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絕色雙妻命

我也再緊插幾下後,陽具在她肛門內抖動個不停,龜頭酥麻,濃濃的陽精在龜頭的跳動下,射向了她的大腸裡。

也不打算將陽具抽出,而是讓詩香的肛門吸著,緊緊抱著詩香的身體雙雙倒在了床上。我們都感到非常愉悅,並且氣喘歔欷,她伸手撫摸我的頭部,叫我抱著,才伏到我身上喘氣,休息一會兒,詩香被我抱著睡覺。

第二天早上醒來,望著身邊的熟睡的她,感謝詩香,讓我有此絕色嬌妻。

陶醉看著詩香的樣子,一轉眼已到了下午時,我看她差不多二個小時了。

詩香醒後看著我,柔聲對我吻著說:「天晶!你是不是真的娶我為妻?」我吻著她及點頭呢!

詩香咬了咬我的嘴唇,又輕撫了我的臉,她才又幽幽地告訴我繼續吻著說:「天晶,說件事你知,好嗎?」

原來她患糖尿病,要長期食藥及可能沒法生育,在我看來,我的愛情來之不易,當然要萬分珍惜詩香。不計後果,這樣才算愛得徹底愛得驚天動地。我更指出她在左手靜脈上多條暗談傷痕時!及沒外表看來那麼開朗,但我相信她一直活在放棄未來的心理。

「詩香……過去的妳而死,從今天起好好為我而活啊!不可忘恩負義啊!」吻著她說!

我不禁再次擁她入懷,給她一個甜蜜的吻。我用一隻手摟住她,另一隻手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愛撫,她乖乖的靠在我的肩膀上,輕輕的呼氣讓我的頸感受她的香氣。我一下抱緊她,一邊吻著詩香及安排我成年的新婚蜜月啊!

退下來的陽具有些脹痛,龜頭下的包皮已無法正常的翻到下面了,昨晚猛烈的肛交使得我倆的下身都有些麻酸感。

「天晶老公,你看我們連午餐也沒吃,等下一起去外面吃,好嗎?」

「好的,詩香…不,愛妻!」我摟著詩香親了親她的小嘴。

「我先去洗一下!」詩香從床上爬起坐到床沿,然後光著身子穿上了件白色睡袍。

打開門去了浴室洗澡去了。

片刻後,詩香推開房門,她解下了浴巾,雪白的裸體點綴著一叢黑色的雜毛,全身一絲不掛,用毛巾擦著濕的頭髮,隨著動作她的乳房,我的目光不禁隨此而轉動。

她注意到我看著詩香故意叉開大腿,顯露出她的雙腿間神秘之處,一邊用毛巾擦拭她潔白的屁股。

「老公,你看屁眼都被你弄脹了!」詩香用手指摸摸紫紅脹腫的屁眼。

同詩香多買幾天食物,回到我家後,我趴在詩香身上,頭枕著乳房,詩香喘息,陽具在詩香的小穴裡似乎沒有軟下來的意思,我繼續放慢速度抽插,一面愛撫她的全身。這次更持久地做愛。把詩香搞得呻吟聲越來越大,她緊緊抱住我,在我耳邊喃喃的叫著……………

「天晶,為這樣的我還付出這麼多。既然我們已經發生了關係,從此以後,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在最後的時刻,我堅決的向深處挺入再挺入,直到她的手指使勁的摳住我的背,直到她的逼裡一陣陣收縮,這時她無力的靠進我懷裡。她的眼神已經模糊,而我也再次射出了濃濃的精液,當我把陽具從她的陰道里抽出時,我的精液伴著她的陰精從陰道里流出,我用手接了一些抹在了他的乳房上,然後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陰唇,此時的他還沉浸在巨大的快樂中。經過我十多天日夜不停的性愛,她亦死心蹋地的要做我的妻子!

在媽回來後一星期,我同媽帶詩香在美國拉斯維加斯一間華麗小教堂裡結婚了。在婚禮上我的精液還不㫁的從詩香的陰戶滴進她的純白內褲上。就在婚禮前的十幾分鐘,我堅持要她穿著緍紗,讓我把她推在酒店房間的床上幹她。

詩香公主型婚紗底下穿的是白色鬆緊帶長筒絲襪。我直接掀起她的紗裙,把內褲扯到一邊,將自己的陽具插進她身體,把她頂在床上瘋狂地抽插。詩香配合的扭動屁股,讓我行使丈夫的權利。那天晚上,她的陰道內全是自己用精液填滿及潤滑了詩香愛妻緊密的陰道‧肛門。

在當地六折參加了意大利~法國南部18浪漫密月假期添!

