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妖

發言人︰灰鼠

照妖(一)

慧靜陪著有「大師」之稱的中年男人在店中四處轉著,別看這位李大師年紀快五十歲了,精神卻好得很,不高的身材透出一股英氣,銳利的目光到處地掃視著。不大的店面很快就看過了,慧靜又引著李大師上樓看看自己的住處,李大師照例四處看過後,慢慢走下樓,坐在沙發上閉上眼不知道想些什麼。

慧靜忙倒好水,輕輕放在茶上,注視著李大師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在她看來現在,只有這位李大師可以幫助她了。

過了良久,李大師睜開眼睛向慧靜望來。

「怎麼樣?大師……」慧靜忙跨上一步問道。

李大師好像又想了想,終於開口道︰「張太太,是這樣的, 實有些不乾淨的東西在此,」看到慧靜緊張的表情,他笑了笑,接著說︰「你不必緊張,我可以幫助你驅走它,來你看。」他從衣兜中摸出一面小方鏡和兩條寫著紅色怪字的黃紙條,遞到慧靜的面前,說︰「一會兒我會把這面鏡子和這兩張驅鬼符掛在你臥室的門上,以後就不會再有事了。」

慧靜高興地點著頭,李大師也從嘴角擠出一絲怪笑。

*******************

剛剛過了兩年婚姻生活的慧靜在得知老公另有新歡後毅然提出了離婚,婚雖然離了,但「張太太」想變回「陳小姐」卻不那麼容易。慧靜用自己分得的錢在一條行人不多的街上租了所房子,樓上她住,樓下就開了間花店,盈利雖然不多但忙前忙後地自己也變得充實起來,這樣也許可以擺脫以前一切倚賴老公的習慣吧!慧靜是這麼想的。

每天清晨慧靜都很早起床,然後打開店舖,將剛剛送至的鮮花擺放好,等待第一個客人的光臨。

這天她才收拾整齊,就有一穿著黑色衣服的男人走進來,那男人也不理慧靜的招呼,逕自將還未拆開的一從藍菊抱起來,隨手掏出幾張鈔票丟在桌上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個人真是奇怪!」慧靜數著錢,但心裡又就很高興,這麼早就賣出不少花,大概今天的生意不錯。

但沒有她想像的好,一直到她打烊前就做過三、四單生意,而且只有早上來的那男人買得是最多的。慧靜拉開錢櫃,把這一天的收入拿出來清點時,赫然發現有幾張鈔票似乎自己從沒見過。

「這是什麼錢?怎麼……」慧靜仔細地反覆看著,那幾張鈔票上印著古代的人像,旁邊還寫著「天國銀行」四個小字。

「原來是冥紙,誰在開玩笑!」慧靜氣極了,她想著今天幾位客人付賬的情景,自己不可能看錯的,她下意識數了數冥紙的張數,這數目正是早上那奇怪的男人所付。

那男人慧靜以前從未見過,他!對,他的臉,慧靜忽然記起那男人抱著花離開時臉好像被層霧氣罩著什麼都看不到,「他不會就是……」想到這兒,慧靜不禁心慌起來,她迅速地查看了一下門窗是否已鎖好,證實後才稍稍放心,隨手抹了一把,頭頸上竟全是汗。

慧靜不是個軟弱的女人,但發生這種怪事也著實讓她緊張。她將那幾張冥紙丟入垃圾中,隨便整理了整理就轉身上樓。在臥室中她找出幾件換洗的衣物就走進了衛生間。

忙了一整天這會兒才是最舒服的,從蓮蓬中噴出的熱水撞灑在慧靜的身上,看來淋浴確實有一定的按摩作用。她閉上眼在享受著,雙手下意識的在身上撫摩著,似乎今天發生的怪事也被這水流所沖走。

對著身前的長鏡,慧靜審視自己的身材,雖然不能算高聳但也不失傲人的雙峰,由於未曾生育過依然堅挺,兩個乳頭還是嬌艷的紅色,纖細的腰身平坦的小腹頗鼓的屁股再配上勻稱的雙腿,就算是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也未必比得上,想想真不明白那個白癡老公怎會另尋新歡?

