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鄰居的愛

和榆榆要好過的一個禮拜裡面,我們又偷偷的幽會了兩次。

到了星期五,這天我有事必須要到高雄見客戶,早上大約七點半,我正要出門,剛好在電梯裡遇到謝太太,她提著倆個手提袋看樣子也是要上班。

「早啊!謝太太!」我問候她:「妳怎麼帶著這麼多東西?」

「我要去高雄啦,公司在高雄辦廠商Seminar!」她笑著說。

「真巧,我也要去高雄,」我說:「妳去機場嗎?」

「是啊!你也是吧?我可以搭你的便車嗎?那我就不用再叫計程車了。」

我當然OK,於是我幫她提著提袋,一起到地下停車場上了我的車,然後到松山機場去了。因為倆人都事先沒有預約,到機場後剛好有班機正在準備,我們就辦妥了手續上飛機,我和她剛好被排到靠機尾的兩人位,我們一邊閒聊著。不一會兒飛機就起飛了。

旅程中我們談著各自公司的業務和趣事,我相信謝太太絕對是她老闆的好助手,她十分會應對,和她談話是很愉快的經驗。我們說著說著,不免又談到牌桌上的事,我也想起了上個禮拜,曾看到她胸脯走光的事,於是我留心了她的穿著打扮。

謝太太今天穿著很正式的上班套裝,短外套和短裙都是鵝黃色的,白色的絲質圓荷葉領襯衫,自然的貼在豐滿的乳房上,我相信她那內衣也是白色的。短裙下露出雪白的大腿,隔著絲襪,可以看得見腿的皮膚應該是非常光滑細緻的。

她的頭髮還是挽到腦後,梳得相當整齊,顯示上班女性的典雅。她瓜子臉蛋兒,豐潤的嘴純塗著粉紅色的唇彩,唇線劃的很明朗,牙齒潔白乾淨,所以笑起來的樣子實在動人,而且她又很喜歡笑,我不禁看得傻了。

「黃先生,」她說話了:「妳怎麼這樣看人……」

「對不起!」我保持著禮貌:「妳真漂亮!」

「真的嗎?」她又笑了:「是我漂亮,還是阿榆漂亮?」

我一下子突然糊塗了,才醒起她說的是張太太榆榆。

「妳問的好奇怪……」我訕訕的說:「妳……妳們都很漂亮!」

「哦……是嗎?」她又神祕的笑著:「那麼,我問你……上個禮拜,我們不在的時候,你們……在作什麼?」

我更窘了,一時間答不出話來,漲紅了臉。

「好啊……你們真的……」她斜著眼角看我,那樣子憮媚極了。

「我……我……」

突然被問起虧心事,我實在不曉得要說什麼,只是失措的看著她。因為倆個人的座位是那麼近,所以我可以清楚的聞到她身上傳來的香味,我又呆呆的盯著她看。

「你又這樣看我了……」她嘟起嘴來,裝作生氣的樣子。

我真的把持不住了,就往她唇上湊過去,吻到了她。

她「唔!」的一聲驚訝,惹得後艙的空姐回頭來看,我們都不好意思起來,空姐大概認為我們是一對情侶,笑了一笑也沒說什麼,又自去作她的事。

「你好壞哦……」她輕聲罵我。

我見她不像真的生氣,便大膽的伸手捉住她手掌,說:「老實說,妳比榆榆漂亮多了,我說的是真的!」

她想要掙縮手回去,可是我抓的很緊,她見縮不回手,紅著臉說:「你別這樣……放開我……」

「好……」我靠近她說:「可是我要再吻妳一次!」

我也不管她同不同意,馬上又吻住了她的紅唇。我知道她擔心別人注意,不敢太過於抗拒,因此我放肆的舔著她的唇,又將舌頭伸進她的嘴裡。起先她閉緊牙齒,我設法了幾次之後,她終於讓我進去,並且她也用舌頭和我交纏著。

再後來,我們就緊緊的擁抱在一起,一次又一次的吻著,她的唇彩都叫我吃掉了。我更大起膽子,偷偷的伸手在她襯衫外揉起她的乳房。

我說過了,她的身材健美,乳房尤其豐滿,握起來真是舒服。

可是她馬上制止我,說:「別這樣!黃先生……別弄皺我的衣服。」

我知道她等會兒還要參加公司的活動,衣服亂了不好,便不再摸她的胸,但是我倒又摸起她的腿來了。我沿著大腿內側往上摸,發現她的腿在不停的顫抖,我終於摸到了那滿漲的頂端,用手指輕輕的按動,那個敏感的地方傳來她溫暖的體溫,而且有一點點濕潤。