婚後我們打通了二個單位。詩香婚後就同媽叫我打理餐廳養家。但我每晚放工後將她摟緊,命令她將舌尖伸出來,她也溫馴地伸出香舌任我吸咬。熱情地吻了一陣之後,服侍我穿衣,又用陰毛替我洗澡身體,每晚我邊吃邊揉著那令我迷戀的乳房,逗得她吃吃嬌笑接吻擁抱撫摸我一陣子。

我們三個月後就一起洗澡、一起脫光衣服躺在床上接吻,互相口交,而詩香在我提出想做愛時總讓我跟她肛交,她好似喜歡這樣的方式。

我19歲生日時,詩香那天夜裡,我們剛經過了一次纏綿的擁吻,詩香的動作代表了一切,望著我的陰莖,她跌坐在床上,然後要他站起來,因為這樣才能看清我一柱擎天的陰莖,及搖搖欲墜的睾丸,接著張口將整根陰莖含進口中,她死命的吞,吞到不能再吞為止,此刻,我感受到龜頭正頂著她喉嚨深處。

再來吐出一點,吐一點,吐一點,到最後她將牙齒卡在龜頭冠,這樣一來,只剩龜頭留在嘴裡,詩香用舌頭將龜頭弄濕,讓舌頭在龜頭冠邊緣遊走,用舌頭搓動包皮繫帶的周圍,用舌尖頂開尿道口,這時我的尿道口已有黏液了,然後詩香再把整根陰莖吞進去,完全含住,此時此刻,我的陰莖正隨著心臟的脈動,一漲一縮,拍打她的口腔。

但是她發覺有異樣了,脈動的頻率越來越規則,越來越快,有經驗的她意識到可能我要射精了,於是很快的將陰莖吐出,吐出時我的龜頭和詩香的嘴唇還黏著我的黏液及她的口水的混合液,吐出後我就忍不住坐下來,而陰莖還跳的,詩香要我躺下來,幫我扶正。

然後抱住並將頭移到我的耳邊,一邊輕輕的在我耳邊吹氣,一邊小聲的說:「老公,現在你就照我的話說,知道嗎?」

我點點頭,詩香轉過頭親吻我的嘴唇,並且深深的吸住,嘴唇被詩香的舌頭頂開,詩香的舌頭繼續往我的口中伸進去。

我的陽具停留在詩香的口裡,好幾次詩香試圖在舌上使力來移動陽具,然而我一用力,陽具就受到來自四面各方的壓縮,接著就有一陣一陣快感從陽具傳到大腦,到最後漸漸的四肢無力,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陽具,然後一陣幾近虛脫的感覺伴隨著解脫,終於從陽具爆發出來。

這次全部射到了詩香的嘴裡,把精液全部給我吞下胃去~~

「老公,喜歡這生日禮物嗎?我用香蕉練好久喔!」哈哈~我的生活性福吧?

經詩香鼓勵下,我為開新的小食店事宜努力!開會到淩晨1點鐘了,媽媽已經睡著了,我就輕手輕腳地走到了客廳。正準備休息時,突然聽到了一陣呻吟聲,好像是媽媽的聲音。我於是走向媽媽的臥室門口準備開門,卻發現門沒有鎖,輕掩著。

透過門縫,只見媽媽看著鏡中自己凹凸有致光潔如玉豐滿而有韻味的肉體,由於所穿著的內衣及內褲,而顯的更加嫵媚動人,性感十足。從堅挺結實的玉乳到纖細的玉腰,再從左右膨脹渾圓翹起豐腴的美臀,到達修長珠圓的粉腿,那種帶有性感的曲線美是那些僅僅是自誇年輕的女孩所不能比的,那是一種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

她搖了搖頭散落在臉頰上的黑髮,隨隨便便的往後一蕩。柔軟飽滿的胸前豐乳正在搖晃,並且有小部分突出於輕薄的衣料外面,彷佛要跳出胸罩以外似的。

看到這裏,我的心頭不由一陣蕩漾,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在不停地侵蝕著我。「我要你,媽媽。」我的嘴裏不知怎麼突然一句話。雖然聲音很小,但也把自己嚇了一跳。為什麼會這樣?不行,我不能再看下去了,但我的雙腳卻半步也不肯移動,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

