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三個好友

我窘迫極了,她卻好整以暇地逼問我的口供,我哭笑不得,掙扎無效之後,我答應她先抽根菸,再告訴她。

她乖巧地伸手替我取菸點上,斜著臉蛋兒瞧我,可恨的是她還將下身緩緩搖動,我的局部因此而漲痛無比,我真想跳起來就強暴她算了,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讓我硬不下心,我專心地整理我的思緒,吐出最後一口煙霧,捺熄了灰燼,我終於誠實的講出我對她的感覺。

我不斷地說,她也放鬆了所有戒備,我們互相擁蠕著,她一邊聽著我的話,一邊讓我進到她體內,沒多久,我就完全佔領了她,或者說,她就完全佔領了我。

我們悄悄悄悄地挺動,當然是很慢很慢的,我還在傾訴我的情意,不曉得是我的話讓她滿意,或者是我的動作,更多是兩者都有吧,Candy半閉著鳳眼,我的老天,我發誓那是我見過最嫵媚的一雙眼睛,同時她細吁著氣,偶而發出「嗯……呃……」的嘆聲。

心中的言語從我嘴裡娓娓地道出,終於講完了,Candy醉人的眼睛在我臉上流連,在她的身下,我開始發動攻勢,她卻又阻止我,並且就我所說的內容向我提問題。

提問題?該死!真是要命的處女座妖女。

我苦著臉對她回答,一面尋找可能的空間進行挺動,她倒沒閃躲,配合地扭動纖腰,我舒著氣息應詢,她的問題卻是一個接一個,大概她是在檢驗我有沒有說謊。

我持續充血的部位証明我沒有說謊,好不容易她沒有意見了,也許是我的速度讓她沒意見的,我急急地向上突刺,Candy的分泌因而灑滿了我的腿面,她輕咬著下唇,忍著不發出聲音,我也不勉強她,以穩定的節奏和她互表愛意。

突然她連續抽搐了幾下,倏地撐坐起來,用力在我身上聳伏,我感覺到她強烈的收縮,把我綁得死死的,令我器官上的每一顆細胞都被暢美所充塞,我這時也才真正看清楚她曼妙的身材。

Candy穠纖合度,腰身的弧度實在誘惑死人,小而緊俏的圓臀富滿彈性,我在公司曾經偷偷的拍打過一次,還引來她的嬌嗔。而現在她放開一切,快樂地在我身上騎騁,我好像是在做夢一般。

她兩手扶腰,臉蛋後仰,小屁股飛快地搖。沒多久,她乾脆半蹲半坐,懸空的拋動著,越來越顯得放浪。

我為她所深深著迷,她美得不可方物,我抓住她的臀側,沒命地上下晃動,她猛然受到偷襲,張大了嘴短喘,身體卻不甘示弱地和我對挺,同時甩飛那迷離的長髮,用動作告訴我她的歡樂。

Candy終於來到盡頭,再怎麼守口如瓶她還是叫出來了,她柔聲地一聲長吟,全身劇顫,拼命想坐實在我身上。我決定給她致命的一擊,彎起雙腳撐住床面,大開大閤地用力拔出送入,Candy啼聲蜿蜒,承受不住,軟軟地摔回我懷裡,我感到一大股熱騰騰的水份流到我身上,接著她那很緊很緊的地方放鬆開來,變成了溫柔的陷阱,哦哦,我這可愛的妹妹高潮了。

我暫時不再刺激她,將她小心地擁住,細撫她的肩、背和臀部,她頹靡在我胸前,調和著紊亂的呼吸。

「啊……」她說:「我好喜歡被疼愛的感覺啊……」

我又憐又愛地和她耳鬢廝磨,突然想起一件事。

「妹妹,」我問:「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Candy臉蛋兒又飛紅起來,瞪了我一眼。