我當然會興奮起來,雞巴已經發漲,但是在飛機上眾目睽睽也不能作什麼,這時廣播提醒旅客要降落了,於是我們只好停止接吻,我握著她的手,她將頭靠在我肩上,真的像一對情人一樣。

她告訴我她叫媛琳,公司裡叫她Sophia,我也告訴她我的名字。

出了小港機場,我們一起搭計程車,我先送她去她們公司在霖園飯店的會場,我再到我客戶的Office去。我們約了中午等倆人的事情都辦完了,在靠近霖園的一家日本料理店一起吃午餐。

到了中午,我在那店的門口等媛琳,等到了快到一點的時候,才看見她匆匆趕來。她抱歉的說:「對不起!被我老闆纏住了,差一點不能來。」

我諒解的笑一笑,因為餐廳是公共場所,不知道會不會遇上什麼人,我們不敢就這樣牽手進去,直到上了二樓的日式包廂併肩坐下來,我才去握她的手。

我們隨便點了幾樣菜,由於時間晚了點,已經沒什麼客人了,廂房顯得很安靜。餐食陸續的送上來,因為是獨立了房間,除了上菜前女侍會敲過門再進來之外,就是我們倆人的世界了。

我們一邊吃著菜,一邊親嘴,我還用嘴餵媛琳吃清酒,香豔極了。喝了酒,倆人都變得大膽,我脫下她的外套丟在塌塌米上,並且解開她襯衫的上幾個扣子,她也不推辭,我就將她摟進懷裡,伸手過肩,滑進到裡面去揉著她的乳房。而且這樣的角度,我很容意就找到她的乳頭,我用手掌心緩緩的磨著,她就「嗯……嗯……」的閉起眼睛享受著。

突然兩聲敲門聲,紙門被推開,小姐送最後一道菜進來了。我們狼狽的坐正身子,小姐看到我們的樣子也害羞的漲紅臉,連聲說對不起,我就吩咐小姐等到要結帳會再叫她,不用再進來服務了。

小姐走後,媛琳埋怨我,那騷媚的樣子使我我又摟住她,乾脆將她上衣的扣子全部解開,然後拉起胸罩,哇!活色生香的豐滿肉球就顯露在我眼前,那滿漲的圓弧,白嫩的膚質,她的乳頭雖然不像榆榆那麼小巧可愛,卻是嬌嫩的粉紅色,我馬上張嘴含住,並且用舌頭逗弄起來。

媛琳又閉上眼睛,一副受用的樣子,我又吸又揉的,過癮極了。

我偷偷的解開自己的褲頭,褪下褲子,讓發硬的雞巴解放出來,然後在拉她的手去握住它。媛琳好像沒想到會突然手上多出一跟雞巴出來,好奇的睜開眼睛,我讓她慢慢的套著我,但是她一直推開我埋在她胸前的頭,似乎想要看我雞巴的樣子,我索性站到塌塌米上,讓她看個仔細。

她溫柔的輕撫著龜頭、雞巴桿子和陰囊,然後將龜頭移到她臉頰上磨擦著,天哪!一個嫵媚的都會美女對你作這樣的事,你受得了嗎?然而更妙的是,她將龜頭含進她鮮紅的嘴唇裡去了。

我馬上感覺到她嘴裡的溫暖,她的香舌在我馬眼上挑動著,握住雞巴的手掌也在緩緩的套動,然後微仰著臉,用騷媚的眼神看我。

我哪裡還能忍住,馬上將她推倒在塌塌米上,猴急的脫著她每一件衣服,倉促之間,還扯壞了她的褲襪。

我說媛琳是個標準的都會女子一點也沒錯,她連內褲都是新潮得的白色高腰三角褲,我將她最後的防線都剝除了之後,呈現在我眼前的是白羊一樣的美麗胴體,豐滿的雙峰,恰當的腰身,肉感的臀部,小腹堅實,還有她的陰毛稀稀疏疏的只有一小撮,真是可愛動人。

我想分開她的雙腿,可是她不肯,我哪裡由得她,雙手用力一分,粉紅色的穴兒就全被我看見了。我低頭舐了起來,她就全面崩潰了,鼻音哼個不停,而且浪水直流。可是我們沒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調情,我舔了一會,站起來將我的衣服全部脫掉,準備要跨馬上鞍。