這時,房裏的動作也變得有些淫蕩了。媽媽躺在床上,將手輕輕的貼在柔軟圓潤的乳房上面,揉弄起來,乳房白嫩的肌肉在黑色的蕾絲衣料下優美的向左右歪曲,由於乳頭在蕾絲上摩擦而覺得有些疼痛,於是手伸入胸罩中觸摸著自己腥紅的乳頭。

她的嘴裏也斷斷續續地發出淫靡的聲音:「啊…啊……啊……啊……啊!」那令人興奮的肥臀上的三角褲,則是充滿了香汗和愛液的濕氣。蕾絲邊的高級三角褲被媽媽不斷的扭腰,而往下滑落。媽媽將玩弄乳房的一隻手慢慢地往下放在那女人最灼熱最嬌嫩的地方,輕柔地愛撫著,可能因快感即將到來的預感而發出尖叫聲,全身嫩肉灼熱而興奮的抖動起來。

此時我再也忍不住了,理智被欲望驅逐。我的陽具已經暴脹,體內的壓力使我實在難以控制,如同一座沉睡的火山即將馬上爆發。我推開門,慢慢的脫下衣服,儘量不去驚憂媽媽的淫戲。在脫衣服的同時,雙眼目不轉睛的盯住媽媽美麗的胴體,就好像獵手在看手到擒來的獵物一般。而媽媽也似乎沒有查覺到我的進入,還在那裏為滿足自己的淫欲而繼續在我的面前表演著。

就在媽媽的私處因快感而大張其口時,我乘機將陽具插入。直到這時,媽媽才發現房裏多了我這個人,而且正在她那佈滿香汗的胴體施為。她用雙手大力地推我,並大聲叫:「天晶,你怎麼可以這樣,我是你的媽媽呀。趕快離開。」

這時我貼近媽媽的耳邊,輕聲的說道:「媽媽,這麼多年了,你就是這樣招待自己嗎?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可是會好好伺侯你的。」說到這裏,我故意在媽媽的子宮裏緩緩的抽動了一會。

也許是媽媽的身體太過敏感,也許是太長時間沒有和男人做過愛,媽媽的身體竟然輕微的抖動一下,不一會我那還在媽媽子宮的陽具感覺到一陣熱流襲向龜頭。好舒服,讓我覺得酥酥麻麻的,一陣快感也襲向我了。媽媽好像也就這麼認命了,對於我的抽插沒有了抵觸,反而緊密的配合起我的動作。

在我一陣陣的攻城掠地下,媽媽粉妝玉琢的胴體忽地僵硬了,皓齒咬住紅唇,圓潤的玉臂緊緊地纏抱著我,私處一陣收縮。緊接著,她香口呻吟,接著深處又湧出一股的陰精,澆灌在龜頭上。

此時的我本來就陽具酥癢難當,現在龜頭再被那溫熱的陰精一燙,只弄得癢酥酥的直鑽心頭。在急促地喘息著抽插幾下後,陽具在媽媽嫩穴中急劇地收縮,一股滾燙濃烈的陽精強有力地噴射在柔嫩溫軟的肉穴四壁的嫩肉上。

媽媽這時才又重新開啟的她的香唇:「天晶,你會要這樣對媽媽?」接著美麗的雙眼湧出了晶瑩的淚花,雙肩一陣抖動。

「媽媽,別哭了。我知道這些年你忍得很辛苦,我婚後你一直沒有高興過。我本來想做一些事讓你高興起來,不要再悲哀的,誰知剛才看見你在手淫,我就忍不住……」

我輕聲的說,「靜韻,我會對你負責的,我要讓你快樂起來,要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以後你就好好地享受吧。」我不知不覺地叫起了媽媽的名字。

媽媽這時臉上一陣羞澀,俏麗嬌膩的玉頰紅霞彌漫,晨星般亮麗的媚眼一閉不敢再看我,羞態撩人吻著我……..

「既然都已經這樣了,也就隨你吧。但你一定要好好待我,我也要行婚禮。」媽媽害羞地說!