慧靜用手輕輕托了托雙乳,然後筆直的站好,仔細地望了望,雙腿間連一絲縫隙都看不到,大腿盡頭處那一叢呈倒三角狀的黑毛緊蓋著她最隱秘的部位,慧靜輕歎了口氣再閉上眼,打算多淋一下再出去。

浴室中好像有一陣涼風吹過,慧靜全身一冷,她連忙撩開防水,「奇怪,浴室的門我鎖好的,怎麼會……」

她抄起浴巾圍在身上走出去四處看看,沒什麼變化,是不是自己沒鎖好門以至風吹開了浴室的門?但不會呀,現在又不是夏天,窗子根本就沒開,門也都鎖好的,慧靜的心裡覺得怪怪的,有些害怕起來。

「對了,我打電話叫姐姐她們來陪我住幾天!」想到了這兒,慧靜又高興起來。

姐姐以前向她提過搬來住些日子,【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因為姐姐的兩個孩子都在附近上學,姐姐和姐夫兩人工作都忙可以省掉接送的時間,但那時慧靜正忙於佈置整理,她姐姐就先放棄了這個念頭。

說打就打,慧靜拿起電話聽筒迅速撥通了姐姐慧寧家的電話︰「喂!是小民嗎?我是小姨,幫我叫你媽媽聽。」

等了一會兒,姐姐的聲音傳了過來︰「小靜,最近也不說多打幾個電話來,你那邊忙得怎麼樣了?」

慧靜沒等姐姐說完,就搶著把自己想要姐姐一家搬來一起住的念頭告訴了姐姐,慧寧很高興,兩姐妹關係本就非常好,這下更能在一起了。但她告訴慧靜自己有兩天重要的會議再加上收拾東西,估計要週四才能到。

「可今天才是週二呀!」慧靜心裡還是有些緊張,想到姐姐一家週四才可以到來,這兩天只能自己堅持了。

「就算真有鬼怪又怎麼樣!只是聽說過也未曾見過鬼怪害人。」稍微定了定神後,慧靜發現己經快十二點了,別再亂想了,明天還有工作呢!

照妖(二)

由於一天工作的勞累,慧靜很快進入了夢鄉。

此時她臥室露台的門靜靜地打開了,似乎有一隻無形的手輕柔地掀開蓋在她身上的被子,睡夢中的慧靜可能感覺到有點兒涼,翻動了一下後隨即睡去。那本就不長的白絲睡衣也因翻身難以掩蓋全部身體,藉月光可清楚地看到她均勻修長的雙腿完全暴露在外。

室內無風,窗紗卻自動直掃在慧靜的臉上,她稍微清醒了一些,恍惚中感覺到有人很輕柔的撫摸著自己的雙腿,由下至上再返回去,這種撫摸帶來的騷癢感遍佈全身,慧靜試著想扭動身體卻不能夠,她又努力地想睜眼看看也不能如。

「也許還在夢中!」她這樣告訴自己。

但那感覺沒有停止,她只覺身上的睡衣也被打開,「哦!」她從心中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呤,那雙手已直接揉撫在她的胸部上,從胸部傳來的趐麻代替了全身的騷癢,她享受著這個溫柔的夢境,畢竟許久未接觸過男人了,只是這樣的撫摸就讓她心動了。

白絲的內褲被慢慢脫離了身體,她知道自己已完全赤裸了,「即然在夢中,何不開放些,好好享受享受。」她放鬆自己的雙腿張開到最大,現在那已濕潤的肉縫中充滿了空虛。

有東西在她的陰毛上碰了碰,轉而向下停頓在肉縫上端的敏感部位,同時有手指分開她的肉縫,在陰道入口處探了探然後慢慢深入,那逐漸被填充的空虛感讓慧靜心中發出長串的歎息。她用力收縮陰道想留住這種充實的感覺,但手指好像只是為了探測她陰道的深度,很快的抽了出去,她的屁股忍不住抬起去追逐離去的手指。