我讓她仰躺著,就用一般男上女下的姿勢,我將龜頭頂住穴兒口,藉著淫水磨動一下子,她著急的挺著屁股迎湊,我不願意她失望,腰身往下一壓,她滿足的「哦!」了一聲,雞巴已經全根沒盡。

我才剛開始抽沒幾十下,她皮包中的行動電話忽然「嘟嘟」的響了起來,她伸手取過來接聽,我只好先停下等她。

「喂……哦……老公……」

原來是謝先生,這可好了,我正在肏她美麗的太太。

「公司的活動好了……我正在吃飯啦……吃完就回去……傍晚前嘛……」

我故意又抽插起來,媛琳臉上露出舒坦的表情和淫浪的笑意,但是她的說話還是要保持正常,我更用力的幹著。

「沒有啦……不是啦……我說在吃午餐嘛……和誰?……和……和樓上的黃先生嘛……我剛好在高雄碰到他……」

我的天哪!她將我扯下水。

「是啊……是啊……好啦……不然我叫他跟你通電話……」

說著媛琳把行動電話遞給我,我只好接過來,這浪蹄子竟然將燙手山芋丟給我。

「啊……謝先生嗎?我阿賓啦!」我說。

媛琳這時惡作劇的反將我翻倒下來,然後跨坐到我雞巴上,搖動屁股,兇猛的幹起我來了。

「是……是……我正好遇到謝太太……哦……不……我不跟她一起回去……我太太剛生產……對……在台南嘛……我晚上要去台南……對……」

這次換我要咬牙保持語調的正常了。媛琳似乎是非常容易悸動的樣子,浪水又特別多,我才說幾句話之間,她已經將我的下腹弄的湯水淋漓。

「是……謝謝……我會跟她說……是……謝謝……」

謝先生在問候我太太,我的確要跟他道謝,我不是正在幹著他老婆嗎?

「好的……好的……要再請謝太太聽嗎?……」

媛琳嚇得直向我搖手。

「哦……好……好……再見……」

我收了線,將行動電話一丟,馬上又翻身將媛琳壓下,毫不憐惜的狠插猛幹起來。媛琳不敢叫出聲來,可憐的輕輕「嗯……嗯……」著,過了一會兒,她渾身抽慉,我知道她高潮了。

我這才將她抱起來,變成面對面坐著的姿勢,她將頭無力的靠在我肩上,我撫著她的背,雞巴還插在她穴裡。

這樣的姿勢很親蜜,也很方便講話。我問她:「妳老公常這樣查勤啊?」

她說:「是啊!老婆太漂亮了,怕遇上像你這樣的色狼啊!」

「那我回去豈不糟糕!」

「也沒有啦!」媛琳說:「其實他擔心的是我的老闆!」

我想起媛琳剛剛說被老闆纏住的事。我問她和她老闆有沒有發生什麼事,結果她笑笑不肯回答,我的興趣就來了。

我捧著她的屁股,將雞巴抽動起來,逼問她說給我聽。

媛琳終於受不了了,她告訴我,到這家公司上班的第三天,就被她老闆上了。我說嘛,面對這麼漂亮的大美人,男人哪裡不會動壞腦筋的。

媛琳喘著氣告訴我她和她老闆作愛的細節,她說她老闆其實長得高又帥,要不然她也不會那麼快上勾,而且她老闆也不願意和公司的職員發生辦公室戀情,但是大概是她太美麗了。不過她也說,她公司往來接洽的廠商,如果派來的是年輕女性,他倒是一個都不放過。

我越聽越興奮,雞巴每次都深深的插進頂到媛琳的深處,媛琳又說:「我老闆的雞巴……好長……好長的……都插的我……啊……插到心口上去..」

我正幹著的女人在稱讚別的男人的雞巴,我哪裡肯認輸,馬上又將她放倒,再次瘋狂馳逞起來,媛琳的浪水將人家的塌塌米弄濕了一大片。

「啊……阿賓……你也好強……我……好舒服……好美啊……天哪……我又……又來了……不行了……啊……我……完了……」

她又洩了,浪水幾乎是噴著出來,我覺得龜頭發漲,知道也要完蛋了,趕緊抵緊她的花心,也射出來了。

我們休息了一下,才結帳離開餐廳,那服務小姐一直用奇怪的笑容看著我們。

我送她到機場去搭機,並且陪她在候機室裡等待上機,我們一直像情侶一樣的擁抱著,直到飛機起飛後,我才又搭車到火車站,準備去台南。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