沒想到媽媽竟然會如此叫我,心中又一陣蕩漾。我低下頭,嘴唇吻合在媽媽溫軟紅潤的香唇上,來回磨擦著她的香唇,並伸出舌頭輕輕地舔舐。媽媽也被我弄得心兒癢癢的,春情萌發,香唇微張,微微氣喘。我不失時機的將舌頭伸入媽媽香氣襲人濕熱的櫻口中,恍如遊魚似的在櫻口中四處活動。這時,我胯下剛才已經疲軟下來的陽具又硬,在媽媽溫暖的肉穴裏撞來撞去。

媽媽自穴內真切地感受到了陽具的硬度及熱度,春心一蕩,欲火附體,情不自禁地將細嫩的丁香妙舌迎了上去,舔舐著我的舌頭。就這樣我們相互舔舐著,最後如膠似漆地絞合在了一起。

我的舌頭在忙著,手也沒歇息。左手握住媽媽飽滿柔軟而彈性十足的豐乳用力揉按著,右手則在凝脂般雪白的玲瓏浮凸的胴體上四下活動。

媽媽氣喘噓噓地將舌頭自我的嘴中抽出,欲火直冒地說道:「天晶,我要你。」我屁股一高一低地挺動,陽具在肉穴中一進一出地抽插。我感到陽具及龜頭整個地被媽媽蜜穴中的嫩肉撫弄著。一陣陣飄飄欲仙的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地襲上心頭,擴散到四肢百骸。

媽媽鬱積多年的情欲今夜得以渲瀉,我是朝思暮想的銷魂肉洞任我施為。在陣陣快感地刺激下,我氣喘噓噓地抽插得愈來愈快、愈來愈用力。如此一來陰莖與肉穴四壁磨擦得更為強烈,令人神魂顛倒、激動人心的快感洶湧澎湃地一浪高過一浪衝擊著。

媽媽吻著我話:「我……我……我要洩了……。」眉目間蕩意隱現。

刺激得我極力抽插。這時她的嬌靨浮現出愉悅、滿足的笑容,暢快地洩身了。

我本來就陽具酥癢難當,現在龜頭再被那溫熱的陰精一燙,只弄得癢酥酥的直鑽心頭。在媽媽的嫩穴中急劇地收縮,一股滾燙濃烈的精液噴射在子宮內。

滾燙的精液灼燙得媽媽嬌軀直顫慄,她俏眸微啟,櫻桃小嘴「啊!啊!」甜美地嬌吟。我身體全力地向前一撲,倒在了媽媽軟玉溫香的肉體上。

當我們疲倦地情意纏綿地互擁著進入了夢鄉時,牆上的壁鐘已指向四點了。一夜過去了,但無數個充滿激情的日子卻撲向詩香和媽媽。也同她倆在日本九州拍婚紗相及在俄羅斯渡密月呢!

「天晶,起床了。今天是假期,再不起床,你想不開鋪嗎?」是媽媽的聲音。

「再睡五分鐘。」我迷糊中眼睛稍稍張了一下,看了媽媽一眼又閉上了,準備繼續睡。 說真的,平時我不賴床的,主要是昨晚和她們做得太晚了。

忽然一個乳房壓在我的臉上,對著我嘴的是帶了點尿味的陰唇,估計媽媽也是剛起床,還沒去洗澡,平時她習慣一起床就先洗澡的。 緊接著,我陽具被一張溫暖的小嘴包圍了,說不出的舒服。 看來這覺是賴床是不成了,我忍不住就伸出舌頭對壓著我的「陰唇」動了起來。

「嗯……好舒服,不過現在還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快起來洗一洗吃早餐,一會兒的午餐期好忙呢。你開鋪再遲也無所謂,但工人可不行呀,不做好的話,你以後就沒媽媽同詩香了……嗯,快起床!」媽媽吞下大量精液後,才吐出了我的陽具。

既然已經清醒了,就起床吧,向洗手間起去,準備刷牙。 經過廚房時,看到除了一條圍裙外什麼也沒穿的愛妻…..詩香正在做早餐,看著她雪白的屁股,剛軟下來的陽具又威風了起來,忍不住走過去抱住了詩香,陽具從後面插進了詩香的陰戶,雙手伸入圍裙,在詩香巨大堅挺柔軟的乳峰上揉捏起來。

「終於起來了?現在不是做愛的時間,快去洗洗,吃完早餐,上班去,今晚才好好做嘛。」被我突然襲擊的詩香配合地扭動起來。

之後,詩香俯下身含住我的陽具,溫暖的小嘴開始套弄,並不時用舌頭舔著我的龜頭,媽媽的手還不斷在我陰囊和睾丸上揉弄。在她們全方位的刺激之下,我的快感在體內不斷攀升,一股精液射進了她倆的口中。每晚更要媽媽同詩香表演同性sm….!.

半年後,大廳內………..

「靜姐姐,我謝謝妳為我生……生小孩呢!」媽媽穿著內衣懷了3個孕……..

「我才謝謝妳……解决我性慾問題…….好了,來吻姐姐的陰唇……」媽媽按著詩香的頭!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