這時她覺到有一粗大的硬物擠開自已的肉縫猛地插入陰道內,直至子宮口,陰道內漲痛以及突然的闖入讓慧靜「啊……」地大叫起來。她一下清醒過來了,從下體傳來抽動時漲痛的感覺是那麼真切,「這不是作夢!」她慌忙竭力掙眼並扭動身體,但身體卻似不是自己的,眼晴也只是睜開一點點。

她看見有一團黑濛濛地氣體正靠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的雙腿則張得大大的,可以看到陰唇向兩邊分開著,裡面有紅色的嫩肉不時翻出翻入,有東西在裡面快速抽動著。慧靜先愣了一下,隨即驚恐地張嘴大叫,剛剛張嘴聲音還沒發出就有一物插入她嘴裡直抵喉間,還不斷的出入,慧靜知道那是什麼,但陰道內又是什麼呢?她知道反抗已無用,只有緊閉雙眼忍受。

緊張和恐懼的眼淚順著臉頰淌落,腦海中不斷地湧現陰道內壁傳來的陣陣快感,而強有力的深入讓她喉嚨中發出模糊不清的呻呤。隨抽插的速度加快,快感累積終於爆發,陰道內規律的抽動讓她的頭直暈,她忘情地扭動著根本不動的雙腿,甚於還用舌頭去吸吮嘴裡那根無形的陰莖。

無形的男人似乎也能感到慧靜的快意,上下兩根都猛力插至盡頭,然後旋轉起來,從花心和喉間的攪轉將她的高潮持續至頂點,慧靜嬌喘了幾聲就昏迷在高潮的餘韻中了。

「呤……」一陣清脆的電話鈴聲吵醒了還在熟睡的慧靜,她摸索著抓起了聽筒︰「喂!請問你……」

她未說完,電話中很好聽的女聲就打斷了她︰「你好!我是你隔壁美發廳的阿麗,你沒出什麼事吧?早上給你送花的幾個人等你半天也不見你開門,我就替你先收了,等你開門我幫你擺進去。」慧靜連忙稱謝︰「真是麻煩麗姐你了,我很快就過去!」對方應了一聲就掛斷了。

慧靜忙抄起床頭的小鬧表一看,竟然已經快十點鐘了,難怪呢。她忙翻身起床,這才發現衣物都被丟在邊上,而自己是身無寸縷,「昨晚的事難道……」她下意識地用手摸了摸陰部,不光是濕潤的陰道口大開,那種漲痛感也依舊存在,「這……莫非真有鬼怪!」全身酸痛的她掙扎的下了床。

等她把店門打開後已經接近十一時了,隔壁的麗姐倒是幫著她又擺又插的,原來慧靜搬來後沒怎麼和四鄰打交道,雖說互相都認識但也沒說過什麼話。這麗姐在她旁邊早開了個美容院,三十出頭的人自己已作了老闆,沒事就在附近幾個店面轉悠閒聊些家常,人很不錯,挺會打扮長得也漂亮,總有些混混經常和她調笑,而麗姐總有辦法應付過去。

今天在這幫了半天忙,慧靜實在是不好意思,可不等她說什麼,麗姐就先開口了︰「你昨晚睡得不好罷,瞧!眼睛都有點腫。我今天正好沒事,陪你一起聊天。」看她一幅熱切的樣子,慧靜也不好再拒絕。

兩人一直聊到天黑,彼此都覺得對方不錯,最後麗姐提議先回去收拾一下,然後回來住在慧靜這裡接著聊。慧靜正擔心一個人沒伴,這下有人陪她,緊張的心情也放鬆了。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