。

慧靜揉著還在發痛的脖子從床上爬起來,她愕然發現麗姐一絲不掛地躺在自己身邊,她下意識想逃走,但不經意的看到麗姐張開的雙腿間那條暗紅的肉縫,上面是黑色的陰毛,那下面呢?慧靜輕輕移過去,沒有發現「罪證」,麗姐就是個標準女人。

慧靜仔細觀察了半天,確定沒什麼後推醒了麗姐。麗姐睜開眼向慧靜笑笑,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說︰「昨天聊得太久,耽誤你開店了吧?我馬上就起來。」看她的樣子似乎不知道昨晚發生什麼事。

麗姐起來後很熱心的幫慧靜打開店舖,然後看慧靜一幅心事的樣子就告辭回自己的店了。

慧靜思索良久︰「難道真是有鬼怪?」想到不知以後還會發生什麼,她緊張得關了店舖,找鄰居打聽了有位「李大師」能降妖捉鬼就連忙地跑去,死說活說地將「李大師」請回了家。

等他掛好靈符和照妖鏡後,慧靜恭敬地送走了「李大師」,自己高興地又是整理又是收拾,認為這可怕的鬼怪終於離開了自己。

正收拾間,兩輛日產轎車停在她店門口,車上走下一位著職業套裙的女人,那女人走進店門,看到慧靜正彎腰插花高興地喊︰「小靜,我們到了!」

慧靜聞聲回頭一望,也高興地叫起來︰「姐姐!你來了。」心裡暗怪自己怎麼忘記了這事,她趕忙放下手中的鮮花向門口迎過來。

跟在姐姐慧寧身後有一個男人和兩個十五、六歲的男孩,男人向慧靜笑著點點頭,兩個男孩走過來叫︰「小姨!你好。」慧靜忙伸雙手攬過兩個孩子,說︰「姐夫,這下都到齊了吧!」

慧靜的姐夫是個大學講師,平時不太愛說話,性格比較內向,兩夫妻正好相反;而那兩個男孩大的叫易海,小的叫易剛,他倆性格也是如此︰易海內向而易剛外向,但家庭相處甚歡。

姐夫張強笑了笑沒再說話,轉身回車廂去取行李,慧靜拉住姐姐的手,笑著向兩個孩子說︰「走!小姨帶你們去看自己的房間!」

照妖(四)

幫姐姐一家整理好房間後,慧靜和這四口人歡快地聊起來,她本意是希望和姐姐住在一起,如果顯得勉強,就想勸姐姐在自己家附近購房,賣掉以前那處住所,慧寧認為這個辦法不錯。大家聊至很晚,分頭就睡後一覺到天明。可怕的怪事沒再發生,慧靜對李大師的敬佩之意又增強了幾分,同時也格外高興。

早上慧靜又開始老樣子整理和插擺新送到的鮮花,姐姐慧寧則需送兩個兒子到學院自己再趕去上班,姐夫張強不緊不慢地收拾起要用的書本,然後和老婆孩子一起走出去。

張強自己駕車,今天卻不知為什麼點不著車,他焦急地來回撥動鑰匙,車子就是死也不動。正著急時,慧寧輕輕敲敲車窗,原來慧寧在後面看到老公的車不動就過來問問,看到是這種情況,慧寧笑著說︰「早讓你去修理這車的打火,你說什麼也不肯,這回苦了吧!」她看張強急得汗都出來了,笑著接道︰「不如這樣吧!我在路上打電話叫修車公司,你呢就到前面街口去趕你們學校的校巴,應該不會晚,怎麼樣?」

張強愣了一下,覺得老婆確實說得對,他看看表,然後抱起書本,向慧寧點點頭算作感謝,飛快地向街口跑去。慧寧望著他的背影笑著搖搖頭,自己這老公什麼都好,就是孩子似的想事情,總是想不全,沒有急變的意識。慧寧摸出行動電話撥通了修車公司,她忽然心中一動,自己不正是愛老公的缺點嗎?

