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三個好友

<二.筠夢>

辦一次尾牙惹得我整天生氣,不管如何,總算弄完了。客戶服務部門的幾個年輕人意猶未盡,拉我和Peter去唱歌,他們說還找了些女孩子,我到了之後才知道,是筠夢、小蕙和羚羚。

筠夢是這三個女孩中的組長,平時作事嚴謹,少見笑容,讓人覺得難以親近。羚羚我不熟,甚至那時我都還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至於小蕙,怎麼說呢,小蕙其實是Peter的女朋友,真正的女朋友,至少在公司裡面是的,幾乎沒有別人知道這件事情,我和Peter的交情我當然曉得,更何況,小蕙是叫我作乾爹的,不過這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那幾個年輕人是衝著小蕙和羚羚來的,礙於關係,筠夢他們不敢不邀,而我們則是小蕙賴皮說「黃經理去我們才去」,所以才被拉來頂數,算是無辜的羔羊。

所有的男孩子都在筵席上喝過一些酒,我是整天被氣得一杯都還沒喝,三個女孩子則宣稱她們是不喝酒的。我們剛進包廂裡面,馬上有人迫不及待的點歌唱起來,我和那些男孩子們叫了兩手台灣啤酒勸起杯來,酒入肚腸,一天的悶氣不覺消了許多。

我和他們爽快的又喝又談,他們問我離職後要去哪裡,我說要作回我的老本行,他們好奇的問老本行是什麼,我笑了笑沒有回答。

這時有一個人小聲對我說:「經理,瞧瞧你們家Peter。」

我一看,真是哭笑不得。Peter大剌剌地跨坐在筠夢腿上,作勢要吻她,這傢伙居然太歲頭上動土,撒野也沒瞧瞧對象。

筠夢掩臉閃躲,Peter找空隙到處鑽動,筠夢求饒不已。

這時羚羚站得遠遠的在唱她的歌,小蕙沒好氣的躲在沙發角落瞪著Peter,我還會不知道Peter喝醉了的德行嗎?我站起來走到筠夢旁邊,拍拍Peter的肩說:「好兄弟,換手來!」

Peter笑著爬起來,筠夢知道我是來救她的,連忙躲進我懷裡,Peter丟下她,轉頭找小蕙麻煩去了,這時換了一首快節奏的歌曲,小蕙聰明的推著Peter到前面去踏起舞步,免去一場尷尬。站在外面的羚羚趕緊也躲到我這邊,客服部那幾個男生則是嫉妒地看著跳舞的倆人。

「經理,你看。」筠夢提著她的長裙。

那長裙上燒破了一個焦洞,顯然是被菸頭燙的,我認出來這是件「五個銅貨」的當季品。

「繡補的話要好幾百塊的……」筠夢嘟嚷著說。

「好!」我說:「我會讓他賠妳的。」

音樂中斷下來,Peter放掉羚羚,又蹦向筠夢這邊,筠夢小聲尖叫想要逃走,還是被他欄腰抱住,她用力掙扎,倆人都跌到我身上。這時,有兩個男生過來邀Peter喊拳,藉機阻止他再胡鬧。

Peter被他們拖走到另一邊,我搖搖頭,舉起酒罐子對三個女孩子說:「Sorry,他醉了。」

其實我主要是對著小蕙說,小蕙聰明的很,用嘴唇微微地作出「Isee」的語樣,我轉移話題,別過頭來對著羚羚說:「啊!妳好,我還不知道妳叫什麼名字?」

「羚羚。」她率直地說。

「哎唷,」小蕙說:「連她你居然都不認識?你沒聽你們二部的那位黃先生提過嗎?」

小蕙特別在「黃先生」三字上加重語氣,我溜了半晌的眼,才恍然大悟,她說的一定是Bush。這該死的Bush,前一兩個禮拜我幫他介紹一個女孩子,那女孩迷死他了,他卻扭扭捏捏連請一頓飯都為難,原來早就另有心上人,還將我蒙在鼓裡,瞧我改天不弄他個好看。

「我不是不認識她,」我辯解說:「我只是說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又說:「我常跟Peter講,我們公司穿起短裙最漂亮的就是她了,不信妳問Peter。」

不過她們已經問不到Peter了,Peter已經倒在沙發上,依照往日的經驗,他不到明天早晨是連動都不會動的。

「哼,經理也不老實,」筠夢說:「到處看女孩子。」

我真的難為情起來,就胡謅說:「我怎麼到處亂看,我是有程序的看,我是奉命仔細看。」

「什麼奉命仔細看?」她們莫名其妙。

「別跟別人說,其實,每一個同仁我都要調查的,」我要撒謊就乾脆撒個大點兒的:「譬如說,妳們三位,我就調查有一份名單。」

「名單?我們?」她們可上當了:「我們什麼名單?」

「妳們每一個人……」我作出神秘的表情:「嗯哼,每一個人最少都有三名以上的仰慕者……」

「那有……經理騙人……」她們用一種唯恐不被說服的語氣說。

「好吧!我舉個例子,像小蕙吧……」我屈著指頭壓低聲音:「就有客服部的在喜歡妳,對不對?」

小蕙斜眼瞄我,好像說這算什麼名單。

「當然還有其他人啊,欸,這是秘密呢,不能亂講!」我說。

「你一定是吹牛,」筠夢說:「那我呢?」

我就知道,這些女孩一面說不信,一面又會著急。

「妳嗎……我想想……」我說。

「啊!還要想?」筠夢不滿意。

「當然要想啊!我又不是把名單隨時帶在身上,要回憶一下嘛……有了……」我又屈著指頭:「客服部!」

「怎麼又是客服部?」連小蕙也不滿意了。

頁: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