「怎麼來的?」她啐了一口:「Peter帶你來的!」

「Peter……」我吶吶地說:「他……他……妳……我……」

「大舌頭啊?」Candy將鼻尖頂著我的鼻尖:「你們倆個的關係很詭異哦!」

「不,」我吻著她的額頭:「那是我們都知道對方喜歡妳。」

Candy垂下眼皮,若有所思的樣子。也沒有徵兆,她突然淡淡地說:「哥哥,我給你看個東西。」

她並未起身,只是伸手在床頭櫃摸了摸,找出一張証件出來,淺紅色的,是一張身份証,她拿在手裡,讓我看它的正面。証件上的照片大概是Candy剛畢業的時後拍的,還帶著濃濃的稚氣,我看見出生日期,算起來是廿九歲多。

我想將它接過來,她搖搖頭,把身份証轉了個面,讓我看見她的其它資料。她的戶籍欄寫得密密麻麻,表示她時常搬家,我也看見她父母欄上的氏名,還有……配偶欄,那裡也填著一個男人的名字。

我愣在那裡,這令我十分意外。Candy將身份証收起來,臉蛋兒貼回我的胸膛,我們都沒有說話。

「你在想什麼?」後來她問。

「我……我不知道。」我答不上來。

「我和他在分居,他很壞。」Candy說。

「很壞?」我問:「多壞?」

「他會打我,」Candy停了一下:「天天。」

「離婚啊!」我說:「我和Peter幫你打官司。」

「他不肯……」Candy搖搖頭:「別談這事了,哥哥,現在你知道了,我們還會是好朋友,對不對?」

我在她那誘人的紅唇上吻下去,她吐出小香舌和我彼此交纏。我浸泡在她身體裡面的部份又開始活躍起來,一顫一顫地跳動著,以致於Candy也一陣一陣的發抖,當她美麗的眼眸又漸漸失神的時候,我翻身將她壓下,兩手下穿環抱著她的腰,重重壓在她的嬌軀上。

「哦……」她發出了呻吟。

我反而變得更溫柔,我用很慢很慢的速度將自己退到她的門口,再很慢很慢的送進去,一次,兩次,十次……一百次……Candy漾著美妙的憨笑,卻也受不了了,她搖動小圓臀催促並且迎接我,我緩慢依舊,Candy急了。

「哥哥……用力點……」她提出請求。

「咦?」我裝傻:「怎麼用力?」

「就是……就是……」

她也說不上來,索性不說了,雙手抓住我的屁股,往下一按,她也向上一挺,「嗯……」地發出滿足的哼聲。

「哦……」我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要死了……」Candy在我肩上輕咬一口。

我當然不疼,我說:「好!要來了哦!」

話沒說完,我迅雷不及掩耳地快插起來,Candy所有的表情都凝結在臉上,顯出迷惑失神的樣子,連呼吸都中斷了。

差不多有半分鐘那麼久,Candy才突然活過來,她先是急速地喘著,然後是銀鈴般的嘆息聲不斷的從唇間吐出,雙手雙腳都將我纏得死死的,不顧一切的黏著我扭動。

我也緊抱著她,火熱的接點越來越興奮,也越來越潮溼,我狂風暴雨般的侵襲她,她像蛇一樣的胡亂扭動,最終的關鍵一步步地接近……接近……我們忘記了人間的雜事,只是一昧的相互纏鬥,世界末日終於到來。

Candy不像剛才那樣熱湯四溢,她這回全身持續痙攣,胸脯高高弓起,美妙的深處幻化作一朵花兒,那花蕊不斷地黏繞我的頂端,我也忍不住了,我悶哼一聲,更強烈地撞擊她,一股火漿從地心衝破重重障礙,噴佈在她狹小的空間裡,灌注進蜜井的最最最深處。

我們交頸相擁,誰也沒有力氣說話,不久就睡著了。再醒來時已經午後一點多,Candy又幫我洗了一次澡,然後我撥電話進公司,要Peter替Candy找人請一天的假,Peter說他早弄好了,我告訴他我待會兒就進Office。

Cnady為我整好衣服打好領帶,送我來到門口,她拉著我的手問我,到新公司以後會不會記得她,我點點頭,在她唇上又親了一下,才離開她的住處。

我來到街上,天氣雖冷,陽光卻還燦爛。

我當然會記得的,我親愛的妹妹。

頁: 1 2 3 4 5 6 7