張強很幸運地搭上校巴,不擠的車廂中散發著座椅上皮革的味道。他在一個靠窗戶的位置坐下,向四周認識的同事點頭問好後,接著就翻開手中的書本看起來。

等到車駛入校園,他慌忙站起來,走到車門口等待下車。校巴停穩後,張強下意識向身後望去,在車後排座上的一個穿短裙的女生因準備下車,本是蹺著的雙腿正好分開,一個隱隱透出黑色的粉色內褲圖案正好暴露出來,那女生並不知曉,雖只是很短的瞬間,張強卻臉都紅了,他忙轉回頭向車下走去,他卻不知道今天他老婆和小姨會發生些什麼。

姐姐一家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就只剩下慧靜一個人了,她照舊整理好花束後靜靜地坐下等待著今天第一位顧客上門。沒過多久,有輛小型的吉普車停在花店的門口,從車上跳下兩個瘦瘦的年青人,都穿著一樣暗青色的制服,甚至連頭上都戴著相同的小帽。慧靜有些驚異地望著兩人,看不出這兩個工人打扮的年青人要幹什麼。

兩人很快走到櫃檯前,其中一個稍矮的問慧靜︰「小姐你好!這裡有位慧寧小姐嗎?」那人等了等又說︰「是這樣的!我們是修理廠的技術員,早晨曾接過慧寧小姐的電話說有部車子出故障,我們是來檢修的。」說完掏出證件來讓慧靜看。

慧靜一下想起早上姐夫開車時的情景︰「對!是這樣,慧寧上班了,我是她妹妹,就是那部車。」兩人隨著慧靜手指的方向找到那部日產車,兩人向慧靜笑著點點頭,要過車匙後直接走了過去。

兩人熟練地打開車前蓋,其中一人跑到自己車中取出工具箱,折騰一陣後,兩人低聲商量了幾句,然後還是那稍矮些的技工轉身向慧靜走來,他微皺眉頭,向慧靜說︰「這車子有一處零件破損,我們需要將它拖回去處理。請放心不會太久,大概中午左右就送回來。」慧靜想想,也沒什麼關係就點頭答應了。

那技工又笑了笑,從上衣口袋中摸出張單子,看了看後遞向慧靜說︰「請小姐在這裡個字。」

慧靜忙站起身低頭看放在櫃檯上的單子,大概就是維修登記之類,她抬起頭卻發現那技工瞪大了眼盯在自己胸部,原來這套衣服上身開得偏低,正常站著看不出什麼,這一低頭,那豐滿的雙峰就算用胸罩蓋著也就掩蓋不住了,再加上嫩粉色的蕾絲胸罩本就很透,難怪這技工一副急色的樣子。

慧靜晃了一下有些漲紅的臉頰,為打破這種難堪,她趕忙問道︰「簽在哪裡呢?」那技工愣了下,正正神態用手指在單子上一處,說︰「就在這裡。」慧靜看了後,轉身去拿筆,那技工緊盯著她的身體,衣裙下兩條白晰的小腿和大腿盡處裙下顯現的內褲印記都讓他不覺猛嚥口水,直至慧靜簽好單子後他都沒回過神來。

兩人將車子拖走後,慧靜低頭看看身上的套裙輕輕搖搖頭。

慧靜吃過中飯後不久,那兩位技工就開著姐夫的車子回來了,慧靜笑著迎上來︰「已經修好了?還真是夠快。」

那兩人相互對視了一下,表情很古怪,又是那個矮的說︰「是修好了,我們還得請小姐你來試試車,這是車廠的規定!」

慧靜笑了︰「這是什麼怪規定?不是都修好了嗎?」

那技工見慧靜有些懷疑,忙掏出一張單子說︰「小姐,你試完車還需要簽個字,不然我們要被扣薪水。」

慧靜想這修理廠還真夠負責的,也就不在拒絕了,看那兩人高興地樣子,可能還真要扣薪水。慧靜鎖好門後,上了這兩人的車。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